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农门娘子别样甜 > 第10章 扎人不手软
    “又快一旬了,大堂兄也快要从乡镇中的书院儿中回来了吧。”胡春姐细声细气,一派纯真。

    而“大堂兄”仨字一出,胡姜氏即刻变了神色,面上神情变的十足精彩。

    倘若说谁在胡姜氏心中地位最为重,自然而然是这位长房的长子胡海城无疑。

    胡海城在整个胡家庄全都是非常有名的,任谁提起胡老叟家的大孙子胡海城,全都有竖个大拇指,夸声“读书种子”。

    胡海城今年才17岁,却是已过了童生试,不要说小小的胡家庄,即使在整个嘉峪县中,亦是数的上号的神童了。老胡家这样几代才出了个读书人,人人全都以胡海城为荣,紧衣缩食供胡海城在县上的嘉峪书院儿求学,殷殷盼望胡海城能出人头地,考个功名回来。

    胡海城着实也是没辜负他们的期许,便连书院儿中的院儿长也说,以胡海城扎实的功底,下场考个秀才不是啥大问题。

    因而,“胡海城”仨字,表明着老胡家光宗耀祖的盼望。

    胡春姐深知打蛇要打七寸,怼人要怼薄弱处。她纯真真地歪头一笑,这笑落在胡姜氏眼中,却是比啥全都邪恶。

    “奶,起先我跟二丫去大集上逛,听人说书的夫子讲过一嘴,说如今的读书人,讲究要德才兼备。”

    “奶,你说,倘若大堂兄的夫子晓得了大堂兄家中居然发生了欺凌孤弱的事儿……”

    “你住口!”胡姜氏惶了,色厉内荏的叫。

    “嗳。我说胡婶子,仿佛是有这样回事儿。我家喜儿在乡镇中吴太爷家当丫头,她听闻吴太爷的大舅哥便是由于对家中人不好,给撸去啦那啥,啥贡生名头,真吓人呀。”有围观的乡民,满面深觉得然的点头道,“人家读书人,可重视这一块了,跟咱乡间庄户泥腿子可不一般。”

    围观的人纷纷附随。

    老胡头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如今也重视了二分:“春丫头讲的有理儿。”他愈想愈不对,拧着眉角冲着胡姜氏吼,“你个没见识的婆娘,险些给你坏了事儿!孩儿还小,尽管作错了事儿,可你令他们在家门边罚站,亦是不似话呀!这幸亏老六领家中去玩了几日,否则孩儿出个啥事儿,你看我咋拾掇你!”

    胡姜氏青了脸,虽也晓得糟老头儿是在给她园场子,可舒缓的话,她却是咋亦是不甘心讲出口!

    家门边罚站?胡春姐心中讽笑。这老胡头可真会转移重点,无师自通的用春秋笔法把那般一场骇人听闻的糟粕事儿,描述成了长辈罚小辈的家事儿。这要搁21世纪,估摸在weibo上洗地是一把好手!

    然却尽管所谓的爷给递了梯子,胡春姐却是并不想把“捱罚”这锅给接下来。

    “爷,春姐没作错事儿呀。”胡春姐有一些委曲的红了眼,“不是我把堂姐推下去的。那时丽堂姐也看着了,非常多人全都看着了。拉架时,我是站立在倚靠河那一边儿的,堂姐站立在我对边,离河还远,我咋能把她推下去?”

    这话反而是瞒不了人,虽说非常多在场的没看清是谁先动的手掌,可想寻思着实亦是,站立在河边儿的人咋把离河远的人推下去?

    那这俩孩儿的坠河便有蹊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