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萨尔拉夫的狼群 > 第84章 决择
    内有死潮爆发,尸群作祟,外有联合军夜袭攻城,塔克镇眼下可谓内外交困,除了七手脚八去搬杂物堵塞墓园大门的士兵,其他人惶恐不安地把视线投向芙丝翠儿,等待着这位领主拍板决定全城镇所有人何去何从。

    号角声响彻塔克镇上空,高亢而急促,这种旋律是伍芙尔族军队用来告诉附近友军情况危急,需要增援时用的。

    芙丝翠儿低着头立在原地,丰满高耸的酥胸因粗重的呼吸而剧烈起伏,淡紫色的美目因焦躁与不安而闪烁不休,作出决定的压力是一块大石重重压在胸口上,让她感到快喘不过气来。尽管她是抹过圣油的正式骑士,又是考取到雏狼祭司资格的才女,作为河湾城侯爵的长女,她从小就接受完整而系统的精英教育,学习如何成为一位合格的领主和军事指挥官,但在此之前她是一个比刚成年的盖洛普年长不到几个月的女孩子,一言一行都可能决定全城镇成百上千人的生死存亡。

    “芙丝翠儿小姐,请快点作出决定吧,每拖上一秒,形势就多一分危险。”虽然有些不忍,盖洛普还是出声给她心头加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什么决定?”

    “疏散民众,向南撤退。”盖洛普盯着芙丝翠儿的眼睛,语气严肃而郑重,“现在塔克镇并未被敌人围上,受到攻击的又只有一面城墙,我们有比较充足的时间让大部分民众撤出,要是等到敌人完成合围,再要突围就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了。”

    “你要我当一个逃兵?”芙丝翠儿的眼神因愤怒而锐利起来。

    盖洛普毫无退缩地对上芙丝翠儿的视线:“不,是保护塔克镇的百姓,保护这些属于您的臣民。死潮和夜袭,无论哪一个发生,我们都足以应付其中一个,但现在同时爆发,城内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应付……”

    这时墓园入**起一阵骚动的声音,那些步伐蹒跚的僵尸终于寻着生者散发出来的气息追上来,而堵塞入口的杂物路障只堆到胸口那么高,士兵们不得不用长矛合力攒刺将僵尸推回去,又往尸群中间投掷火把,不过这也是她们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更多的僵尸从各处汇合逼近,一些走在前面的僵尸甚至被后面的同伴推搡着往前涌去,被长矛串在一起也浑然不觉,一下一下地挥动枯萎发黑的手臂拍打着路障,每一次拍打抓挠都使他们的手臂受损,枯皮腐肉渐渐从骨头上脱落,可组成路障的木制家杂也在这样的攻击中被抠挖成一块块散碎的木块。

    “入口这个临时路障只能阻挡那些僵尸一时,终究需要相应的兵力守在这里配合路障消灭僵尸。但我们还有这样富余的兵力么?”

    只要眼没花、头没昏的人都能看出只靠目前三十多名士兵挡不住尸潮的,留守在神殿的侍僧也只有二十来个,她们在路障还在的时候可以充当搬运工给士兵们打下手,但路障被突破后,没有自卫能力的她们就得靠士兵保护才能撤出神殿。

    一个没了头盔,身上锁子甲有多处破损的城卫队士兵急匆匆地跑来,她的恳求成为了盖洛普刚才那番劝说最好的注释:“男爵阁下、男爵阁下!东面城墙遭受豺狼人的猛烈攻击,岌岌可危,爱丽丝大人派我向您请求派遣增援!”

    如今北面的城墙也升起了火光,想来那里也受到攻击了。盖洛普的心也开始悬起来,这说明敌军的包围正逐步展开,而且他有些担心海伦,虽然他至今仍对伪娘这种生物比较抵触,两人相识时间也不长,但盖不过并肩作战的生死袍泽情谊——符合男人三大铁中的“一起扛过枪”。

    芙丝翠儿一怔,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她不是不知道盖洛普说的是事实,但她不甘心就此认输。拥有一位统治一省之地的母亲,芙丝翠儿大可以选择更繁荣富裕的地方作为自己继承爵位前的过渡性封地,但她选择了让母亲威莉娅上书女帝,恳求允许她去接管卡洛顿这块数个世纪都没有贵族管理的穷乡僻壤,就是为了好好历练一番,也想做出一些成绩,证明给威莉娅看,离开了母亲的庇护的自己照样可以干出一番事业。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当上卡洛顿地区的领主才不到一个星期就遭围异种族入侵,为了守卫塔克镇这个卡洛顿地区的首府,她和她的封臣们明明做了这么多准备,却在敌军的进攻前一天而破,灰溜溜地带着残兵败将和流离失所的难民逃回母亲的封地寻求保护,实在令她难以接受。

    就在这时,芙丝翠儿看到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搭在了她的手上。年轻的男爵微微一怔,抬起头,盖洛普看着她柔声道:“两个月前,我向一位美丽聪颖的领主献上了我的忠诚,第二天后我和她返回塔克镇的路上发现了豺狼人入侵者的脚印。当时她很果断地下令所有人追上去,要消灭那些会为村庄带来灾难的豺狼人。期间一位无比忠诚的骑士担心她的安全而拦住了她,我记得当时那位领主是这样说‘杉木村在我的领地之内,作为领主,领民的安全,才是我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在那一刻,我在心底里由衷地感谢伟大先祖与三狼母,他们让我遇到了这位领主,因为她是一位真正的领主,为治下领民的福祉着想的统治者。”

    芙丝翠儿就像是中了定身术似的,呆怔的站在原地,眼睛直直的看着盖洛普。

    就在盖洛普有些担心是不是说过头,想要伸手在她脸前晃一晃时,芙丝翠儿长长呼了口气,苦笑起来。“狼母在上,请原谅我一时的自私,差点作出无法挽回的决定。盖洛普,你点醒我了。领地失去了可以再夺回来,荣誉被玷污了可以日后洗刷,一时受损的颜面……好吧,母亲也许是对的,现在的我还是难挑大梁,但人的生命一旦失去就无法再次拥有。”

    “伟大先祖的侍女们。”启明之神的侍女,也就是启明神殿神职者的别称,芙丝翠儿对她们命令道:“放弃神殿,带上神殿最重要的资产,然后去疏散平民,叫他们轻装简行,从塔克镇南门撤离。”

    “可是就这样放弃守护神的居所?敌人还没攻入城内……”

    一位有些不甘或者说心存侥幸的雏狼祭司抗议道,不过马上被芙丝翠儿以不容分辩的口吻打断了:“等敌人拿着刀架到你脖子上的时候就晚了。我也是伟大先祖的侍女,你以为我愿意让神的居所被异族亵渎吗?服从命令,祭司。”

    芙丝翠儿压下了反对的声音,祭司和侍僧们只好四散跑开,去抢救那些她们认为最有价值的资产……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叫她们自己抢劫神殿的公有资产,不过盖洛普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好歹像魔晶石、魔力回复药剂这些魔法原料和药剂,要落到施法者手中才有使用的价值,而且由自己人分个干净,总比落入敌人手中要好。

    年轻的领主从怀里掏出一个镂刻了天鹅帆船纹章的胸针,抛给那个前来请求增援的士兵。“去南门通知缇娜,叫她派出一半兵力支援东门,然后守好南门,维护好疏散的秩序。”

    “誓死完成使命!”那个士兵激动的把胸针珍而重之地收进怀里,用来时的两倍速度像箭一样冲出神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