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三国谋士 > 第一百三十章 丁原之死中
第二天,丁原孤身去了洛阳,见到了如今的大汉皇帝。

    “臣,并州刺史丁原,参见陛下。”丁原跪在地上,对着龙椅上的少帝刘辩说道。

    “母后?”少帝刘辩望向母亲何太后,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一举动被丁原看到,心里想到。“少帝还是个孩子,这大权都在何太后手中,这可如何是好。”

    “丁刺史快快请起。”何太后说道。

    “谢太后,谢陛下。”听到何太后的话,丁原站了起来。

    见到丁原如此懂事,何太后很是高兴。心里想到。“如今朝野上下,没有几个人对我们母子俩言听计从,也就是那董卓还不错,如今又有了丁原,我儿帝位算是保住了。”

    “多谢,丁爱卿带兵前来,要不然我们母子俩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呜呜。”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母后,不哭,不哭。”少帝见到母亲哭了,直接扑到何太后的怀里安慰道。

    “辩儿还是你好。”抱着少帝,何太后也就不哭了。

    丁原在一旁就当作没看见,没有接话。

    等了一会,何太后见到丁原不开口,只好开口说道。“呵呵,丁爱卿见笑了。”

    “太后说笑了,我什么也没看见。”丁原微笑着说道。

    听了丁原的话,何太后咬了咬嘴唇,心里想到。“好你个老狐狸,都来见我,还不开口效忠,难道是欺我儿年少?不行要问问。”

    “不知丁爱卿对我儿如何看。”

    丁原听到何太后的话,沉默了,不知如何开口。

    一时间,除了少帝的鼾声,丁原和何太后都沉默了,都不知如何开口。

    何太后是认为丁原看不起她娘俩。“好你个丁原,你还是保皇派,如今我儿是皇帝,你连效忠都没有,看我怎么收拾你。”

    丁原则是不知怎么说。“我是保皇派,可是陛下死的不明不白,十常侍死前还和何太后有过接触,谁知道诏书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时间两人各怀心思,后来也就不欢而散,丁原去找三公询问去了,而何皇后则是让少帝去休息,召来了董卓前来商议。

    。。。

    “董爱卿,今日丁原前来找我。”何太后看着董卓小心的说道。

    董卓一听,十分不高兴,要知道他算是抢了丁原的功劳,本来两人应该一起到,可是他快了几天,先到洛阳,在加上何进死了,他成了何太后和少帝唯一的依靠。

    如今丁原来了,他也就不那么重要了。“难道何太后要过河拆桥?”

    想到这,何进一下子冷了不少问道。“不知那丁原说了什么?”

    “唉,就是那丁原什么也没说,我这才发愁。”没有听到董卓的冷意,何太后用手帕一边擦拭嘴角,一边说道。

    “哦,真的?可是丁原这次带兵而来,不可能什么事都不做就离开吧?”董卓不信道。

    何太后听到这里,脸色不对了,大喝道。“大胆,难道本太后还用骗你。”

    听到这里,董卓冷眼看着何太后,就那么看着,什么也不说,看着何太后浑身发冷。

    见到董卓生气了,但是她贵为皇太后,又不能出口安抚,这样显得太没面子,就说到。“董大将军,哀家累了,你下去吧。”

    “是,臣下告退。”

    走出了寝宫的董卓冷着脸,找到了李儒。

    李儒见到董卓一声不响的坐下,就问道。“不知岳父大人何事如此生气?”

    “啪。”

    李儒这一问直接问到了气头上,但是李儒是他的女婿也是智囊,只好拿茶杯出气。

    扔出了一个后,心情发泄了一下,就说道。“还不是那丁原和那何太后,他俩估计联合起来,要对付咱们。。。。”

    董卓耐着性子,将事情和他的猜测说了一遍。

    李儒听了,也是认为董卓猜测的对,就算丁原和何太后没有联合,也不应该这么冷落岳父。要知道岳父可是如今何太后的靠山,没了岳父,刘辩的帝位都有可能不报。

    “岳父大人,不知你是何想法?”虽然知道董卓的性格,不可能善了,但是仍旧问道。

    “还能怎么办,一座二不休。”说完手摆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我明白了,那吕布怎么办?”李儒再次问道。

    “哦。吕布,吕布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听到李儒说到吕布,董卓来了兴趣。

    “那吕布是五原人士,从小就有神力,长大后一发不可收拾,杀异族如同杀鸡屠狗,后被丁原看重,收为义子,但是忌惮吕布的武艺和声望,一直在打压,军中和吕布交好的战将对此很有微词。。。”李儒将吕布的过往简单的说了一下。

    而董卓听了,对吕布更是喜欢,但是如今丁原对吕布不好,但是不管怎么说吕布也是丁原的义子。想到这问道。“文优,可否有办法离间二人?让吕布为我所用。”

    “岳父大人,听我慢慢道来。。。。”不一会,李儒就说完了办法,等着董卓的意见。

    听了李儒的计策,董卓咬着牙问道。“文优,你有几成把握,要知道此事一但失败,吕布就是咱们的敌人。”

    “呵呵,八成,最少八成,岳父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不到七成,我是不会说的。就看岳父大人舍得不舍得了。”李儒自信的说道。

    “嗯。。。”董卓听了,也不坐了,直接站起来,来回的踱步,思考着事情的可行性。

    想了一会。实在是不想放弃吕布,就说道。“好,按照文优的办法去办,让李肃牵着我的赤兔去。”

    这话一说完,李儒就一拱手,出去交代去了。

    董卓见到这里,回想着何太后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不由得流出口水。“何太后,你一定是我的,等我解决了丁原那匹夫,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下午,李肃牵着赤兔马,带上几个随从,和一车的礼品,想着丁原的大营而去。

    “站住,什么人?”并州军守卫,远远的就看到李肃等人,等近了大喝道。

    “我乃是吕布发小,速速通报,就说五原李肃前来求见。”李儒也不慌张,直接喝到。

    “哦,吕将军同乡?你等着,我去通报。”听了李肃的话,守卫一路小跑,直接来到吕布的大帐。

    “报。。。”一声大喝,守卫跪在门外喊道。

    “什么事?”吕布无聊的问道。

    “会将军,外面有一人自称将军同乡,叫做李肃,就见将军。”守卫将事情说了一遍,等着吕布的安排。

    “哦,李肃,我和他数年没见了?今日怎么来找我,算了,你去,将他带来。”吕布说道。

    “是。”得到了吕布的命令,守卫跑了回去。

    此时李肃抚摸着赤兔马,他也是很眼馋赤兔马,可是他知道他是没有资格骑的,就算是有资格也是无法降服赤兔。

    “赤兔啊,赤兔,我给你找个新主人,那新主人可是不好惹,你到时要好好的。”一边和赤兔说着,一边抚摸,那表情十分陶醉。

    而赤兔则是不住的响鼻,仿佛对李肃的抚摸很是享受。

    “吕布将军有请,情大人给我来。”就在李肃陶醉的时候,那守卫回来了,直接把李肃惊醒了。

    “哦,带路。”

    。。。

    “哈哈,李肃,咱来有五年没见了吧。”吕布坐在主席,对着左手边李肃问道。

    “是啊,奉先,当日并州一别已有五年了,如今咱俩再次见面,干。”李肃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干。”

    两人说了一些儿时的事情,都很惆怅,没想到时间过去的那么快。

    酒过三巡,吕布就问道。“不知李肃今日来找我为了何事,只要我奉先能够办到,一定去办。”

    “呵呵,那些先不提,来人啊。”没有回答吕布的问题,而是双手拍了几下。

    只见几个下人,手里拿着托盘,而托盘被红布遮住,无法看到下面是什么。

    不一会,一次排开,总共十个下人,也就是十个托盘,李肃掀开一个,发现都是金票说道。“奉先,这里是黄金百万两,请你笑纳。”

    “这个,怎么回事?”看到一托盘的金票,吕布蒙了,不知李儒这是要干什么?

    “呵呵,等会就知道了,这第二个是护心甲一对,这第三个。。。”不一会李肃介绍完所有的东西,把吕布震惊的无话可说。

    “奉先。奉先,醒醒,怎么了。”李肃说了半天,也没见吕布回话,一抬头,发现吕布呆立在那,就喊道。

    “啊,这个,这些都是给我的?”吕布揉着眼睛,怎么感觉像做梦。

    “呵呵,奉先跟我来,还有一样宝物,在这些东西之上。”说完就拉着吕布除了大帐。

    吕布一边走,一边嘀咕。“还有宝物,在这些东西之上?。。。”

    不一会,李肃就把吕布带到了赤兔的面前。

    “这就是那宝物,奉先可喜欢。”李肃刚说完,吕布就扑了上去。

    抚摸着赤兔的毛发,一边摸一边说。“好,好马,好马啊。。。。”说着说着直接起了上去。

    “奉先,小心。”李肃见到吕布直接起了上去,不由得提醒道。

    可是提醒那是多月的,直接吕布直接上马,而赤兔很是老实乖巧,吕布让他向东它就向东,向西他就向西,一时间吕布的大笑传出去很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