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九域凌云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无理刁难(求票票!)
    “大哥,要不,让许芸去看看。”

    许老二对着许坤建议说道,许坤目光闪烁,思忖了下,随即点了点头道:“也好,不过莫要打搅到他们。”

    “放心吧大伯。”许芸点了点头,转过身朝着大殿外走去,不过刚走出去,她的脚步便停了下来,只见远处两道身影,正缓缓的朝着这边踏来,赫然正是叶凌云和许渃诗两人。

    而且此刻的许渃诗换了一身衣衫,更显美艳动人。

    “渃诗。”一道如风的身影闪烁而过,许坤瞬间出现在了大殿门外,看到自己的女儿之时也愣了下,许渃诗一向不喜打扮,但此刻却穿得如此美丽惊艳,这是何意?

    她不是应该去让叶凌云治疗体内的寒气了吗?

    看到众人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看,许渃诗的目光中不由得微微低下,脸上含着羞涩神情,更是让人怀疑。

    许坤的目光甚至不善的看着叶凌云,这家伙不会是对他女儿做了什么吧?

    “渃诗,你这是?”

    许坤忍不住问了一声,许渃诗抬起目光,看着许坤道:“父亲,我身上的寒气,已经被叶凌云驱逐了。”

    “嗯?”

    许坤一愣,许老二以及许芸也是一愣,许渃诗的寒气连许坤都奈何不了,此刻许渃诗却说被叶凌云驱逐了?

    身形一颤,许坤瞬间出现在了许渃诗的身边,手掌直接搭在了许渃诗的手脉上,不由得瞳孔一阵收缩。

    果然,此刻许渃诗的体内,已然不存在一丝寒气,甚至,极阳功法仿佛都更厉害了几分。

    目光惊异的看着叶凌云,许坤实在无法想象,叶凌云,竟然能够驱逐掉许渃诗体内的寒气,他根本就没报有什么希望,只是让叶凌云试一试,然而他却真的做到了。

    “真消失了。”

    许坤看着叶凌云,激动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叶凌云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他也无法开口。如果让许坤或诸人知道医治的过程,他们还会像现在这般淡然吗,而且许渃诗这样一个柔弱女子,以后还如何在家族抬头做人。

    许坤见叶凌云并未回答他的所问,目光沉吟,也没有在继续多问,叶凌云既然能够驱逐许渃诗身上的寒意,这便够了。

    许渃诗看了叶凌云一眼,想说什么,不过终究还是将香唇闭上,没有说出来。

    叶凌云的实力和灵魂之力让她震惊,怎么会那般强,纯粹的是以功法将寒气逼迫出来,然后在以魔魂吞噬掉。可是他,却只有天武境七重的修为。

    “以你的这点修为,要想将渃诗体内的寒意逼迫出来,根本不可能做到,而且还是这么短暂的时间内,除非,你本身就有可以医治渃诗体内寒气的丹药或者宝物,却在此故弄玄虚,故意接近渃诗,我说的,是也不是?”

    许老二上前一步,对于许渃诗寒气消失他自然不会怀疑,许坤亲自检验不可能有错。

    “随你怎么说,不过,这和你有关系吗?”叶凌云心中冷笑,冷淡的回应了一声,他来到许家,本身就是为了医治许渃诗身上的寒气而来,顺便得到怀阴玉,如今许渃诗身上的寒气已除,怀阴玉也已到手,他又不是有求于许家,何必低声下气,哪里会在乎那么多,随他们怎么去想。

    “哼,果然被我猜中,那你如此心机,接近渃诗,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说吧。”

    许老二盯着叶凌云,语气中透着质问之意。

    许坤目光闪烁不定,沉默没有说话,虽然许老二的话有些难听,但却也有几分道理可寻。

    叶凌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这许家的两位掌门人,目光微冷,真是可笑之人,难怪许家会越来越差,被魏家欺辱。难道大家族的人都是这般自视清高,贬视和质疑他人吗?夏家如此,许家也是这般。

    转过目光,叶凌云没有再看许老二以及许坤,而是面向许渃诗。

    “叶凌云,你不要听二叔的。”许渃诗不断的摇头,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渃诗,你的寒气已被驱逐,我便先走了。”

    叶凌云直接告辞说道,他何必要在这里看人脸色。

    “叶凌云。”许渃诗脸上的焦急之色更甚,却见叶凌云什么话也未说,抬起脚步,便朝着远处走去。

    “哼,不说清楚你的目的,岂能就这么离开。”

    许老二冷喝一声,脚步跨出,竟要朝着叶凌云追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许渃诗直接挡在了他的身前,怒声道:“二叔,叶凌云救我你不但没有半点感激的话语,反而处处为难,不过就是窥视了你一下修为而已,至于如此小肚鸡肠吗,难怪我许家没落至此,家族中没有一个像样的天才,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被魏俊阳如此欺凌。”

    许渃诗的脾气一向很好,此刻怒喝出声,竟让许老二愣在了那,随即他就看到许渃诗转身,朝着叶凌云追过去。

    “叶凌云!”

    许渃诗身形闪烁起来,长裙飘动,但叶凌云那不经意间踏出的步伐竟是极其的快,她根本追赶不上。

    叶凌云也知道许渃诗在后面追赶,但他留在这儿已没任何意义,除了那善良的少女之外,其他人他没一个看得顺眼。

    尤其是许芸父女那副嘴脸,更是让他感到厌恶。

    没有停下脚步,叶凌云的身体如一阵风般,在许家穿梭,很快便穿过那踏入许家之时的演武场,直接走出了许家大门。

    片刻之后,穿着紫色长裙的许渃诗也追到了这里,众人看到此刻充满女人柔情的许渃诗不由得愣了下,但许渃诗却根本没时间理会他们,直接追了出去。

    “许渃诗,在追那刚才的青年?”

    他们的心中都是一惊,那刚才随许渃诗一起而来的青年,到底是什么人,竟让此刻的许渃诗满脸的焦急之色。

    追出许家府门,看着前方的街道,哪里还有叶凌云的身影,许渃诗不由得站在那,心中透着浓浓的失落,怅然若失,仿佛什么东西悄然逝去。

    脚步还想要跨出去,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飘荡过来。

    “渃诗,好了。”

    许渃诗的脚步停在了那,回归头,便看到了他的父亲大步跨来。

    “渃诗,够了,他要走你追上了又有何用。”许坤开口说道,却听许渃诗反驳道:“若不是你们,叶凌云又怎么会走,他为我驱逐寒意,你们竟然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而全部都是质疑和侮辱,父亲,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

    许坤听到许渃诗的话沉默了下,随即脚步跨出,来到许渃诗的身边,他竟发现在许渃诗的眼角带有一缕泪光,似乎是在为叶凌云觉得委屈,又似乎是因叶凌云的离开而伤感。

    摸了摸许渃诗的脑袋,许坤的眼中露出一抹惆怅的伤感之意,这还是许渃诗懂事以来他第一次看到女儿眼角的泪光,即便她身受寒气侵蚀,都一直是微笑着面对。

    “孩子,他让你动心了吧。”

    许坤叹息说道,让许渃诗心头微微一颤,动心!往往只是一瞬间之事,那种情感,会在不经意间中走入人的心扉。

    “但渃诗你要明白,即便你留下他又能如何,只能徒增伤感而已,他虽然很不错,但毕竟修为偏弱,不可能能够对抗魏俊阳。”许坤缓缓的说道:“你的男人,只有比魏俊阳强,才能解决你的危机,但显然,这人不是叶凌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