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后的道门传人 > 17.虫首
    风雨夹杂身处荒庙,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竟然显得有些诡异。

    “谁?”

    疤脸书生连唤两声,依旧无人回应,就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把身体靠在破门前细细聆听。荒庙外边除了一片风雨声便再无声息,又唤了几声,外边依旧无人应答。

    疤脸书生满腹疑团,十分怀疑是不是南柯一梦,梦到了怪事,产生了幻听,但正在这时。

    “咚咚....咚...”

    敲门声再度清晰响起,疤脸书生刚准备躺下的动作忽然一滞,原来,这敲门声,竟真的不是做梦!

    “难道是妖魔?”

    那满脸旧疮新疤的书生心头一寒,怔怔的望着破门上窗口,脑海里惊疑不定。遭遇那铺天盖地,遮天蔽日的诡异青黑发丝依旧历历在目,她的心仿佛忽然窜到喉咙眼里一般。

    “小友,莫怕。”

    像是有人在背后拍了疤脸书生一下,她的身体猝然一抖。

    却又忽得觉得说话的声音异常熟悉,一念至此,疤脸书生慌乱的身子才稍许镇定些,她惊疑不定的转过身去一望,果然就见到一张,愁云满脸的苦瓜脸。原来竟是那苦瓜脸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起来,正站在身后炯炯有神的望着她。

    “老人家,门外边,有人在敲门!”

    苦瓜脸书生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皮肤黝黑,面容刚毅的中年汉子,却是那早就倒地酣睡的脚夫头子谢老三,慌乱中,谢老三并未察觉他们之间的称谓古怪。

    这出来行走山林运送货物,靠脚力讨生活之人。除了身体强健,也得胆气过人。经常连夜赶路,遇到些荒坟野冢都不算些什么。为了不让货物淋湿便是住那山洞荒屋也早就习以为常,除了那苛刻的国赋田租、人力不及的蝗灾水旱,这些靠脚力维生的汉子便再无惧怕。

    谢老三面沉如水,手里紧握着一把用以劈砍树枝的柴刀,朝疤脸书生使了个眼色,沉声说道。

    “先生,切勿惊慌,请开门!”

    闻听此言,那满脸旧疮新疤的书生立刻惊醒。

    “好!”

    她轻轻取下了抵在门上的木头,颤颤巍巍的慢慢打开门。

    呼!

    房门一开,破庙内顿时贯进一大股夹杂着枯叶雨水,泥土砂砾的歪风,只听到一声惊呼。

    “啊!”

    那疤脸书生竟然看到,有一个脑袋奇大的人一动不动站立在那里,她的心里,端的是非常紧张。

    谢老三皱眉喝道。

    “是谁,滚出来。”

    仍旧悄无声息。

    轰隆....

    闪电再度现身,绽放出强烈的耀眼光芒,如同利斧,劈开了这层层迷雾,悠悠天下一切,全都无法遁形。

    彭!

    那粗豪汉子谢老三,拎着柴刀刀跑的飞快。刚一紧身就向那人的脑袋踢去,昏暗中那黑影的头颅,竟然被一脚踢飞,那巨大的脑袋,竟然如同人头般滴溜溜的滚动起来,在山风中打了几个转,径直的滚停在破庙门口。

    谢老三的心中啼笑皆非,不愧是那成日只晓得钻研书本,舞文弄墨吟诗作对的酸腐书呆子,当真是胆子极小,他呵呵一笑,走过来指着地上黑影,轻声说道。

    “先生,你看着是何物。”

    “这是?”

    疤脸书生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东西,竟然是有很宽的边沿,用竹篾夹油纸编织而成,借以遮挡雨水和阳光,浑圆扁长的一个大大的斗笠,疤脸的书生脸上一呆,恍然大悟。

    “斗笠!?”

    谢老三又从地下捡起了斗笠,把那斗笠放在横立在破庙门口的一条扁担之上,扁担好像是个脚夫匆忙中忘记在室外的。山风一吹,帽檐瞬间受力,边角撞在破门上,竟然咚咚直响,汉子打了个呵欠。

    “看来是虚惊一场。”

    谢老三正欲进那破庙继续休息,忽听身后的苦瓜脸书生惊道。

    “老哥,你听!是有人在喊吗?”

    “啊?!”

    谢老三闻言一愣,却瞧见那苦瓜脸书生眼中的凝重之色。他依言朝书生打量的方向侧耳细听,却从一片风雨声中,依稀分辨出,荒庙远些的山林里,隐隐传来的一片喧噪之声。

    雾霭沉沉的山雨中,那片山林虽离的有些远,但那声音还是渐次传了过来。虽似离的有些远,但那声音还是能够依稀分辨,似是有人在尖叫怒叱,夹杂些凄厉哀号。

    “不要!”

    “救命啊!救命!”

    若有若无肆无忌惮的粗豪的笑声入耳,像是有人在撕扯衣物,又像是有人在打斗拼命,谢老三面容一凛,手里的柴刀不知不觉的又攥紧了几分。

    “兄弟们,抄家伙!”

    一声大喊,震耳欲聋。昏昏沉沉间,朦朦胧胧中,屋子里沉睡的脚夫汉子们都被惊起,睡眼惺忪的一看,却瞧见这破庙的房门大开,雨水风声倒灌有声。再细细一打量,去瞧见那谢老三拿着一把柴刀站在风雨之中,顿觉大事不好!

    “是谁在喊?”

    “三哥,怎么了?”

    “走,跟我去救人!”

    闻听谢老三声音焦急急迫,几个汉子也是神情一变,心急火燎中也都从地上抄了些石块,木棍争先恐后的一涌而出。

    “快去救人!”

    “好!”

    一众人在谢老三的带领下,心急如焚的冲向破庙远处的一片山林之处,两个手里拿着树枝、木棍的书生紧随其后。

    随着众人渐渐接近山林,那小声啜泣声越来越近,众人抬头一望,入眼是一片树林。这一大片树林密密层层,枝丫交错,饶是那磅礴的夜雨,都寥寥穿透在地上,林中空地上,有些地方竟然还是干的。

    “救命!谁来救救我?”

    大家闻身跑的越急,不多会豁然看到不远处,有个看不清面目的男子,正压着一个面色苍白,瑟瑟发抖的女人,仿佛是看到了眼前突然出现的众人,那看不清面目的男子动作骤然凝固了下来。

    “畜生!”

    “猪狗不如啊!”

    这些粗豪的汉子们难抑心头涌起的愤慨之情,皆向那黑衣男人怒目相视,声声斥责。仿佛是察觉不好,那黑巾蒙面的男人狠推一把将那女人搡了过来。

    一股香风扑鼻而来,那疤脸书生,竟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那女子接到怀中,黑巾蒙面乘乱转身就跑。

    “追啊,别叫他跑了!”

    “禽兽不如啊!”

    “穷寇莫追,诸位大哥,小心啊!”

    一众汉子拔腿欲追,却听到一个声音喊起,不自觉的停下了追赶的脚步,把目光望向了那苦瓜脸书生。

    “这先生说的不无道理。”

    谢老三也挥手制止了汉子继续去追赶的男子,那苦瓜脸的书生也过来搀扶着女子,一众人又走下山头,朝荒庙中走去,有人好像想到些什么,担忧道。

    “这山贼不会是去叫人吧?”

    “可这青州近郊的荒山野岭内,我们日日来回,可从未听说过有山贼啊!”

    “嗯,应该是过来剪径的歹人!”

    “我们这么多人,怕他个卵子。”

    一众人又走回了荒山破庙,那少女的浑身都被山雨打湿,衣服贴紧身体,身体微微发抖,却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苦瓜脸的书生,又从地上捡了些树枝木柴扔到了那旺盛燃烧的篝火之中。

    忽~

    火焰顿时升腾,荒山破庙里瞬间温暖如春,众人这才看清救出的少女。只见少女十七八岁的年纪,清秀的脸庞,大大的眼睛,娇柔的身段,甚是美丽,让人情不自禁心生喜爱怜惜之情。

    “小女子乃是山下杨村里的村民,却不料被贼人劫持到那树林当中。”少女遭遇变故,仿佛惊魂未定,战战兢兢说道:“万幸各位大哥帮忙,才侥幸保得性命。”

    “这荒山野岭...”那疤脸书生皮笑肉不笑的干硬一笑,“姑娘为何深更半夜跑了出来?”

    “阿爹担心山雨势大,将家里田地冲毁,便一个人上山,却许久不归。家人担心万分,我便上山查看....”

    “哦?”

    “姑娘真是太可怜了!”

    “那贼人真是该死!”

    一群人七嘴八舌,抱打不平,少女美眸轻扬,齿如瓠犀,烟水秋瞳盈盈道来,“却不想遇到那山中贼人。”

    “哦,原来如此。”

    疤脸书生有些疑惑,又开口问向一旁坐着的脚夫,“谢三哥,不知这杨村在那?”

    “这杨村?”谢老三面容一凝陷入思索,半响才恍然想起,“对,山下的村子,便是那杨村。”

    那少女好像是突遇变故,惊魂未定,惊慌失措中不小心被那熊熊燃烧篝火一烤,捂住心口一声娇嗔。

    “哎呀,这火好烫。”

    “天色已晚...”苦瓜脸的书生望了望外边的天色,“小女娃,今日便在这破庙里将就一晚罢。”

    一众人折腾半天,都是有些劳累,就在荒庙里打了地铺。

    便各自睡去。

    夜色愈加深沉,风雨声越盛。

    荒庙神像前的,那堆篝火火势渐渐熄灭,只剩下一堆暗红的炭火

    荒庙里顿时一片寂静,呼噜声,痴语声再度响起。

    模糊中,一个人的轮廓,鬼鬼祟祟的爬了起来。

    “咕咚。”

    好像是有东西滚落在地,淅淅索索又骤然响起,就好像蝴蝶在挣脱茧蛹一样。

    “轰隆。”

    苍穹再度划过一道闪电!

    短暂的雷电,映照出了荒庙内的景象,一个虫首人身的身影站在其中,八只节肢四面招展,肆意耸动。

    就好像是那荒庙中供奉的神像,突骤得站在人堆之中。

    明眸皓齿少女的头颅,滚落一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