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农门娘子别样甜 > 第8章 “瘟神”归来
    寻思到老鸡汤的香美,胡慧姐的口水险些流下盛大来,她愈发奉承起胡姜氏来,惹的胡姜氏笑个不住。

    院中一片其乐融融时,有个不合时宜的声响打断了这所有。

    “奶,在么?”

    听着这声响,胡姜氏的面色几近是即刻黑下。胡慧姐眼球一转,偷偷跑回了西偏房,去叫她娘亲。

    胡春姐左手牵着小弟胡滨城,右手牵着小妹胡夏姐,站立在胡六叔胡六婶子边上,笑意盈盈的瞧着胡姜氏。

    胡六叔胡六婶子也叫了声:“大娘。”

    胡姜氏眉角蹙起,没管胡六叔胡六婶子,而是凶狠看着胡春姐:“你们来干啥,不要叫我奶,我们胡家没你们这几个小杂碎!”

    胡滨城跟胡夏姐听着这恶凶狠地话,有一些瑟缩的扯着长姐的手掌,躲在了胡春姐背后。

    胡六婶子不忿的便要张口,胡春姐却是出声打断:“奶这话我便听不明白了,我们几个,可是正儿八经的胡家子嗣,你说我们是小杂碎,那岂非在骂爷跟地中埋着的那一些祖宗么?”胡春姐仗着自己这具身子的年岁小,存心把话讲的又甜又糯,纯真烂漫极了。

    瞧着胡姜氏变的狰狞的神色,胡春姐内心深处爽快极了。

    胡姜氏非常难相信历来胆小怯懦的胡春姐会讲出这类又毒又辣的话。她怒而转向胡六婶子:“你这烂嘴的婆娘,是否是你教她的?”

    胡六婶子虽也觉的春姐说这一些有一些不妥,可她晓得这老贼婆是咋折腾这一些孩儿的,孩儿心中有怨气自然可以理解。

    胡六婶子忍气道:“大娘,这话你便讲的不公道了。我们亦是胡家子嗣,哪儿会教孩儿这类话。不是我说,大娘,你也要注意一下自己言行,在孩儿跟前作个榜样。”

    胡姜氏气的举起箕子便要打胡六婶子:“你个小辈儿,如今还敢挑长辈的不是?真真是反了反啦!”

    胡云宗在一边瞧着,咋会令胡姜氏打自己媳妇儿?

    他一把挡在胡六婶子身前,庄户爷们人高马大的身材,一刹那便给了胡姜氏许多震慑。胡云宗拧着眉角:“大娘,你一大把年岁了也要注意下自己言行。”

    这便是在变相说她为老不尊了。

    胡姜氏给唬不轻,倒退几步,一刹那又羞又恼怒,冲着院中吼了下:“糟老头儿,老大老三,你们全都死了么?!瞧着我给小辈这样欺凌?!”

    “咳。”如今村中多叫为老胡头的胡敬祖挑起厚实的正屋竹帘,举着旱烟,清咳一下,罢嗒抽了一口,至此才不徐不疾的走啦出来。“我当是谁,是老六呀。”

    胡家长房的胡信宗听着响动也露了个头,从西偏房出来了。

    胡慧姐倒也想跟随着她父亲出去看个热闹,结果给她娘亲摁住了,不令她出去搅合浑水,她仅好嘟着嘴扒在西偏房的土炕上,把窗子开了一丁点一丁点缝儿,瞟着外边儿。

    胡姜氏的三儿子胡禄宗还没有娶亲,单独住了西偏房的一间小房屋,昨日出去跟狐朋狗友闹了一日,睡到如今还没醒。

    胡云宗跟胡六婶子全都叫了老胡头一下“大伯父”。

    胡春姐给胡夏姐胡滨城上前,她在小六叔家中时便跟俩孩儿说好了,见着爷,肯定要叫的亲热些。

    “爷!”

    “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