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227章 一页经纶,全员戏精【万字求订阅】
    第227章一页经纶,全员戏精【8400均订加更,8500均订加更,8600均订加更】

    魏君刚这样想着,随后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以狐王的投资能力,应该还进不了铁血救国会。

    嗯,主要是铁血救国会配不上狐王的眼光。

    而且魏党也还没有完蛋。

    虽然儒家那边支持自己的人差不多已经全部完蛋了,但是三巨头对他都是好感值溢出的。

    尽管三巨头不是他的傀儡,也不会亦步亦趋的跟随他,但是若说保护他,这三个人恐怕都会当仁不让。

    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哎,魏君感觉自己的节操还是太高。

    不然把三巨头搞下去,他的找死大业就真的高枕无忧了。

    不过即便有三巨头在,魏君相信他们也阻止不了自己。

    本天帝所向无敌。

    绝对不会失败。

    “魏大人?”

    尘珈的传音又传了过来,打断了魏君的思绪。

    魏君的关注点回到尘珈身上,意识到尘珈想要和古月传递情报,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魏君:“尘兄,铁血救国会成员都有一页书作为联络工具进行联络,你的一页书呢?”

    尘珈:“我没有一页书。”

    魏君:“???”

    尘珈:“我把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一切东西全部销毁了,即便是在铁血救国会内部,也是查无此人。”

    魏君突然就沉默了。

    铁血救国会成员不少,战死者就不下百人。

    但是像尘珈这样连一份身份证明都没有的成员,恐怕不会很多,甚至很有可能只有尘珈一个。

    即便如此,即便天下人都忘记了他,但尘珈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从刀神那里得到了剑神的剑术心得笔记,尘珈的第一想法,依旧是送给古月,助古月实力更进一步。

    魏君想到这里,默默心生敬意。

    这一世的他是杠正面的,根据记忆来看,天帝也都是杠正面的。

    尘珈的这种选择,他还真没有做过。

    但是可以想象这种选择的艰难。

    最大的艰难,还不来自于危险。

    而是对身份的煎熬。

    尘珈:“所以魏兄你对我很重要。”

    如果没有魏君,他就真的是孤军奋战了。

    周芬芳和孟老倒是也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孟老关于他的存在被孟老自己斩掉了,周芬芳尽管保留了关于他的记忆,可周芬芳的那张嘴吓死个人。

    尘珈宁愿孤独一生,也绝对不愿和周芬芳说话。

    只有魏君,能够缓解他的孤独。

    魏君:“我让人给你找一份一页书,你炼化一下,不会被发现的。”

    尘珈:“还是不要了,大修行者的探查手段诡异莫测,现如今我又在刀神麾下,神明的手段只会更厉害。稍有不慎,我就有可能露出马脚。而且铁血救国会成员都已经死光了,只有古月一人,我得了一页书也没有大用,又何必徒增烦恼呢?”

    魏君:“一直没告诉你,我是铁血救国会二代会长。”

    尘珈:“……”

    这事他真不知道。

    魏君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公开。

    主要是魏君品了品,好像现在公开自己铁血救国会的身份,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乾帝那个废物活着的时候都不敢杀他,现在成植物人了,就更别提了。

    而大乾朝堂上下的势力,和铁血救国会大多都是没有冲突的。

    不仅没有冲突,绝大多数人还都十分尊重铁血救国会。

    所以但凡魏君公开自己是铁血救国会二代杠把子,收获的只有更多的尊敬,几乎不会有危险。

    那魏君就懒得公开了。

    于是尘珈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

    魏君继续道:“我当了会长之后,还是发展了几个会员的,可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当然,我会隐匿你的身份。”

    大皇子、白倾心、任瑶瑶……现如今都是二代铁血救国会的成员。

    大皇子实际上是第一代的。

    不过前太子已经牺牲了。

    他现在也是跟着魏君混。

    魏君之前主要精力都在想着自己的找死大业,没有太把扩充铁血救国会的事情放在计划内,不然就现阶段的情况,能够接到他邀请的人还是不少的。

    别的不说,单单年轻一代,陆元昊、明珠公主、林薛两位将军、上官星风、镇西王世子……都是个顶个的人才。

    要是老一辈也发展进来,那人选就更多了。

    以现如今的形势和铁血救国会的宗旨以及魏君现在本人的威望,他要是真想成事,难度几乎为零。

    之所以把这个告诉尘珈,是为了让尘珈有一个念想。

    铁血救国会还没有死。

    正在代代相传。

    他相信这对尘珈来说,会很有意义。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尘珈内心很感动。

    不过尘珈最终还是拒绝了。

    尘珈:“还是算了吧,我相信铁血救国会在魏兄你的执掌下会发展的很好,但是一页书那种联络方式未必瞒得过刀神。而且修真者联盟内部就有炼器大师,暴露的风险虽然不大,但还是有的。”

    做卧底的,小心无大错。

    尘珈的谨慎是他优秀素养的体现。

    魏君仔细想了想,修真者联盟内部的炼器大师其实魏君倒不是很担心,也不是魏君看不起他们,但以魏君现在的修为,只要在一页书上写一个“隐”字,瞒过那些炼器大师的可能性就很大。

    毕竟炼器大师和大修行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不过刀神那儿……倒是真的不知道有什么手段。

    刀神甚至有一定的把握能够杀死魔君。

    而且手上好像有一个专门的探查神器。

    魏君虽然对于自己的辅助和加持能力十分自信,但他现在的硬实力毕竟还是和刀神有差距的。

    想到这里,魏君暂时也打消了给尘珈找一份一页书的想法。

    “魏君,你想隐匿气息?”

    白倾心突兀的一句话,把魏君吓了一跳。

    “倾心?你在哪?”

    以魏君现在的实力,本来不应该发现不了白倾心才对。

    但是刚才整个过程,魏君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即便是魏君开启了天眼,整个房间扫射了一遍,都没有看到什么人影。

    不过魏君看到白倾心的藏身地点了。

    尽管白倾心整个人虚化,可一个空间有人和无人的情况还是不同的。

    至少瞒不过魏君的天眼。

    见魏君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所在的方向,白倾心诧异的恢复了自己的真身。

    看向魏君的眼神也有些震惊。

    “你实力恢复多少了?竟然能够发现我,不应该啊。”

    听到白倾心这么说,魏君心头一动。

    “师妹?”

    “不是我,是我擅长隐匿的那个人格。”白倾心道。

    魏君有些恍然:“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一点气息都没有,连我的天眼都能瞒得过。”

    魏君是没有发现白倾心的,只是发现了白倾心所在那片空间的不对劲。

    隐秘之主论实力也只比天帝低半档,而且走的路子和天帝并不相同,所以天帝也做不到完全了解隐秘之主。

    更不可能完全拿捏住隐秘之主。

    不过这次白倾心觉醒的是隐秘之主擅长隐匿的人格……

    魏君想到这里,有些为这个世界的杀手感到悲哀。

    “你觉醒了这个隐匿人格,要是转行当杀手,分分钟成为天下第一杀手,而且几乎百发百中。”

    连魏君都感应不到,更何况这个世界的其他人。

    白倾心这完全是降维打击。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耸了耸肩,淡淡道:“根据我恢复的记忆来看,有一段时间我的确做过某个世界的第一杀手。魏郎,你可要小心点。要是你敢背着我找别的女人,那说不定什么时候你背后就会突然出现一把刀。”

    白倾心自然是在威胁魏君,但是魏君听到之后却眼前一亮。

    还有这种好事?

    那我必须得作一波死啊。

    死在你手上和死在其他人手上又没有区别。

    本天帝只要死就好了。

    死在谁手上不重要。

    刚刚觉醒隐匿人格的白倾心,不是正常被恋爱脑和男友滤镜充斥的白倾心,观察力是十分敏锐的。

    她瞬间就发现了魏君的兴奋。

    然后很快就猜到了魏君兴奋的真实原因。

    魏君是不怕死的。

    这点魏君和她说过。

    所以她这个威胁,威胁不到魏君。

    想到这里,隐匿人格的白倾心话锋随机一转,笑吟吟的道:“当然了,我肯定是舍不得杀魏郎的,最多也就是把魏郎你给阉了而已。以我现在的实力,相信我,魏郎你做不到断肢重生的。”

    魏君直接竖起了一根中指。

    “反了天了你,有能耐你就弄死我,弄死我我就是你的人。”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脸上依旧挂满了微笑:“我没能耐。”

    魏君:“……”

    开挂系的女人就是讨厌,还有脑子就更讨厌了。

    “杀死你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当然,我这个副人格很快也会被主人格融合。如果你能够说动主人格杀死你,那我也没意见。”

    魏君心很累:“算了,你是个病娇,主人格是个舔狗。”

    白倾心他也算是看明白了。

    对于他说过的话,白倾心是半信半疑。

    最重要的是,白倾心肯定不想弄死他。

    毕竟保持现状,她和魏君完全有机会双宿双栖。

    而且伴随着白倾心实力的进步,她甚至有把握保护魏君的安全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送魏君去死?

    这想法出现在白倾心身上,一点毛病都没有。

    只是苦了魏君。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听到魏君这样说,摇头道:“不要怪主人格不配合你,有些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能有什么万一?”魏君吐槽道。

    本天帝成了天帝,没有万一,只有一万。

    但隐匿人格的白倾心一句话,让魏君心神一凛:“魏郎,你确定你真的不怕死吗?万一死后就是真的死了呢?”

    这句话是从白倾心口中说出来的,所以说服力格外的大。

    毕竟即便仅仅是这一世,白倾心在断案方面也是公认的顶尖高手。

    不过魏君还是很快道:“不可能,我不可能真的死。”

    到了天帝的境界,想死都难。

    天帝打败了道祖,分尸了道祖,但道祖还是能够复活。

    作为打败了道祖的天帝,想死只会比道祖更难。

    所以不存在他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点了点头,继续道:“那我换个说法,你不怕死这个认知,真的是你自己的观点吗?而不是某位大能故意给你植入的记忆种子,潜移默化的改造你的认知?”

    魏君秒懂了隐匿人格说的是道祖。

    天帝在设计道祖。

    道祖反过来设计天帝,也合情合理。

    白倾心所言的那种行为对于普通强者来说遥不可及,但是到了他们那个层面,其实是很简单就能够做到的。

    不过魏君这次沉吟良久,还是摇了摇头道:“不可能。”

    至于为什么不可能,魏君没有说。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也没有问。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只是看到魏君的神情逐渐认真起来,欣慰的笑了笑,道:“我相信你的判断,在大的决策方面,你从来都比我正确,所以继续按照你确定的路去走即可。不过我做你的那个万一,魏郎,你做你的,我保护我的。有我在,至少不会让你有万一。”

    她也相信魏君是对的。

    之前隐秘之主和天帝有过分歧。

    结果证明,天帝是对的,隐秘之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所以她再和魏君产生分歧之后,并没有想改变魏君想法的意思。

    但是,万一呢?

    她丝毫不想让魏君冒险。

    所以,她帮魏君解决掉那个万一。

    不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魏君感受到了隐匿人格白倾心的诚意,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认真道:“谢谢。”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轻笑了一声:“你刚才似乎在为难隐匿气息方面的问题?在这方面,这个世界的监察司是行家。跳出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谁比我更加擅长。”

    说到最后,隐匿人格白倾心的自信简直跃然纸上。

    魏君没有反驳。

    隐秘之主堪称全才。

    毕竟她的副人格太多了。

    每多觉醒一个副人格,她的技能库就多丰富一些。

    在全能方面,天帝是远远不及隐秘之主的,也只有道祖能够和隐秘之主媲美。

    不过不同的是,道祖选择的是吞噬之道,通过吞噬万灵来掌握其他的技能。而隐秘之主选择的是挖掘自身,反求诸己,于小小的人体之内,开发出堪比宇宙的大奥秘。

    这两种办法并无优劣,道祖与隐秘之主都达到了极高的层次。

    听到隐匿人格的白倾心这么说之后,魏君也眼前一亮。

    他现在的手段确实无法保证能够把气息隐匿的万无一失。

    但是觉醒了隐匿人格的白倾心的确可以。

    这叫术业有专攻。

    “倾心,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魏君主动道:“这关系到一个人的性命。”

    “我猜到了。”

    之前他让白倾心配合尘珈演戏的时候,她就猜到了。

    只要事情不涉及魏君,白倾心的智商就会非常在线。

    “主人格欠他一个人情,正好还给他。”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说的是当年白倾心招惹长生宗的时候,那时尘珈还是国师的亲传弟子。

    后面虽然白倾心也遭受了来自国师府的压力,甚至这种压力还是尘珈直接给她带来的。

    但是知道了尘珈的身份,时至今日,白倾心自然意识到尘珈是在有意维护她。

    如果当年不是尘珈处置这件事情,她很可能早就死了。

    毕竟,之前的长生宗弟子在京城,可从来都是随意乱杀人的。

    “你去监察司要一页书,我稍微炼制一下,就可以送给他了。”隐匿人格的白倾心道。

    魏君点了点头:“我这就去监察司。”

    一页书其实出处是儒家圣人,算儒门的宝贝,在儒家肯定还有存货。

    但是当年铁血救国会问世后,一页书几乎就成为铁血救国会的专属法器了。

    现在魏君自认为和儒家关系一般,当然不会去向儒家要。

    去向周芬芳要的话……那就是吃软饭了。

    天帝大人铁骨铮铮。

    再说反正监察司肯定是有的。

    他和监察司的往来这么密切,要个一页书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没必要去找周芬芳。

    至于监察司为什么一定有一页书?

    魏君并没有忘记,陆总管收养了九个孩子,允许他们自由加入铁血救国会。

    魏君不知道一共加入了多少。

    但是战死的老四肯定是。

    这是在围杀天机老人那一战的时候,陆总管当着魏君的面说过的。

    魏君记忆犹新。

    而且魏君绝不相信监察司只有老四加入了铁血救国会。

    以铁血救国会的特质,和监察司的尿性,陆总管没加入铁血救国会魏君是信的,毕竟陆总管说过他当年本来有些心动,但是看铁血救国会是一群年轻人,就把机会给了自己的义子义女。

    陆元昊没加入铁血救国会魏君也是信的,铁血救国会需要的是那种随时愿意去赴死的人,陆元昊苟的一批,不符合铁血救国会的招人标准,而且当年卫国战争的时候陆元昊也没参与。

    但除了陆元昊和陆总管之外,其他的人都有嫌疑。

    即便是看上去最憨憨的赵铁柱和看上去生人勿进的第二,魏君都很怀疑他们哪天会突然喊自己一声会长。

    这种事情经历过了,魏君都习惯了。

    和预料中的一样,魏君和陆总管说了一下,陆总管就把小四的一页书给了魏君。

    甚至都没有问魏君要一页书干嘛。

    反倒是魏君主动问了一句:“陆总管不需要知道我拿四档头的一页书去做什么吗?”

    陆总管随意道:“左右就是想联系铁血救国会的成员,不奇怪。”

    魏君:“……铁血救国会的人不是都死光了吗?”

    陆总管看了魏君一眼,呵呵一笑,问道:“魏大人,你觉得我很白痴吗?”

    魏君:“……”

    你要是白痴,那天底下就没几个聪明人了。

    “傻子才会相信铁血救国会的人都死光了,别的不说,古月不是还在呢嘛。”

    陆总管也是和古月并肩作战过的人,当然不会忘记剑神的存在。

    围杀天机老人一役,古月可是自曝过家门的,正是铁血救国会中人。

    “除非大乾的忠臣全都死光了,否则铁血救国会是不会灭的。”陆总管悠悠道:“说不定我那几个义子,撕开伪装后,都是铁血救国会的人。”

    听到陆总管这样说,魏君就很佩服:“您老的心态真好。”

    “没什么,能加入铁血救国会,我只为他们高兴。”陆总管道。

    顿了顿,陆总管看向魏君,无声的一叹:“只是希望你们这些年轻人能够走的慢一点,当年死了太多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了。”

    大丈夫当死则死。

    陆总管不是一个不能见生死的软弱男人。

    但是看到那么多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去赴死,感觉是不一样的。

    他会有更大的心痛。

    他并不知道魏君就是铁血救国会的二代杠把子,魏君也没有向陆总管承诺第二代铁血救国会不会流血。

    这是不可能的。

    魏君只是沉声道:“有些人死了,但他们永远活着。”

    在陆总管品味着这句话的时候,魏君又分别去找了大皇子和任瑶瑶。

    既然白倾心要出手,就索性一起炼制一下他们的一页书。

    大皇子和任瑶瑶也是要隐蔽的,毕竟在妖族那边,他们的立场也要保密。

    尽管他们的处境比尘珈安全很多,但是有备无患。

    拿到了大皇子和任瑶瑶的一页书后,魏君想了想,又联系了一下剑神古月。

    古月也是铁血救国会中人,也是有一页书的。

    而剑阁与大乾联盟后,来往自然也是很方便的。

    一事不烦二主,魏君又找了陆总管一趟,让陆总管从古月那里拿到了古月的一页书。

    陆总管说魏君要用,无论是陆总管还是魏君,都算是和古月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古月没有什么怀疑,直接把一页书给了陆总管。

    当然,这也有古月以为铁血救国会的人都死光了的缘故,所以他给一页书才给的那么痛快。

    至此魏君已经收集了四张一页书,加上他自己的和白倾心的,一共六张。

    当六张一页书落到白倾心手中后,魏君不见白倾心的隐匿人格有什么动作,只看到了六张一页书在不断的消失。

    最终,六张一页书彻底从他面前消失不见,便如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魏君打开天眼,才看到了六张一页书正在白倾心的手上。

    只不过此时的六张一页书已经变成了空气的颜色。

    等闲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一刻钟后。

    “好了。”

    白倾心的隐匿人格面色微微有些发白,把五张一页书交到了魏君手中。

    “根据我记忆中一些科技世界的聊天工具,我把这六张一页书重新炼制了一下,当然,还添加了一些其他的功能。

    “滴血,认主,然后从此以后只有滴血的人能够看到一页书上显示的内容,其他人无论修为再高,也无法发现,这是我制定的规则。”

    魏君看到隐匿人格的白倾心有些苍白的脸色,关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消耗有点大,不过也是故意的。这个副人格的实力太强,主人格暂时消受不了,只能先暂时把体内的规则之力用在炼制这六张一页书上,后面慢慢恢复就是了。

    “经过我的炼制,这六张一页书的作用已经不仅仅是联络,堪比最强的仙器,不过不是战斗方面的神物。

    “另外你我两人的一页书我又特殊炼制了一下,比他们的功能更多。具体的你们先自己摸索,我现在要去睡觉了。”

    隐匿人格的白倾心交代完这句话,便脑袋一歪,眼睛一闭,倒头就睡。

    而且倒头的方向正好是魏君的怀里。

    要不是魏君确认白倾心的隐匿人格的确已经暂时陷入了沉睡,魏君会严重怀疑白倾心在借机占自己的便宜。

    魏君把陷入沉睡的白倾心放到了自己床上,然后把另外四张一页书分别送还给了大皇子、任瑶瑶、古月和尘珈。

    送给古月和尘珈的时候有点麻烦,要启动传送阵传送。不过这是白倾心的隐匿人格制作的神物,大费周章并不为过。

    尘珈拿到一页书后,滴血认主完毕,脑海中还在回想魏君对他说过的话,就发现一页书上开始闪烁出画面。

    一只狐狸的头像从一页书上浮现。

    然后狐狸头像下面紧接着浮现出一行小字:“???为什么会出现狐狸?”

    尘珈也一脑门问号。

    下一刻,一页书上又浮现出一只食铁兽头像。

    憨憨的食铁兽下方也开始浮现出文字:“何方小妖?在本皇面前放肆?”

    尘珈吓了一跳。

    妖皇本体是食铁兽这个消息并未传开,但是他从魏君这里是知道的。

    这是妖皇

    在他还懵逼的时候,大皇子反应过来了。

    他和任瑶瑶是互相知道身份的。

    魏君把一页书给他们的时候,只说了一页书经过了改造,和先前大不相同,已经变成了一件神器,具体功能要他们自己发掘。

    大皇子是个聪明人,尽管还是在摸索,但是看到食铁兽头像后,大皇子立刻意识到,现在的一页书是可以变换头像的。

    既然是白倾心的隐匿人格改造后的一页书,在隐藏自己方面当然也做到了最佳。

    想到这里,大皇子心意一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头雄鹰的样子。

    下一刻,大皇子立刻就发现自己在一页书上的投影也变成了一头雄鹰。

    大皇子笑了,在一页书上写道:

    “昏君,你宠信狐王,嫉贤妒能,妖庭早晚有一天会栽在你和狐王手中。我会从地狱中爬出来,向你复仇。”

    任瑶瑶看到一页书上新出现的文字后,眨了眨眼,心道表哥有点东西啊。

    而且居然还这么配合。

    想到这里,先大皇子一步的任瑶瑶顺着大皇子的表演接了下去:“手下败将,何足言勇?鹰王,若你能够像狐王这样对本皇忠心耿耿,本皇也不会对你痛下杀手。”

    尘珈都看懵了。

    什么情况?

    妖皇和鹰王在对喷?

    可是鹰王不是已经死了吗?

    而且鹰王真的是妖皇杀死的?

    这是实锤了?

    事情来的太快,尘珈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时代了。

    而这时候,魏君上线了。

    和伪装成妖皇的任瑶瑶以及伪装成鹰王的大皇子不同,魏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直接用的真人帅照投影做头像。

    毕竟他不怕被人知道身份。

    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这样说不定还能给他带来危险呢。

    魏君的真人投影出现在一页书上之后,直接脚踢妖皇,拳打鹰王,端的是盖世无敌。

    他摸索出隐匿人格的白倾心给他特殊炼制的一页书的一些功能了,比如可以拳打脚踢别人。

    拥有最高的权限。

    目前来说,魏君发现经过隐匿人格的白倾心改造后的一页书基本等同于仙侠版升级QQ群,而且用起来比QQ群方便多了。

    功能也肯定多多了,不过魏君现在也还在摸索当中。

    将这两个戏精都镇压后,魏君解释道:“改造后的一页书可以根据使用者的想法变换自己的头像标志,以免被别人认出来。还有一些其他的特殊功能,不过这需要诸位自己摸索。”

    看到魏君这样说,尘珈松了一口气。

    原来可以自己变换头像标志。

    尘珈想了想,自己是长生宗的弟子,而且是用剑的修行者,所以要想头像的话,肯定要避开这两大标志。

    用刀?

    不行,刀神日后很可能会教他刀法,也有可能会暴露。

    另外两个人,一个用的妖皇做头像标志,一个用的鹰王做头像标志。

    有了。

    下一刻,狐王的头像出现在了一页书上。

    尘珈:“本座乃狐王。”

    任瑶瑶和大皇子同时眼皮一跳。

    狐王……

    他俩一个得喊狐王“娘”,一个得喊狐王“姨”。

    尘珈无意当中选择的一个身份,直接成了两人的长辈。

    妖皇:“原来是狐王,那爱卿给本皇跪安吧。”

    鹰王:“狐王,当初若不是你狐言乱语蛊惑妖皇,本王也不会死,本王和你不共戴天。”

    魏君一脸黑线。

    三个戏精。

    两个大逆不道。

    孝口常开。

    一个男扮女装,人扮妖装。

    尘珈也是真豁得出去。

    一个长生宗男弟子,顶着狐王的头像在一页书上聊天……这要是还有人能够猜到尘珈的身份那就见了鬼了。

    魏君刚这样想着,发现剑神上线了。

    不过剑神的头像,让魏君彻底绷不住了。

    “妖皇,没想到你竟然也是铁血救国会中人。很好,待本神养好伤势,再和你一决高下。”

    是的,刀神。

    剑神顶着刀神的脸做头像出现了。

    魏君很想吐槽。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剑神。

    你可是剑修啊。

    居然伪装成了刀客。

    还有天理吗?

    难道戏精还会传染?

    事实上,还真会。

    见“刀神”出现,任瑶瑶来劲了。

    “呵呵,又来了一个手下败将。小刀,还没有死在宋连城手上吗?”

    妖皇重创刀神,此事已经传遍天下。

    任瑶瑶现在已经完全入戏了。

    尽管她知道对方肯定不是刀神。

    废话……铁血救国会成立的时候,刀神还在天上呢,能是铁血救国会成员才怪。

    古月见任瑶瑶这么来劲,尤其是看到“小刀”两个字,戏瘾也犯了。

    “呵呵,宋连城?不过是本神麾下一走狗。区区爬虫,也敢噬主?本神弹指可灭。”

    妖皇:“小刀你实力不行,吹牛倒是挺厉害的。”

    刀神:“哼,你若是不现出本体,本神三刀斩你。”

    作为剑阁的现任阁主,剑神的能量也是很大的,知道的情报完全不比有狐王通风报信的任瑶瑶少。

    魏君看着这两个戏精飙戏,终于受不了了。

    “两位,差不多就行了,谁都知道你们不是妖皇和刀神。”

    妖皇:“谁说的?”

    刀神:“汝在质疑本神的威严?”

    魏君一脸黑线:“被妖皇打的屁滚尿流,被宋连城追的无处藏身,刀神有个鸟的威严?”

    古月看到魏君如此大胆开麦,由衷感叹魏君就是魏君。

    普天之下,论胆气,也只有传说中一身是胆的赵紫龙能够和魏君媲美了。

    这种话他是不敢说的。

    作为人间最接近神的男人,越是如此,剑神就越是知道刀神的强大。

    尽管刀神在妖皇手下惨败,但是这不影响剑神对刀神的敬畏。

    当然,敬畏归敬畏。

    真要是为敌的时候,剑神也不会手软。

    魏君不想看几个戏精继续飙戏,直接对剑神道:“刀神,以后我就是铁血救国会第二任会主了,你没有意见吧?”

    剑神很快回复:“是魏大人的话,那我没有。”

    魏君现如今的声望和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即便是当年的前太子也有所不及,至少在声望上有所不及。

    即便把魏君是铁血救国会第二任会主的消息发出去,天下人也会认为理所当然,基本不会出现质疑的声音。

    魏君现如今就是有这样的声望和地位。

    尽管魏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没意见就好,这三位都是我拉入会的,品行值得信任。”

    魏君把尘珈也包括在内了。

    以免暴露尘珈的身份。

    古月对魏君十分放心,毕竟魏君从横空出世到现在,也没干过让人不放心的事情。

    “有魏大人为他们背书,本神相信他们。”

    看着依旧在执著的伪装刀神的古月,魏君嘴角一抽,十分佩服古月的表演欲。

    不过能够伪装自己,确实也是本事。

    他就是被太多的琅琊榜给演了,不然现在早死了。

    “这次是‘狐王’找‘刀神’你有事。”魏君道。

    一页书被周芬芳改造后,直接能够把意念转换成文字浮现在一页书上。

    传说中的意念码字大法。

    无数写书之人梦寐以求的神器。

    魏君亲身体验,确实给力。

    看到魏君说狐王找刀神有事,任瑶瑶跳出来横插了一杠子。

    妖皇:“狐王,你这是背叛本皇了?”

    大皇子随即跟上。

    鹰王:“哼,昏君,本王早就对你说过,狐王是个二五仔,乱妖庭者必狐王,结果你非不信。现在看到了吧?狐王和刀神就有勾结。”

    魏君:“……”

    算了,不和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计较。

    这两个人明显是第一次玩这么好玩的聊天软件,瞬间就上瘾了,就和前世QQ刚出来很多学生大晚上的翻墙偷偷溜去网吧找网友QQ聊天一样。

    习惯就好了。

    目前还处于这两人的新鲜期。

    准确的说,是四人。

    尘珈和剑神显然也有沉迷的架势。

    妖皇与鹰王发话后,尘珈也接上了。

    狐王:“陛下放心,我只是与刀神做一个交易。我的心永远是忠于陛下的,绝对不会做任何危害妖庭的事情,陛下不要听信鹰王的谗言。”

    剑神一看这三个家伙飙上戏了,心说本剑神一生不弱于人。

    这波不能认输。

    所以“刀神”也很快发话:“骚狐狸想和本神做什么交易?说来听听。”

    魏君受不了了,一拳一脚,直接把任瑶瑶和大皇子踢出了聊天群。

    白倾心给他预留了这个权限。

    然后魏君对尘珈和剑神道:“你们俩碰一下对方的头像,直接去私聊吧,别霸占公屏飙戏了。说不定铁血救国会还有很多没死的成员呢,他日要是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你们还活不活了?”

    刀神:“本神纵横天下地下,难逢敌手,行事向来光明正大,何曾怕人知道?”

    狐王:“魏大人说笑了,本王作为铁血救国会成员,身在妖庭心在乾,为大乾的崛起呕心泣血,谁敢耻笑本王?但凡知道本王的,谁不要给本王竖一根大拇指?”

    魏君:“……”

    他常常因为过于正常和这群沙雕戏精格格不入。

    他选择了下线。

    让这两个戏精继续飙戏吧。

    反正到时候社死的也不是他。

    魏君的提醒还是起到了作用的,他下线之后,古月主动的碰了一下尘珈的狐王头像,开启了和尘珈的私聊。

    “狐王你到底找本神何事?”

    尘珈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向剑神发送了一个笔记本。

    下一刻,让古月和尘珈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笔记本从尘珈手中消失,下一刻,居然直接出现在了古月手中。

    刀神:“神乎其技,我好像收到你的礼物了。”

    狐王:“真不知道魏大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神奇了……你赶紧看我送你的笔记,应该对你有大用。”

    一个时辰后。

    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古月再次开启和尘珈的私聊。

    “这是一份天大的厚礼,你知道我的身份对不对?你到底是谁?古月粉身碎骨,也要报答兄台的大恩大德。”

    看到古月如此激动,尘珈笑了。

    狐王:“有用吗?”

    古月:“当然有用,有了这份笔记,短则半月,多则半年,我必入神境,成为真正的剑神。”

    古月本来就屠过神,是人间最接近神境的人。

    他距离成神只差一个门槛。

    和一些顿悟。

    但这个门槛看似轻轻一步就能够跨越,可实际上若无机缘,可能终其一生都要在门前徘徊。

    自古以来,神境的门槛就阻拦了很多天之骄子。

    像古月这样的存在不多,但也从来不少。

    尤其是在现如今的大争之世,大劫将至,古月内心是很有压力的。

    不能快速突破,就无法成为真正的剑神,也就无法和死去的那些铁血救国会的兄弟交代。

    而越是如此想,古月的压力就越大,突破的难度也就越大。

    从卫国战争结束至今,古月的修为稳步增长,但境界却停滞不前。

    直到今天。

    拿到尘珈给他的属于天上的剑神的关于剑术的心得体会,他终于意识到了跨过门槛需要怎么做。

    有了前人的指引,再加上古月本身的积累与出色的天赋,他距离成神,已然不远。

    那道门槛,他已经只剩下一个脚后跟,就可以完全跨过去了。

    这对于古月来说,是成道之恩。

    古月无法不激动。

    狐王:“如此,恭喜剑神。”

    古月:“兄台到底是何方神圣?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

    成道之恩,若不报答,他的剑心无法通达。

    尘珈想了想,回复道:“孤臣孽子,铁血救国,同道中人,无需道谢。若剑神执意道谢,不如此剑心不清明,便将此恩抱在魏君头上吧。我能得此笔记,全赖魏君筹谋。且魏君是我之知己,于我有再造之恩。你帮他,便等于帮我。”

    古月闻言大为感动。

    不居功,不自傲,讲义气,知感恩。

    这就是他喜欢铁血救国会的地方。

    这就是他欣赏的那群人。

    而尘珈连他的恩情都能转送,完全符合他对铁血救国会成员的认知。

    剑神的人情,可能就是一条命。

    但尘珈说送就送了。

    这便是真豪杰。

    古月:“兄台知恩图报,让我钦佩至极。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不死,魏君不死。”

    尘珈脸上出现了欣慰的笑容。

    魏兄,你帮我良多,我为你默默做一些事情,便当报答你的大恩。君子施恩不图报,你不图报,我亦不和你邀功。

    这便是君子之交,知恩图报。

    尘珈浮一大白,心满意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