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起于秋封于棠兰 > 第五十九章:赵雍其人
    赵文觅瞧着这底下跪着几人,暴怒十分,自己虽然是个傀儡,但杀几个医官权利,还是有的,赵文觅心中,真想杀了这几个,给自己带来如此消息的人,以泄气愤.刚想叫人前来,心中又不免一软,

    自己已是如此境地,那又何必牵人于罪呢,罢了,轻叹一声,抚挥衣袖,”你等平身,退下吧!”

    底下七人,如临大赦,谢恩不止,匆忙退出宫外,这次能活了下来,当真是祖上积德啊!

    不过,傅三保却和肖齐结下了一个生死梁子!

    燕国,秦国安插在赵国的探子,暗桩,却没闲下来,费尽无数工夫,也没能打探到一丝有力消息!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这次赵国太上皇,是真的命不久矣的话,这将会对以后的战局带来何等影响,不过没有得到确切消息的话,皆是不敢上报一句,宁可成为朝廷之中的无用之人,也不去,博他一把,至少不报的话,依旧会有存在的价值,可一旦报错的话,那便就是死路一条了.

    毕竟去年秦国太上皇那句,活不过今天秋天的消息,害死多少燕赵两国的谍报,探子,有的死在秦国,但绝大部分都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平安靠在窗边,渐渐的无聊,因为没有让他提起一丝兴趣的玩意儿,都没有,就连夜枭都莫名的闭上嘴巴,夜静地吓人,月也不亮,隐入云层,外面剩下的只有那一队队换岗甲胄兵士的火把亮光,

    “没意思,真没意思!还不如躺床上去.”平安白眼一翻,叹气关上了窗.

    不过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只不过对于这个远离京畿的瑜城来说,是察觉不到的.

    赵国国都,延王府邸.

    这座宏伟程度仅次于皇宫的王府,里面住的便是这大赵朝廷,让那个住在皇宫里的皇帝恨的牙根痒痒,除赵无非外,就有权势的男人,赵雍是也!

    大赵开国皇帝,第二个儿子,在于十二岁便被封为延王的赵雍,年仅十七便执掌一方军政,灭临北魏国,临南恭国,二十三岁便立下军功无数,深得赵无非宠爱信任,当初赵无非虽有立储想法,但碍于赵雍出身,恐百姓有异,朝纲不稳,毕竟国朝未稳,又岂能废长立幼呢,储君一事,非一家之事,也只有就此作罢!

    不过现在他可是忙的不亦乐乎,偌大一个王府,灯火通明,传庭楼阁之间,有一偏僻小房显得格格不入,说是小房,这只是在于这偌大王府的对比下而言.

    这间小屋,便是赵雍处理日常事物小朝廷了,其人美其名曰:潜龙渊,取意,龙潜于渊之意,

    此刻,屋中二人,甚是得意交谈.

    方文山自入这王府从僚以来,地位日益增长,虽未身披有何官职在身,却是仅次于坐于身旁赵雍第二人是也!

    “文山啊,当日你劝我,借天有异相,恐京师有误,顺理成章的夺了,京畿九门之位.在那时我便可以夺位而上,你又劝我忍耐几何.看来你是早就想到有今天啊,”

    “步步为营,心事缜密,实属难得,得之我幸啊”

    赵雍挑着眉,将放在案上的一封密信,推到方文山面前缓缓而道,

    方文山微微瞧了一眼,那封盖着密戳信蜡的明黄信件,并未打开一观,而是将信件顺手推了回去.方文山是个聪明人,不该看的,就看不得,且说了,信中所诉之事,自己心中也能有个大概.方文山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说的话中有几层意思,步步为营,得之我幸,真是耐人寻味!

    方文山恭敬的说道,”王爷,文山只是个谋士,知不得那么多事,能在王爷这里谋一份差事,就是文山莫大的福分了,!”

    赵雍是个武夫,也是个善于玩弄权谋之人,表衷心的话,听过太多,但都不及,方文山这般顺耳,答的点滴不露,自己的话,还未出口,恐怕他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相处几月来,可是深感此人的深不可测,明明是个读书人,却有着战将一般的杀伐果断,其气势较之修为达境之人也不岑多让,不过,他要的就是这种人,这种人自己害怕,让别人更怕的人!

    赵雍哈哈一笑,云淡风轻,一笔带过结束这个话题,

    “文山,你看我们接下来,该作何打算啊?”

    方文山沉默片刻,饶有意味的说道,”王爷,又何必为难文山呢!”

    “文山,你知道,本王最喜欢你哪点嘛?而又最讨厌你哪点嘛?”

    赵雍脸色一沉,抓住方文山的手阴沉说道.

    方文山丝毫不惧,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杀自己的话,早就杀了,又何必许下那个大天师之名呢,方文山太了解这个人了,他要的可不是区区赵国这偏居一隅的安稳日子!

    方文山面不改色的说道,

    “王爷最喜欢的是文山的聪明,而最讨厌的也只文山的聪明,文山可有说错,王爷!”

    赵雍眼角微挑,嘴上浮现得意笑容,缓缓说道,“知我者,方文山是也!”

    “文山,本王说过,你若不负我,我必不负你,这句话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有效的!本王答应过你的,一定给你!”

    赵雍突然间豪气万丈的站立起来,拿起一块印鉴放在方文山手里.

    方文山看着自己手里这块,通体湛蓝,长约四寸,宽三寸的印鉴,心中大惊,不用看这印鉴所刻何字,单从其规格来说,方文山便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此刻自己手里拿的,就是那代表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国天师之印,这份礼来的有些突然,方文山没有想到,也猜不到会来的如此之快!

    他知道,自己一展抱负的时候开始了!

    不过方文山并不打算就此接下这方印鉴,倘若此刻接下,那便是留下一道祸根.

    噗咚

    方文山跪倒在地,将印鉴呈在手心,颤抖说道,”王爷,文山万万接不起啊,望王爷收回成命!”

    “呃~~方文山,难不成你想抗命不成!”

    赵雍眉头一皱,故作姿态的恼怒斥道.

    方文山见其意,推却更甚”王爷,文山实在是承受不起,实难堪大任!且太上皇,陛下尚在宫中,王爷如此行事~~~”

    赵雍微微闭眼,默等良久,屋中灯光摇弋,人影飘浮,赵雍上前一步,双手搭在方文山肩上,缓缓将其扶起,

    “既然如此的话,这印鉴,我便为你保存罢了!”

    方文山舒口一气,”谢王爷”

    赵国朝堂的改朝换代,就这样在一个名曰潜龙渊的小屋中,在这二人的言语交锋中,一字未提,却又心知肚明的定了下来!

    不过意料之外的,他们永远也想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