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起于秋封于棠兰 > 第六十一章:武辉之法
    平安心中郁闷无比,这叫什么事啊,你个老王八!自己算是知道了什么到世道险恶了!

    现在可好了,师兄不见了!这一圈下来,连根毛也没看见啊,平安看着自己手里的小学生手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平安不知道是,就在他们踏入瑜城的那一刻,便有人盯上了.

    他此刻可谓是陷入了一个已经扎好口子的圈套之中,还傻傻不自知,他和武辉都低估了,此世间人们对于那件不存在却又虚无缥缈天宝的诱惑,天下人都知道,那持宝人莫怀悲在死前,唯一对着说话的,便是此刻名为平安的少年了.

    在那万众瞩目的天古一战中,天下人期待的天宝,却是连毛都没看见,如果说那件东西,莫怀悲根本没有得到的话,那世人是绝不会相信的,那唯一的解释就剩下那少年了!天下间也有他知道那件东西的下落!

    而天古楼出乎意料的打破不入尘世的规矩宣告少年入天古楼时,的的确确是惊呆了世间各方势力,江湖势力对此垂涎欲滴,而那些强国之间虽然一件虚无缥缈的东西,影响不了这已经刻好的格局,不过在他们眼里也是容不下一件满是变数的东西存在的!

    当日三大强国之中秦国雍王刘季和手下谋臣谢灵运,就打过这天宝的主意,不过如意算盘打的好,不如世事出意料.

    谢灵运的算盘珠洒落一地,不过谁又能想到天古楼宁愿打破这天下微波凌凌的湖面平静,也要出来插一手呢.

    甚至那个少年也被纳入天尊座下,让人无从下口!

    不过等待如此之久后,终于还是让他抓到机会,在当日铩羽而归后,他几乎是被从刘季手下一等谋士贬成食客后.

    谢灵运也不愧是谋士翘楚,在四月间一声不吭不卑不亢,无人知晓他从何处去了.

    而他又出人意料的在于一月前率五骑无人能识的人马,突然间回到秦国,似乎是在一夜间又成了雍王手里第一谋士的地位,甚至隐隐间还要更胜从前,没有人知道他在外三月间到了哪里,干了什么,而回到秦国后又做了什么!

    不过坊间谣传,灵运携书而归!

    但是至于是不是真的这就不从何知了,无论怎样谢灵运的地位是坐稳了.

    而在于半月前谢灵运又从一个毫无资质的幕僚谋臣出任秦国户部尚书,位列一等文官之列,震惊世间!

    谢灵运其人,有谋有识在世间谋臣之中也有些名气,不过在此之间也只是有些名气罢了,

    在于江湖之中,更是无几人能识其名,不过在于出任秦国户部尚书半月来,所作功绩,的确是惊了世人,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在七日内为秦国筹到六千万白银军费之巨,足矣养活一支二十万强悍军队四年所耗.世人惊曰大隐于世,一鸣惊人!

    不过谢灵运其人,有一为人所垢脾性,善妒且睚眦必报.

    当日在天古城之时棋差一招,今再上一步,又岂会放过呢!

    今日平安所遇之事,便是他的安排了,谢灵运也是有些本事,竟然说通了,那个秦国太上皇拿出那他视若安邦之本的秦国飞鱼卫其中七人助其之功!

    平安之所以找不到武辉也是有其原因的,灵运善谋,力求万无一失,这紧随平安身边的大胖子武辉,自然也就必须除掉的,若是他人行此事,心中未免也要考虑一番天古之态,不过在于谢灵运看来,谋者,善杀!这个道理是没错的!

    此刻武辉正在于飞鱼卫七人其三浴血恶战是也!

    西大街尾向南半里路,武辉此刻脸色凝重,不敢放松一刻,其身上已有三道深可见骨的赫赫刀口历然在目.

    但是他可管不来这么多了.自己面前的三人可是极为棘手,出手招招狠辣,直击要害,三人合击,竟也配合无间,自己以初圣之位,迎战三人大极居然落了下风,不过在于方才交手之中,他倒是瞧出了些许端倪,此三人出手章法,分明是以命换命之术且狠辣无比,武辉心中便猜出其来路,秦国飞鱼卫,飞燕,鳌鱼,只是不知其所属罢了!

    刹那间一道白光迫近,武辉化掌为刀,体内罡力凝聚,泛出一道绚烂光芒炸裂而去,未等武辉下招出,对面三人便已再次出招,步法变换难寻其踪,三把秦国横刀绚出白光袭来一斩而下,

    溅出一阵灰尘扬起,只见武辉双脚压入地面之下,单手抵住来袭之刀,而然飞鱼之人既已决意杀之,又岂可轻易放过,往其小腹白光一闪,武辉等的就是这一袭刀光,左手化作虎势之态,罡力凝聚其中,向下环扣逆转刀锋,怒吼一声打入三人其一,

    三人见势不对,败退三步,一人小腹赫然一柄横刀穿腹而过,已是重伤.

    武辉心中暗叹若非,反应及时,恐怕那柄刀就该插在自己的大肚子上了吧,冷汗溢出额头,也是不敢掉以轻心,体内罡力运转极盛,充分彰显其圣者修为.

    再说飞鱼三人这边,一人重伤,不过却无一丝退却之意,其人忍痛拔出穿腹之刀,立封其血脉再战.

    时有微风袭来,卷动阵阵扬尘,迷了人眼.

    且说平安在闹市嘈杂之中,竟然耳中听到一丝方才武辉怒吼之音寻迹而去,却正好中了其谢灵运之计谋,不过是将时间提前罢了,按谢灵运计中所划,应当是那三人引开武辉斩杀其后再略施小计将其掳掠.为的就是不在战斗之中伤了这毫无修为的平安是也!

    不过这也正好懒得费工夫!

    就在武辉暗自庆幸略胜一招时,突然的一幕令他神色慌张,一个不稳便再挨一刀,不过他此刻真当是关心不了这一式两式的成败了.

    就在交战时,突然间前方瓦房之上隐出一婀娜女子身后站有三个差了那么几分姿色的女子在旁.

    武辉可不会理解成,这是来看戏的.

    如果与自己交战的是秦国飞鱼的话,那这便是熬鱼,那立在房顶之上的就是飞燕了.武辉心中惊叹,秦国飞鱼卫二者齐出,看来是难逃一劫了,不过他在这紧张局势下倒是担心起平安,

    秦国如此大阵势,无非就是为了自己小师弟罢了,自己死了倒也罢了.可误了平安的性命和临出门前师傅的委托这便是大事!

    武辉不会使剑,也不善刀.但因何入圣位,这便是他的秘密了,看来今日是藏不住了,武辉大吼一声衣衫破裂,双眼中闪烁其芒,浑身一种特殊的虹光环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