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骸骨之森 > 第三十四章 怪梦
    意识渐渐苏醒过来,青岩猛的挺起身来,“呕”的一声吐出胸腔中的水流,脑袋晕乎乎的,在一阵窒息中,他的眉宇却紧瞥而幽远,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古人说,梦的隐喻能真实的窥探到一丝命运的真相,这句话的可能性还有待查证,因为梦本身就是十分缥缈的东西,于任何有正常智商的人来说,从来没有人会将梦中的东西作为现实。

    梦。

    梦中的他是一条大蛇,盘天彻地的大蛇……

    他从地底的熔岩世界中醒来,身躯浸泡在炙热无比的炎海之中,它已经在这里沉睡了数个纪元,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厌倦,现在是时候要离开这个地狱了。

    轰。

    整片熔岩世界巨浪翻滚,直到天边的尽头,一道难以形容的庞大蛇躯立了起来,所有生存在这地狱深处的丑陋生灵紧紧的藏在岩浆之下,战战兢兢的压制着自己的气息,唯恐接收到他的注视。

    他探出头,沿着岩壁向深渊之上游离而去,一直游一直游,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风的声音出现了,它来到一片原始的世界。

    风、岩浆、黑暗。

    这个陌生的世界并非平和,元素的暴动颇为频繁,伴着猛烈的地震,每一秒都有新的火山口如雨后春笋般钻出来,火山口冒着黑色的浓烟,将岩浆覆在大地的每一处,到处都是黑色的火山岩,抬头望去,黑色的火山灰将天空遮蔽的透不出一丝光亮,也不知多少岁月后才能消散,一切并不美好。

    尽管如此,他也不想再回到枯燥的深渊中去,他向前游动而去,世界在他的身后留下卷曲的深涧,并将它牢牢的嵌在了地上。

    他张开嘴,原始的灵气不加处理的涌入他的躯壳之中,他陶醉的呼吸着,低头向前游动而去,丝毫没有注意因此而变得疯狂的天空。

    这个世界稚嫩的元素平衡被打破,伴着一声清脆的咔嚓,金黄色的闪电跳跃在暗色的天空。

    他不理不睬,继续巡视在这片土地,继续忘我的呼吸着原始的灵气。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天空彻底的塌陷了下来,厚重的火山灰被闪电击穿,久违的乌云碰触到了这个世界。

    然而雷电却比火山更为狂躁的虐待着新生的世界,天空中的雷舞一刻不停,粗壮的烁电劈碎了一切能够看到的动植物,历经数个纪元、数以万亿年恢复的天地元气,一朝时间泯灭而净…是他,亲手将这个世界化作雷电的牢狱。

    恐怖的暴雨伴着雷鸣将世界化为海洋。

    巨大的蛇躯如一座蜿蜒的岛般漂浮在海洋之上,怒海滔天,于他却如摇篮一般,他忽然停下了呼吸灵气,一双深邃的目光穿透雨幕,向前直视而去。

    轰隆。

    震耳欲聋的雷鸣响起,金色的劫雷照亮了世界,一座如山般的黑色身影站在海洋之中,赤黄色的瞳孔紧紧的盯着他,发出低沉的声音:“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请赶快离去,回到深渊去。”

    唳!

    还不待他回答,一声比闪电更刺耳的鸟鸣响起,一只遮天蔽日的鸟影盘旋在雷云之中,赤瞳慑人,与雷狱共舞,刺声道:“离去,请离去!”

    他微微沉默,这两只生灵并非愚者,皆活的够久,久到已经睁开了始祖的眼睛,这些生灵都是获得血脉阶梯终极力量的存在,尽管如此,于他而言,它们还是太过稚嫩了,他意念一动,蛇身从海洋中一节节攀高,蛇首像是通天塔般伸出云层,两只生灵便呆住了。

    注视着浸入闪电中的头颅,它们识趣的噤声,雷声轰鸣,待得雷光乍作消失,世界恢复刹那间的黑暗时,它们便无礼的消失离去了,一如出现时的鲁莽。

    他的蛇目有着有趣和嘲弄,那种神情,就像对他们的祖先一样,这些生灵,总是喜欢窃居属于他的世界,待得看到他的真身之时,便抛弃了自己的真理,然而他是宽容的,繁衍吧,我并不会夺取你们生存的权力,只要你们铭记住属于他的荣耀。

    他是世界的母亲,是宇宙的长子,即便是一些更原始古老的外道生灵:牲畜道的钻石巨人、踏着地狱的修罗道马祖、还有那只乳海中的天道婆苏吉,都已在荣耀的胸膛上勾勒着象征他的图腾,祈求给予自己祝福和恩惠。

    于是他抬起头,注视着古老的星空,如同注视着新生的湖泊,眼底升起慈祥,他看到了宇宙的启示,他能够继续吸收所有的精华,这是天命,也是规则。

    规则?

    后面的片段太过模糊了,青岩疼痛的摇了摇头,竟是连那本来的画面也开始碎片化,心中涌起一阵莫名其妙,那本来因为石侨之死而生的难过也被冲刷了一些去。

    于是他摇了摇头,将这段荒唐的记忆丢弃。

    “咳咳咳……”

    随着咳声,青岩又咳出不少水,周围却有回音而来,他抬起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随着水流的冲刷进入了一处巨大的洞穴,身后是三河沼泽茫茫的水面,前方的洞穴黑暗而潮湿,脚下有异动传来,他惊奇的抬起脚,只见一只尾巴细长的火蝾螈“嗤嗤嗤”的跑过。

    “这里是?”

    自己怎么来到了这样一片古怪的洞穴?

    青岩挺起酸痛的脊背,朝后望着黑漆漆的水面,又望着前方巨大的洞穴,身后是三河沼泽的大湖,他根本不可能回得去,现在唯一的路就在前方,也许前方的山洞便是出口,他抬起脚步先前走去。

    洞穴幽深,彻骨的凉意钻来,青岩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他抬头发现,穴壁正在缩小,前方黑暗而狭小的空间,昭示着深沉的不详, “这洞穴背后,究竟是什么?”

    青岩虽然有些不安,但他已没了回去的路,他只能抬起脚步,小心的随着暗淡的光线,向前走去。

    深入洞穴间,温度越来越冷,青岩又浑身湿漉漉的,不由得有些寒噤,他驻步发现,头顶的穴壁已是能碰到他的头了,他鞠下身体,目光看了看前方的黑暗,毅然向前。

    窸窣。

    青岩就这样鞠下腰,一点一点的深入,约莫行走了十分钟有余,周围已是极为幽暗潮湿,莫名的水流从岩壁流出,阴风不知从何而来。

    踏。

    青岩没走几步路,便是发现,洞穴前方到此为止了,一颗石头混着土层宣告着深入者的无趣,但青岩反而震惊无比,他敏锐的注意力使他感知到,那块石头的背后,似乎有些奇怪而低沉的精神力波动。

    他伸出手指,想要触摸石头,发现石头泛起涟漪,一点一点的将他的手吞噬。

    “这似乎,是种炼药术结界!”

    青岩无比惊奇,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层简易结界,极有可能是精神力架构而来的幻阵外壳,这至少是阵阶炼药术,灵药阶是不可能做到的…而阵阶的炼药术,向来也只有突破境界解锁了那个层次的精神力才能使用,青岩隐隐知道,那狼衣少年的御兽术虽然称之为‘阵阶’,但却是一个简易版本。

    炼药术分为灵药阶,阵阶,天阶。

    这些都是精神力的运用,而从阵阶开始,炼药术就不是和丹药打交道了,而是和空间、元素、灵气等。

    是大夏的境界者吗?

    青岩默默摇了摇头,在传闻之中,大夏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境界者了,加上他本来就消息闭塞,因而他无法判断。

    “为何这里会出现这么古怪的东西?它的背后,究竟还有什么东西?”

    青岩目光凝重,心中思索一二,既然来都来了,即便前方真的有不详,他也要去看看,他做下了决定,他起身,身体缓缓的随着涟漪进入了巨石中。

    呼。

    身体随着一阵涟漪,进入了石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