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午夜十三时 > 第三章 知更鸟来复仇(1)
    知更鸟死了。

    垂涎者罪恶的手扼死了她。

    她睁着血淋淋的大眼睛,

    要把仇人记。

    知更鸟要复仇,

    先撕下永恒微笑的小丑面,

    剥掉光鲜亮丽的黑西装,

    丢进泥地里,

    踩脚下。

    知更鸟要复仇,

    再吸走所有所有生气,

    抽光所有所有精力,

    医生静悄悄,

    不敢明。

    知更鸟要复仇……

    飘忽的歌声渐渐低落,执绋素手关掉音响,客栈恢复固有的寂静,静到分毫动静都能立马被察觉——这大概才是鬼客栈应有的气氛。

    此刻她坐在客栈唯一的议事桌首座,两边围绕而坐的一共四鬼,包括新纳入的成员薛挽歌。四只鬼瞧上去都不是年长的样子,最长不过四十有余的模样,年轻的还有十几岁样貌的小鬼。

    虽说是鬼,可他们的外表却与人无异,要是叫人来看,除了摸上去冷点儿,怕也是看不出不同的。

    执绋一手支住下巴,语气是一贯的懒散倦怠:“这一次服务对象是客栈的新成员鬼医,薛挽歌。任务对象是一个叫陈恭的男人,资料已经发给你们。”

    左手第一鬼是位古代书生样的俊秀青年,他翻了翻面前的资料,一目十行看完,面上没什么额外的表情,嘴里却说:“呜呼哀哉!此诚乃衣冠犬彘者也!”

    “老云,这么多年,咱们见过的坏人还不够多吗,这人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

    书生对面的壮汉形容粗犷,说话间便透出不拘小节的意气来。他对书生虽是这么说的,眉宇间的冷意却也不见少,可见对这位人渣本渣没什么好感。

    “唔,绑架,囚禁,强奸,性虐待,杀人……这个陈恭还蛮成功的嘛,该犯的不该犯的都干了个遍。诶小云呐,你还是说人话,这一生气就要说文言文的习惯得改!”

    说话的是坐在书生边上的小孩,他死时年纪不大,所以几百年过去依旧是个孩子样,而事实上,他是众鬼之中除执绋之外最年长的。

    新加入的薛挽歌在签下契约之后已经同几位同事见过面相互认识了一番,她本身又是个开朗温柔的性子,所以现在也没什么拘束的感觉,她认认真真地将资料从头到尾阅读一番,最后抬头看向任由员工发表意见的执绋:“……老板,您之前说我是被人改了命?”

    之前她被仇恨情绪冲击得昏了头,没留心执绋前面的话,现在想起来才觉出些古怪来。

    她没遭遇这些事之前是个性子很温和的人,从没与人结仇,可执绋却说她被人改了命,因此遭逢死劫,险些变成厉鬼,落得魂飞魄散的结局。

    若不是恰好遇上执绋,只怕真的要叫天不应叫地无门,绝望死去。

    薛挽歌实在想不出是谁这般恨她,要使出这么……恶毒的法子害她。

    大汉诧异:“改命?怎么还涉及到玄术了。”

    执绋抬了抬手示意,缓缓解释:“不是改命,是换命。”

    “你累世福泽应在这一世,本应该荣华富贵、百年无忧,但有人将你的命格与旁人换了,二十五岁前顺畅无波,二十五岁得遇中山狼,二十八岁死劫难逃。这还是在你原本命格干预下的结果,命格原主人按理来说活不过十岁。”

    “这些都是在换命之后注定的,执绋客栈的人也无法擅自插手,而我遇到你时死劫已应,再将命换回也无济于事——而且客栈没有这些服务项目。”

    薛挽歌没想到是这样的,不由得怔怔:“原来如此……”

    “姐姐你知道换命的另一方是谁吗?”

    少年鬼见薛挽歌的样子,想她应该是没心情再问,于是对执绋问道,知道另一方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所有因果都起源于此。

    执绋变幻出一支毛笔,笔尖上沾着一点金色的墨水。她在薛挽歌那一页勾画几笔,一个红色的名字显现——

    陈熹。

    ……

    不知怎么回事,近些天天气总不好,乌云压境,隐隐可见电闪雷鸣,一副马上就要暴雨倾盆的样子。

    男人从超市里慢吞吞走出来,手上拎着购物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从超市里出来那一刻,天上的闪电好像更活跃了些、雷声也更大了些。

    ……错觉吧。

    男人咕哝,加快脚步,眼看要下雨,还是得早点回家。

    他把帽檐压低,埋头朝着公寓的方向赶。却没注意到,他的身后,一个女人步伐款款地跟着。

    男人回到家,打开灯,格外狼狈。方才他走到一半大雨便倒了下来,将他淋得透心凉。

    “晦气。”

    男人咒骂一声,摘下帽子、脱掉外套,连着买来的东西一块扔沙发上,也不管上面的水会不会弄脏干净的沙发。

    他照常进卧室洗澡,完全没发现明明已经被关上、没有钥匙无法从外面打开的家门,一点一点打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门后——

    却空无一人。

    外面电闪雷鸣依旧,屋内的电灯仿佛是被人扼住咽喉垂死挣扎的飞鸟,明明灭灭,试图放出一丁点求救信号,最后,湮灭。

    房间陷入黑暗,和寂静。

    “搞什么!”

    男人顶着满头泡沫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只匆匆围了条浴巾,堪堪挡住下半身。

    男人心道这几天真是倒霉极了!半路下雨不说,还突然停电。

    前两天去医院,遇上医闹的——差点被捅一刀!走路上,明明路上平坦得连沙子都微小不可见,他也能走着走着崴脚!更别提动不动遇到高空坠物、外套卡电梯里头等等等等。

    男人摸着黑拿起手机,用手电筒照明,找到家里的电闸,检查了半天——没跳啊,那怎么就停电了?

    他顶着泡沫打物业电话,对面一接通就咆哮开了,似乎要将最近遇到倒霉事的憋闷都发泄在这一通电话里。

    “怎么回事,我这里怎么停电了!……电闸没跳!……电费我昨天刚交的!……你们这物业怎么做的,不是这停电就是那停水!啊!我交的物业费还不够……”

    怒骂截然而止,男人没搭理耳边电话里物业工作人员的询问,像是被吓住了,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房间里是黑暗的,只有男人的手机亮着一点微弱的光芒,男人看不清女人的样貌,只隐约感觉出那是个女人。

    冷意从后脑幽幽爬上脑顶。

    如果没记错,他是关好了门的,眼前这个一见就十分陌生的看不清脸的女人不可能拥有他家里的钥匙……

    她是怎么进来的?

    ……她是谁?

    ……她、她要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