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模拟修仙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姓氏,皇甫(二)
    “慕哥哥,这里有好浓郁的药香,而且很多都是珍稀孤品,九星虎阳草、蟠龙睡莲,天呐,竟然还有射星紫罗兰,这些药材培育的方法不是早就失传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见到。”

    李慕一行人跟着白发老者穿过了连绵整齐排列在山坡上的药田,期间看到的无数珍贵药草让聂小雨这样的医术圣手都惊讶不已,而当一株株早就应该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草药出现时,聂小雨的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不由地抬头看向领路的老者,难以想象究竟是何种身份的人物,才能将这些绝迹的药材随手种植在药田中。

    “小家伙,你认识这些草药?”

    老者也像是注意到了聂小雨的反应,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要知道他种植的这些药材,很多都是来自药仙欧阳凌的那本至尊药典,放到今时今日,能够认出其中之一已经是对药草颇有研究,而这小姑娘竟能认出其中绝大多数,让她这个药仙传人都起了兴趣。

    “回前辈,这些草药我都是在古籍中看到的,晚辈修习的是杏林手段,所以对这些能够入药的植物有些研究。”

    聂小雨见老者开口询问,自是恭敬地回答道,虽然修炼的圣元诀主要依靠能量的转换来施展治愈能力,但在跟随华媚学习的时候,熟识各种药材和丹方也是聂小雨的必修课。

    “不错,现在能知道这些药材的人不多了,我看你修炼的功法是圣元诀,华锦天是你什么人?”

    白发老者连头都没有回,只是随口提到的名字却是让聂小雨停住了脚步,瞪大了那双水灵灵,“前辈认识师祖?”

    “哈哈,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还是个和你们差不多大的娃娃,我指点了他三天的药理,听说他现在已经是医圣家族的族长了,不得了啊,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啦。”

    其他人虽然听着白发老者的叙述没有多大感觉,但聂小雨心中却已是惊涛骇浪,这位老者嘴中的娃娃乃是百年来华家最出色家主,也是第一位将圣元诀修炼到第八重的人物,三年前突破到渡劫境圆满修为后,一身医术更是登峰造极,可以说是仙界最顶尖的人物之一。

    “这位前辈到底多大岁数了,竟然还指点过年轻时候的师祖。”聂小雨心中暗暗想到,华锦天是一百年前就崛起的人物,能够被眼前的老者教导,那这位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年龄至少是超过了一百五十岁。

    从聂小雨和老者的对话中,李慕他们也意识到老者并非是简单的渡劫境强者,连跟着对方的步子都谨慎了起来,一个个怯生生的样子像极了被前辈教训过的晚辈。

    “到了,你们在此等候,我先去和小晴说一下,还是那句话,如果我徒弟不愿意见你们,那就只能请你们回去另想办法了。”

    白发老者说完之后,便消失在了原地,这时候李慕才开始打量着这座位于深山中的药庐,白色的墙邸配上灰色的瓦片,不管是外观还是装饰都像极了一座小道观,估计当年海无涯就是来到此处,又看到药庐中皆为女性弟子,所以误以为这是一座尼姑庵。

    药庐的位置虽然不好找,但却谈不上隐蔽,也就是附近罕有人烟,加上白发老者实力强悍,随后布置点障眼法保护,不然单是山坡上的一些极品草药就会引来无数觊觎者的目光,这片世外桃源也不会如此平静。

    不一会的功夫,一道空间裂口便再次出现,白发老者的身形从中走出,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一名双十年华的女子,素面朝天却清雅脱俗,黛眉杏目配上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就算是李慕对美女没啥爱好,也不禁眼前一亮。

    “师父说你们知道我得身世?还请告诉我,让我知道我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人?当初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困难,才不得已抛下了我。”

    被换做小晴的女子看到李慕他们的时候明显眼神中带着期望,而话语间对自己幼年背弃的宽容和理解让李慕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没有人愿意打碎一个少女二十年来的希望,一时间六人面面相觑,都没有马上回答小晴的问题。

    “公……晴姑娘,你的身世有些复杂,一言两语讲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们非常确定,你的母亲非常的爱你,不惜为你牺牲自己的性命。”

    面对小晴的疑惑,李慕不得不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而后组织了下语言,用最委婉的方式开始叙述当年那段发生在皇宫里的悲惨往事。

    “这么说来,我的父亲容不下我的存在,但我的母亲拼死将我生了下来,最后在逃亡途中惨遭毒手,而后我就被良心发现的杀手放在了师父的药庐门口。”

    李慕的讲述断断续续,期间为了找到尽量温和的描述词汇而卡壳了好几次,但小晴十分聪慧,很快便将这桩二十年前的宫中惨案概括了个七七八八,明白了身世后的她出乎意料的冷静,不但没有因为自己皇室的血脉而激动,也没有因为父亲的厌恶以及母亲的死去而愤怒。

    只见她双手合十,对着东面缓缓跪下,磕了三个头之后才重新站起身来,那里是东海之滨,是她母亲为了保护她被杀害的方向,平静的表情让李慕自己都开始动摇,怀疑面前的清丽女子到底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谢谢你们告诉了我这些,师父,之后我能不能去一次我母亲去世的地方,我想给她立个牌位,然后上柱香。”

    白发老者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徒弟,渡劫境实力的她如何会感觉不到小晴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悲伤,或许自己让李慕他们来说出小晴的身世本就是个错误,之前的她心里总还有寄托,希望自己的父母当初真的是因为某些困难而暂时抛弃自己,可如今得知了残酷的真相,母亲为自己而死,世上仅剩的亲人又恨不得杀死自己,面对这样的局面还要故作平静,这个不过二十岁的孩子承担了不应该承担的痛苦和沉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