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云陆纵横 > 第二卷 第一章 修行者,读书也
    依然是山顶那间小木屋,转眼任非衣已经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住了五天。

    来大雪山的当天,羽文——哦不,是习文之——便带着山中老者的信物去了某个地方,却不知道去做些什么。

    剩下任非衣一个人,而他却也没什么时间感受寂寞。

    入住小屋的当天,任非衣便被吓了三跳。

    第一跳,原来那苍老声音的主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活了数百年的灵兽,一只头上四角具齐的冰原。按照老者的说法,冰原是这世上最顶级的灵兽之一,但是任非衣怎么看那老者的真身都像是一只长角的雪地犬。

    既然说真身,那便一定会有幻身,任非衣被吓的第二跳,便是因为四角冰原就在他眼前幻化成一个面部表情无比僵硬的老人,让任非衣着实感叹造物神奇。

    而第三跳,则是因为四角冰原告知他两件事情,其一是这座大雪山的另一个主人,正是文澜圣灵——当然,四角冰原对这位圣灵并不怎么客气,直接唤做“秦文澜那老不死”;其二则是告知任非衣此前心幻洞也好,木屋处的界域也好,都是文澜圣灵为任非衣准备的修行,却并非四角冰原挟私报复。

    虽然对这心胸不怎么宽广的老冰原不怎么信任,但任非衣却结结实实被震惊了一次。虽然此前在“故苑”语气中对六圣灵并不如何尊重,但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这种人物与自己有着怎样的天渊之别。然而突然得知自己与这等传说中的人物产生了一丝莫名的联系,却终究由不得任非衣不心内震撼。

    也正是出于这种震撼,一时间任非衣对自己被“囚禁”在这界域里竟然还生出一些难以名状的激动和期待……

    老冰原却又很合时地泼了一盆冷水:“之所以将你留在这里,原因有三,其一是那姓习的小子已经带着老不死的信物去往文澜宗传话,令文澜宗放出已经得到‘水灵’的消息,然而这消息需要一段时间传播,所以至少两月里你不能离开大雪山,否则后果难料;其二,‘水灵’在你体内重生,在汲取到足够能量凝出全部形体之前,没办法从你身体中分离出来,所以这两个月的时间,你至少要学会如何隐匿‘水灵’的气息,否则一旦你出了大雪山,还是会落入被人追杀的境地;而原因其三,即便你学晓如何隐匿‘水灵’的气息,遇到高层次的敌人,还是有可能露出马脚,所以你至少要修行到有足够的自保或是逃跑的能力,而这两种修行的方法,就在这间屋子里。”

    任非衣还没来得及抗议,老冰原又说道:“不过这个界域分为三层,你必须将第一层的书籍全部看完,才有可能找到开启第二层的方法,然后将第二层的书籍看完,才有可能开启第三层,获得你需要的修行方法。最后,只有当你修行达到标准,才能解开这个界域,重新获得自由。”

    “别这么看着我。”老冰原面无表情看了任非衣一眼:“这也是那个老不死安排的,你瞪我也没用。为了防止你修为不济饿死在这里,每天我会让我的小孙儿送些野果过来给你充饥。好了,需要交代的都交代完了,你自便吧。”说着老冰原直接嗖地一声从原地消失了。

    任非衣汗了一下,幽怨地看着第一层的书架上满满当当的书籍,哀嚎道:“我这辈子还能出去不!”

    ···

    五天眨眼过去,任非衣无日无夜地读着书,终于发现原来自己专心一致的时候,原来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看起来似乎一辈子都读不完的书,在这五天里竟被他读完了三分之一,虽然不至倒背如流,却也记得差不多。

    间中会有一只小小的冰原送来野果,任非衣便会停下看书跟它玩上一会儿。小冰原年纪太小,所以只有四个隐约的肉芽,只有靠近鼻端的一个肉芽稍微有些角质化。任非衣很喜欢捏小冰原头上的肉芽,小冰原似乎也比较享受这个调调,所以一人一兽相处得倒是非常融洽。

    及至后来,即便不是餐点,小冰原也会过来小屋陪任非衣一会儿,而每到这个时候,也是任非衣无比羡慕嫉妒恨的时候,小冰原出入界域毫无阻隔,竟是一点也不受影响。

    最初任非衣甚至还动过一些让小冰原将第二、三层的书籍替他取出来的心思,然而交情渐笃的小冰原却对这样的提议毫不理睬。屡试无果之后,任非衣也只有自己拼命。

    又这样直到第十二天上,任非衣将第一层的书全部读完。五彩界域第一层豪光大放,凭空浮现八个大字:天道煌煌,英雄何为?

    任非衣一愣,这才有些明白当日老冰原所说的话。

    第一层书架上全部是一些传记类的书籍,诸如《云陆千年名人阅微》、《云陆史记》之类,也正因为全部是一些故事,所以任非衣才能读得如此津津有味。

    然而眼前的问题,才让任非衣明白文澜圣灵为自己所做安排的深意。一个人,即便有英雄之名,但若没有为之坚守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恐怕也只是枉自活着。可人生而何意,又有多少人能答得清楚。

    心思微动间,《羽王传》中的一句话浮上脑海,任非衣不由自主念道:“真英雄者,无为而为。”

    五彩光幕一阵幻动,第一层界域悄然涣散。

    然而目睹这一幕的任非衣却意外地少了一些该有的欣喜,却多了一番扪心自问的考量。

    接连两日,任非衣并没有继续读书,只是静静思考,关于自己的过去,关于自己的现在,关于飘渺未知的将来。

    或许连任非衣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次思考对他自身的影响,但某些细微的触动确确实实地印在了他的心里,终将影响他未来的人生。

    到第十四日上,任非衣又开始第二层书籍的阅读。

    这一层的书籍相对少些,尽是些《云陆异兽图鉴》、《列域灵药志》、《览物风情》之类,这一次任非衣只用了七天的时间便通读一遍。

    这一次却是凭空现出一些草药,没有任何文字说明。而任非衣却一眼看出,这几种草药正是制作“保脉丹”的原材料。

    “保脉丹”,顾名思义,是一种保护静脉的丹药。体炼后期引元入体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关口,一旦元气破脉时失败,那么任谁也只有变作废人一途。然而若事前服一粒“保脉丹”,却可以最大限度护持静脉,即便冲关失败,也能给人多一次尝试的机会。

    然而终究也算是比较逆天的丹药,故而不但药材难求,就算有足够的药材,炼制起来也十分艰难。

    任非衣稳了稳心神,凝声说道:“‘保脉丹’,夺天而遭天妒,故而药成炉必毁,一炉成一粒,亦属罕有。取‘银杓’一株,‘狂风’三钱,'朱砂'五钱,以‘火涣蟾’涎液和之,揉成九粒丹坯入炉,二十七日成丹,丹身藏青,隐有金纹其上,金纹越显,则丹质越佳。”

    第二层五彩光幕消去,任非衣长长出了口气。

    若非自己记忆力尚佳,恐怕这一关殊不好过。一旦错过这个考研,下一次是什么刁钻题目,就不好预判了。

    眼见第三层的书籍已然解封,任非衣也稍觉轻松一些。连续十几日几乎不眠不休的苦读,心神也消耗到了一定程度。

    任非衣揉了揉酸痛的脖子,靠在第二层书架边上合眼便睡了过去。

    ···

    这一睡便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耳边突然传来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任非衣一惊,人随即醒了过来。

    转头一看,小冰原正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旁边地上放着一枝结满野果的树枝。

    任非衣顿时来了兴致,跳将起来,随口啃了两个水果,对小冰原说道:“有什么坛子之类的容器没有?给我找一个来。”

    小冰原点头出去,不知从哪里叼回一只酒坛来,酒坛里居然还剩着一些好酒。

    任非衣笑逐颜开,在房间里找了一个木盆,把野果捣烂,又将酒坛里的酒倒出,将野果果渣连同汁水一起倒在酒缸里,稍微放了一点酒进去,随后将酒坛封好。

    做完这些,任非衣这才擦了擦头上的汗,心满意足地坐了下来,对小冰原说道:“在长宁镇的时候大人不让喝酒,我和戎之、成杰就自己搞些果子发酵了自己酿果酒来喝。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们了,今天再酿一次酒,感觉就像回到了还在长宁镇一起玩耍的日子。”

    又抚了抚小冰原头顶的肉芽,笑道:“可惜你不会像你爷爷那个老家伙一样说话,不然就算在这里待再久,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难熬了。”

    玩够了休息够了,任非衣到第三层书架上取来书籍,这次只有两本,一本《五行元气总领》,一本《五行结印总纲》,任非衣欢呼一声,苦日子看来总算要到头了。

    然而细细一翻,任非衣又换上一副苦脸——想把这本书完全学个通透,恐怕没个几十年都不能竟全功。

    转念又一想,修行之事本就是循序渐进,文澜圣灵既然有这样的安排,而不只是困自己在这里,那么必然没有自己想得这么严重。

    不管如何,书总是要先看的,于是任非衣索性不再去多想,只是一心一意读书。

    如是又过了大约六七天的样子,这晚老冰原又出现在小木屋内,出现后的第一句话便是:

    “哪里来的酒香,快给我尝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