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云陆纵横 > 第二卷 第九章 哇,好大一只兔子
    鞭子是朝着任非衣而来的。

    早在盛康郡上车之前三小便都换了单衣,如今下车仍旧燥热得厉害,若是这一鞭抽实了,恐怕任非衣的身上难免要多一道血口子。

    然而事随境迁,任非衣早非当日那个羸弱少年,探手巧妙一抄,便将鞭梢揽在手里,鞭身立刻绷直了。

    还好一早就知道接自己的人里会有这个小辣椒,任非衣苦笑道:“文大姐,多时不见,就用这个当做见面礼么?”

    持鞭而立的,正是文婉,在她身旁盈盈笑着的是陈清芸,身后跟着的则是流着口水腆着脸的秦殇。

    文婉这一鞭是留了些后手的,用意只是想吓一吓任非衣,不曾想被任非衣轻易接住,当下也讶异道:“当了一阵子的逃兵,看来也有些长进,还真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了。”素手轻带,任非衣适时松手,鞭子又回到文婉手中,凭空消失。

    任非衣对文婉始终有些莫名惧怕,闻言也未接口,只是向陈清芸和秦殇分别打了个招呼。

    秦殇眼睛里似乎只有文婉一个人,对任非衣的招呼不理不睬,反而是陈清芸高兴道:“非衣哥哥,你总算回来了,大家都担心了很久呢。”

    任非衣赧然一笑,岳、闵二人也从任非衣身后跟上来,与文婉和陈清芸见过。

    任非衣偷眼看着,发现岳戎之与陈清芸两人似乎还有些订婚风波后的尴尬,而闵成杰却有些类似秦殇的偏执,炽烈的目光直要将陈清芸融化掉,不由暗暗偷笑。

    文婉道:“走吧,先回行会驻地,路上刚好听听任小子给我们讲讲他逃跑后的故事。”

    任非衣无奈,又将出走之后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听得陈清芸目光闪闪,心驰神往,而文婉则是咬牙切齿,愤愤说道:“你这小子倒是好运气,我辛辛苦苦修行了这么多年才不过观微中阶,你只不过南南北北走了一遭就追上我的境界了,难道老天瞎了眼不成?”

    陈清芸笑道:“婉儿姐姐,这些是妒忌不来的哦,非衣哥哥这叫吉人自有天佑。”

    文婉佯怒道:“你这小丫头,怎么就喜欢胳膊往外拐。”

    秦殇贱笑道:“婉儿不怕,我的胳膊一直是往里拐的,嘿嘿。”

    文婉翻了翻白眼,很是无语。

    说话间一行人已来至距界云城五六十里的地界,向前望去,一座绵延无尽高耸入云的大山赫然入眼。

    出云山,名副其实。

    所谓行会驻地,便是在出云山山脚处临时搭建的草屋帐篷,一个小小的建筑群落。此时已是晚饭时间,林间四处腾起的炊烟证明在这里落脚的行会,并不在少数。

    六人与行会驻地人员招呼过,任非衣好奇问道:“不是说过来参加驯捕行动,怎么一只异兽也没见到?不会是你们这些天一点收获也没有吧。”

    文婉啐道:“不懂不要乱说话,传出去丢我们‘热血’的人。”

    所谓驯捕行动,是出云山这里延续了上千年的人类活动之一。出云山地处特意,各属性灵气极为旺盛且均衡,故而此地普通野兽比之其他地域更多异化的机会。然而异兽的增多,必然会造成生态的不平衡,同时也因异兽比普通野兽对人类具有更大的危害性,所以千多年来人们或有组织或自发地前来出云山猎捕异兽,渐渐演变成具有一定规模的人类活动,也可算是天地间的一种自我平衡。

    与历往王朝驯捕活动不同的是,帝王体制下,这种独特的资源衍生的独特活动终究是归属于少数人群的特权,而六部建元后,每年一度的驯捕行动却对这种特权进行了弱化,不但所有的行会均可以得到相应的机会,甚至民间的游行者们也会被授权参与这一类的活动。

    但是受资源的限制,并非所有的参与者都能有满意的收获,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不乏某个大型行会在驯捕行动中一无所得的先例。对于小团体驯捕队伍而言,这种失败的概率更是被无限放大。

    异兽,虽然与先天灵兽相比天差地别,但又岂是那么容易便握在手里的。

    “我们‘热血’在前些天的驯捕行动中已经捕到一头异兽,并有会员成功与之签定契约,这已经是很难得的成绩了。今年的驯捕行动还有一个多月才会结束,我们还有机会的。”陈清芸接着文婉的话头补充道。

    能与异兽签约的行会成员,身份地位都会水涨船高,不知道是谁如此幸运。

    “清芸妹妹不也是唤灵么?有没有什么中意的异兽,也好让我们帮你捉一只回来。”任非衣说道。

    “父亲是有这个用意,所以才会让我随行。只是我自己觉得平白禁锢了一个生命自由的权利,实在是很残忍的事情,所以就算我得不到可以签约的异兽,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不得不说,陈清芸在这个武力至上的世界里也算是一个异类。

    “咱们家清芸心地最善良了。”文婉摸了摸陈清芸的头,说道:“不过就算没有灵宠又怎么样,有姐姐保护你,还怕他谁来?”

    秦殇连忙在一旁附和:“就是就是,还有你秦殇哥哥我,我也会帮着婉儿妹妹保护你的。”

    “滚一边去!”文婉说道。

    “开饭了!”有行会里的人喊道。

    “吃了饭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继续进山搜寻。”文婉下达了指令。

    ···

    入夜,任非衣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正在安睡的岳戎之和闵成杰,蹑手蹑脚走到草屋外面,寻了个僻静所在盘膝坐了下来。

    “寒香”从左手手心探出,任非衣神情复杂地望着这个给自己带来无数麻烦,却又和自己的命运紧紧捆绑一处的水灵器,关于它的事情,被任非衣从自己的多次叙述中刻意剔除了,并非信任不过身边的这些人,而是本能地不想给任何人再带来困扰。

    右手轻舒,又一颗雪白晶莹的珠子出现在右手手心,这便是水灵灵体口中所说的第二部分本体——“离水”。

    在客店那晚的修行之后,任非衣一直可以感受到“离水”的存在,而此刻,却是人与器第一次对眼。

    “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任非衣开了一个冷玩笑。

    谁知“离水”竟似有知,微光轻泛。

    任非衣小小吃了一惊,不自觉地对“离水”灌注了一丝元气。

    “离水”光芒大作,化成一道水线盘旋在任非衣身周。

    “哦?”任非衣顿感惊奇,不由站起身来。“离水”所化的晶莹水线随之而起,将任非衣下半身也笼罩其内。

    这,该是防护界的一种吧。

    任非衣有点吃不准,从树上折了一根树枝,向自己的胸口刺下。

    水线盘绕更疾,手中骤然一轻,举起树枝看时,却发现刺向胸口的那一端被“吃”掉了,这水线竟然还有腐蚀的能力。

    一个御器,既有远程攻击术法,又有这么犀利的防护界,这不是变态了吗!

    “就叫你‘离水’界吧。”任非衣喜笑颜开,平白多了一项能力,任谁都会禁不住开心。

    虽然……并不能真的拿来用……

    任非衣有些颓然,想到若再被有心人知道水灵仍在自己体内所能引起的麻烦,获得新能力的喜悦倒是淡了。

    回去睡了吧,此前一直在路上奔波,确实也有些疲惫了。

    对自己这样说着,任非衣收起“离水”,转身朝来路走去。

    正欲举步的时候,身后灌木从中突然传来一阵窸窣之声。

    任非衣头皮一阵发麻,转头轻喝道:“什么人?!”

    若真是有人潜伏在这里观察自己……任非衣杀人灭口的心思都有了。

    灌木从中分开,一团黑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借着微弱的星光,任非衣定睛看去——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一身雪白毛皮,一对短而圆的小耳朵在头上扑棱扑棱抖着,长长的脸上一对放着红光的眼,塌鼻梁下是一分为三的唇瓣,健壮有力的后肢支撑着庞大如猎豹般的身体,一对短小前肢缩在胸前……这不就是一只短耳大兔子么。

    如果是在去极北大雪山之前的任非衣,绝对要被这么一只大兔子吓个半死,然而此时的他,却从脑海中印着的《云陆异兽志》中轻易翻捡出眼前这厮的真实身份——异兽琼离,某种野兔的变异品种,多数为水属性,善背负奔跑,后肢有开山裂石之力,但性情温顺,一般被驯捕后多用作骑宠之用。

    想来眼前这只琼离是被刚刚任非衣玩弄“离水界”时散逸的浓厚水元气吸引过来的。

    任非衣心中好笑,别人遍寻不见的异兽,自己随随便便就能勾 引出来一只。

    “离水”再次出现在手心,任非衣慢慢蹲下身形,对眼前的琼离招了招手。

    琼离立着身子,鼻子翕动了几下,似乎对任非衣仍有一定的戒心。

    任非衣知道不能急,只是耐心且友善地望着琼离,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隔了许久,琼离才试探着往前挪动一下身体,似乎在感受着有无危险的信号。

    终于,对“离水”散发元气的趋向压过了戒心,琼离蹦跳着来到任非衣面前,在任非衣右手边蹭来蹭去,状甚亲昵。

    任非衣心里哈哈一笑:“成了。”

    ···

    天光微亮,熟睡中的人们渐渐醒转。

    “热血同盟”行会驻地里,一声惊叫响起:“哇,好大一只兔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