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杀死自己一万次 > 第061章 我要为陛下,试枪(求票)
    当夜,司理理就安排了一只信鸽,将关于他的消息,传回国内。

    这一切,冷彬当然是不知道的!

    牛栏街,一通麻布袋套人头,疯狂狠揍的大戏,上演中。

    施暴者,更是嚣张的边打边骂,根本不带遮遮掩掩的。

    “范闲!你是范闲!天子脚下,你无法无天了!”

    “范闲,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好,那就如你所愿!”

    “范闲,我要告你的御状!”

    郭宝坤听出了是范闲的声音,又能怎样?

    换来的,仅仅是范闲疾风暴雨一般的胖揍,根本就是不带手下留情的。

    “你知道老子白天为什么作那首诗吗?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打到你悲,我就是要打到你多病!我就是要打到你郭弱,在这个京都登台!”

    郭宝坤起初,嘴巴还是够硬的,但是被一顿狠的后,怂了!

    “别打了!别打了……”

    连连求饶之际,就是今晚弄的哪一个风尘女子,女子口技如何,都一五一十的交待了。

    但是,涉及全家灭门?

    这种,他根本没干过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承认?

    随后,就是哭天喊地的表示冤枉,貌似他连滕子京,是谁都不知道。

    至于灭他家满门,无从说起。

    但是,在这范闲看来,郭宝坤就是嘴硬,不承认。

    监察院的文卷,难道还能有错?

    “我当真没有杀他妻小……”

    好吧!

    人,已经被范闲给活活的,打晕死过去。

    要知道,此刻的范闲已经是八品下高手,他的一拳下手得多重?

    郭宝坤被活生生的打死过去,该!

    “冷叔,你怎么看?要不要,过一遍你们监察院的审讯程序?”

    说实话,打过瘾之后,范闲也是直感觉,自己的拳头隐隐作痛。

    “你是说,王启年作为监察院文卷管理员,是第二天将关于他的文卷,亲自送到范府的?”

    冷彬没有正面回答范闲的话,而是问道。

    “是啊!”范闲也是点点头。

    “这个王启年有问题,一份文卷,再难找,也不至于要隔天才能找到!

    要知道,监察院一般都是按能力划分工种,专业的!”

    “可是!监察院的文卷,怎么可能有假?”

    滕子京对冷彬的分析,表示质疑,因为他不知道,冷彬的真正身份。

    “监察院文卷上,你不也是个死人?”

    范闲也是随口说了一句,他相信冷彬的判断,那个王启年必定有问题。

    专业!

    这一个词,可不是随便能用来形容的。

    “你们是说,文卷有可能是假的?”滕子京语气有些激动,如果文卷是假的,意味着什么他自己明白。

    “不知道,这事要查!但是这之前,你不能杀他!等事后查明,真要是他动的手,我们绝不拦着你!”

    有了范闲这句承诺,滕子京也是明白,现在查他妻小真正的下落,才是关键。

    当即,连夜就是去王启年家,兴师问罪。

    而冷彬的飞刀已经祭起!

    他在考虑,这时候直接将郭宝坤弄死,彻底的将南庆帝都的水,给搅浑了,会怎样?

    太明显了!

    不说范闲,就是陈萍萍他们,也会第一时间,知道是他冷彬补的刀。

    所以,算郭宝坤命好,其人头先寄存在他脖子上一段时间。

    “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去?”

    没走到街头尽处,冷彬顿足,回首喝问了一句。

    “王启年!”

    透过阑珊夜色,范闲认出了跟踪他们,竟然是王启年。

    “小范大人!”

    王启年被冷彬识破,也是上前行礼道,但是见到滕子京时,宛如活见鬼的惊呼道:“你没死啊?”

    “我一家,是不是郭宝坤所害?”

    不过!

    回答王启年的,却是滕子京横刀其咽喉的质问。

    “别急!你夫人和贤侄,都没事,宽心!”

    王启年双手扶住滕子京的横刀,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人就在城外,不信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那,那份文卷呢?”

    范闲也是催问道,这不可常理啊。

    “我是怕大人杀了他之后,还不放过他家小,所以提前偷偷的改了文卷!”

    “其实,大人找我要丁字号文卷的时候,我就知道您所为何来!

    文卷,当场就可以找出,我特意拖延一天,就是为了造假,和连夜转移他的家小。”

    王启年说的没有错,他为了同僚,防的就是范闲的灭门之祸。

    没成想,人竟然没死不说,还跟人家玩到一起去了。

    这事搞得,想到郭宝坤那个惨样,王启年心里倍儿爽。

    半个时辰之后,滕子京跟他老婆,小别胜新欢。

    倒是范闲,再度质问滕子京说道:“如果,我真是来杀她们的呢?”

    这个犀利尖锐的问题,顿时让王启年一愣。

    “大人说笑了……”

    范闲一掌推出,却是发现,之前滕子京说的没错。

    这家伙的轻功,果然了得。

    扯皮之后,范闲跟冷彬二人,再度回转青楼醉仙居。

    “冷叔,你进去继续!等天明时,我再去冒个头!”

    对于范闲这猥琐的安排,冷彬表示直翻白眼。

    真以为,你一个迷魂,就能把人给迷的彻夜?

    “她,醒来过!”

    在范闲推门进去之前,冷彬提了一句,顿时让范闲警惕起来。

    中了他的迷药,中途竟然还能醒转过来。

    看来,这个头牌花魁,也不是寻常人!

    当即,也是不再跟冷彬打趣,直接推门而进。

    同时,司理理也是听到,有人进来了,他们折返了。

    但,这个回来的,会是谁?

    被人来到床前,司理理便知道,来的不是她想要的那人。

    “你的姿势没变过,但是我之前在你肩膀上,绑着的一素头发,不见了!

    所以,你醒过!”

    ‘诈我?’

    司理理心有理会,之前最后扶她上床的,根本就不是这个范公子,又何来什么头发之说。

    所以,司理理不动声色,心静如水,不动波澜。

    就是范闲为其把脉,也是察觉到非常的平稳,被睡着了一般无二。

    真没醒过?

    但是,冷叔却说,醒过!

    这,有蹊跷。

    随后,范闲悄然退去,向冷彬询问道。

    没醒吗?

    难道,还真被那一份迷药,给药到现在?

    当即,冷彬也是悄然闯进,静坐在了司理理的床头。

    俯身,本来要查探虚实的!

    陡然!

    变故陡生,只见司理理猛然间,双手一把抱住冷彬的脖子。

    “果然是你,我要为陛下,验货!”

    验货,为陛下?

    这他吗什么的跟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