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后的道门传人 > 5.剑侠
    几位军士的身影在黑暗中渐渐消匿,昏暗走道里火把摇拽,光亮却仍是覆盖不足丈远。

    抬头望去,远处的昏暗,就如同蛰伏着不知名的凶兽,等待猎物,择人而噬!

    “大人,不要撕我头发,哎呦,好疼!”

    一阵皮鞭声响起:

    “你这该死的小杂碎,快走!你这穷骨头,非要大爷给你松松筋骨?”

    黑暗中只能听闻分辨出,远处的兵卒呵斥与皮鞭声!

    不多会,打骂声偃旗息鼓,哀嚎声悄无声息。

    昏暗中只传来一阵阵物体拖拽声!

    桃褍徽和无名老者对望一眼,俱都是相对无言,淅淅索索声音响起,无名老者忽然从身后摸出一个奇大的葫芦。

    他拔开塞子,深深地吸了口,才小心翼翼,神态虔诚的朝地上洒了一些,沉吟道,“世事一场大梦,不胜伶仃大醉。”

    “哗啦啦....”

    奇大葫芦内的酒液顿时倒了一地,不大的监牢里,可以清晰听见酒液落地碰触石块的悦耳叮咚声。

    酒香弥漫,芳香四溢。

    宛若连空气中的血腥气都被冲淡了不少!

    酒液顺着栅栏后流到过道上。

    火光下桃褍徽看见有些微黄的酒液驳杂不纯,似乎并不如记忆里清澈透明的五粮液,茅台贡酒。

    这酒似乎并不是质量上乘的好酒,反倒类似记忆里,那些小作坊制作的劣制黄酒。

    “多谢老人家救命之恩。”桃褍徽忽然开口。

    她小心翼翼的学模做样,效仿刚才的兵卒作揖行礼道。

    “好酒,虽然不是上好,但在此时此刻,甚在难得。”对边栅栏后的老者仿若未闻,他虚眯着眼睛,神色陶醉。

    “好啊,好酒,哈哈哈...”

    老者好似喝的不是奇大葫芦内的劣等黄酒,而是在品尝青州‘德元酒肆’里的上好名酒,他一边啧啧赞叹,一边大呼小叫,忽然,老者仰头,把奇大的葫芦拎了起来,仰头痛饮,“好,好!哈哈哈,好酒啊!”

    桃褍徽看得瞠目结舌,许久之后,老者才心满意足的放下奇大的葫芦。

    她忽然想起一事,“老人家,既然你能帮我,刚才你为什么不阻拦他们?救下那个可怜的年轻人?”

    “小娃儿懂个啥。”老者悠哉哉说道,“那些人与我老人家非亲非故,为何要救他们,能救得了他们一时,又如何帮得了他们一世?”

    “可是,老人家您刚才救了我啊,为什么不能帮帮他们。”桃褍徽十分不解。

    老者轻蔑的瞥了桃褍徽一眼,又摸索着从身后拿出一只烧鸡,浑然不顾的大快朵颐。

    “好啊,肉质鲜嫩,搭配美酒,人生何求。”

    很久之后,老者吃饱喝足,一面打着酒嗝,一面才慢悠悠说道:

    “嗝!救你,不需要什么理由,老人家看你顺眼而已。”

    老者又咬了几口手中的烧鸡,朝桃褍徽扔过去一条鸡腿:“我看你这小家伙不是大齐之人,一定是你师傅派你游历天下吧。一点人情世故不懂,怎么出来行走天下,这可是大齐的黑狱司,老人家自己都身陷囹圄,拿什么去救,又如何去救?”

    “这?”桃褍徽愕然,黛眉微蹙,神情黯淡,拿着鸡腿的手忽然停止了动作,仿佛也记起自己今日今日的处境。

    这一番际遇古怪异常,遇险又让她心惊肉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去!

    究竟是庄周梦蝶,亦或者是蝶梦庄周?

    难不成只是南柯一梦?!

    “这什么这,你可知道剑侠苏叶?”老者面色一正,忽然问道,“小家伙,你一定听说过吧?”

    老者的声音中气十足,惊醒了沉思的桃褍徽,在她耳中顿觉如雷贯耳!

    桃褍徽有些发懵,她惊道,“苏叶?剑侠?这又是何人,怎么从未听过?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剑侠?”

    自从来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遇到许多匪夷所思的怪事,她心理承受能力在一日当中提高了不少,可剑侠这类却根本闻所未闻!

    “剑侠...”

    她喃喃低语,失魂落魄。

    老者抹了把胡子,铜铃一眼的眼睛,瞪了桃褍徽一眼,“我再问你,小家伙,对人而言,那种东西最为宝贵?”

    桃褍徽闻言一愣,她挠头苦思冥想,半响眼神一亮:“我知道了,很多东西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最宝贵的自然是生命了!”

    “不错!”老者一愣,抚胡微叹,似乎没有想到桃褍徽能够猜对,“可你知道这剑侠苏叶因何而死?”

    “难道是年事已高寿终正寝?”桃褍徽猜测,瞄了瞄老者有些阴沉的脸色,她又胆战心惊改口道:“或者是突遇疾病重病不治?”

    “难道是因为恶贯满盈,被仇人斩杀?”

    没等桃褍徽继续猜,老者忽然恶声恶气说道:“狗屁!”

    “呃…”

    桃褍徽顿时无言。

    “剑侠苏叶为人义薄云天,肝胆相照,做事行侠仗义,光明磊落,又如何能作出那等龌龊之事!?”老者铜铃般的眼睛,凶狠一瞪,又问,“小娃儿,你可知一个人能挨多少刀?”

    桃褍徽怯怯的小声说道,“这...”

    岂料,这老者却一挥手,冷笑道:“三千六百刀,哈哈哈....”

    “啊?!”

    桃褍徽张口结舌,惊悸万分!

    “唉!”旁边传来幽幽叹息,桃褍徽侧眼瞧去,老者竟然从对边监牢深处坐在栅栏之前,“这世道妖魔横行,贪官恶吏大行其道,不过死了几个人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在火把微光照射下,桃褍徽这才看清了老者的模样,火光下,老者须发皆白,一身长袍,面向和蔼,只是眼睛很大犹如铜铃一般。

    “剑侠苏叶,一共挨了三千六百刀!然而在行刑过程中除了大笑几声外,没发出一点哀嚎,这等英雄气魄,实在令人叹息不已...”

    桃褍徽顿觉浑身一寒,她勃然作色,“那岂不是杀了一个好人?!”

    火光之下,老者似乎眼睛微红,他拿起葫芦又猛灌几口:“剑侠苏叶一生除暴安良,劫富救贫,平生斩杀妖魔一共二十一之数,生平所救之人不知凡几,却莫名其妙的死在屠刀之下。身后,甚至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身躯!只是收敛了骸骨,立了一处荒冢而已。”

    桃褍徽失声:“妖魔,世间怎么会有妖魔!?”

    “笑话,你看世间多少痴儿一厢情愿求神拜佛,祈求升官发财,长命百岁,既然有诸天神佛,又如何不会有妖魔作祟?”

    老者面色如常,只是举着奇大葫芦的手掌,似乎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他又道:“大齐宰相姑苏沐阳历来刚正不阿,铁面无私,从不畏惧得罪朝中权贵,一生忠心耿耿辅佐前朝皇帝。大秦边关来犯,姑苏沐阳虽是一介文臣。可也是披挂上阵,一战成名,归胜后,却被前朝皇帝御赐毒酒....”

    老者把葫芦扔到一旁,剩余的酒水顿时洒了一地,再次清吟道:“这世间,那分好坏,只有对错!好酒,好酒!酒中自有颜如玉,酒中自有黄金屋,哈哈...”

    老者本来坐在地上的身子,忽然瘫倒在地,呼呼大睡,似乎是酒醉的不省人事。

    桃褍徽爬在栅栏的身子一顿,她愕然道,“好坏?对错?剑侠?!妖魔!?”

    她的双目低垂,心里五味交杂,脑海中震惊无比!

    昏暗中,又一阵低声浅语传来,似是酒醉的胡言乱语:

    “我实力不济,不去帮他,就是对。”

    “倘若我去帮他,不仅帮不到他,还会连累你我,这便是错!”

    “拿好,这便是那剑修苏叶所留...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执着善恶。”

    眼前一闪,老者忽然扔过来一物。

    这似乎一个小册子,忽然从那头的栅栏扔了过来,桃褍徽紧忙打开观看。

    字迹简朴大方,却又传神生动,上边似乎是绘制这一幅幅图画,毛笔勾勒,锋笔有力,栩栩如真。

    有灵气浓郁的地形险要的峻山深渊,剑侠修炼汲取各山灵气,出没深山大泽行侠仗义斩妖除魔;

    也有修行千年的隐世剑侠,御剑飞行,以一己之力除魔卫道,保护天下苍生,与妖魔势同水火,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画像中的人物栩栩如生,他们或驭剑飞行,或驾御法宝,或飞天遁地,或直上九霄。

    也有人一身布衣身负酒壶,隐藏于市井,嬉闹于红尘,看似如同街边乞丐一样,直到妖魔招摇过市,方才御剑斩妖除魔。

    无一例外,太多数的图画都是在描述豪气冲天的剑侠斩妖伏魔,尽管画像的色彩经过岁月的洗涤,已经有些黯淡,却依然依稀可辨其中内容。

    画风磅礴大气,侠者豪气冲天,让观看者深陷其同亲身经历一般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