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夏墟 > 406 蛊墙
    416 蛊墙

    一路上人人都有着各自的心事,所以竟然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沉寂。除了众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这金字塔的梯道很是狭窄,两人并肩同行就显得很拥挤。还好这梯道并不长,转折了两次之后,就到了下一层。这一层金字塔可不像顶部那边空荡荡的,而是有着纵横交错的通道。周围的通道也是很狭窄,也不知道能够通到哪里去。

    古风淳闭上了眼睛,看看能不能从脑海里的地图上得到什么的信息,可是他再三凝神,脑子里也是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找不到。他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这地图怎么也这么假,这下子路该怎么走?

    陈四却很是淡定的样子,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陈四对建筑学颇有研究,自从下了金字塔内部之后,他就清楚这金字塔的建筑手法很是先进。从外面看起来的,这金字塔是用巨型石头堆垒起来,岩缝之间的间隙,就算是刀片都难以插得进去。这种建筑能力,放到现在都是屈指一数的。陈四并不觉得很惊讶,因为他知道比这个金字塔还要宏伟的埃及金字塔,高度达一百四十七米,比起眼前这座祭祀金字塔来,显得更加宏伟磅礴。不过陈四却很淡定,他很明白,以人类的文明,在数千年前根本无法建造出这么宏伟的金字塔来的。尤其是埃及金字塔,它的存在年龄虽然被考古学家定为四千六百年左右,但是这个数据陈四却是嗤之以鼻的,他很清楚,实际数据起码还要翻上一翻,只是这个数据不是权威人士整理出来的,所以埃及金字塔也就只能跟

    怪埃及文明挂钩了,不然就成了伪科学。

    金字塔的下一层,里面的墙壁上都用细细的石灰浆厚厚刷过,不过这石灰浆里面似乎还添加了不少其他物质,以至于在这墙壁上多年都没有剥落。不过陈四却看得一脸肃然,凑了近来,看得仔细。

    古风淳却很是奇怪,这队伍不是在赶时间么,他怎么去研究起这光秃秃的墙壁来了。不过古风淳也觉得奇怪,按道理,这些金字塔里面,同堂墙壁上都会或刻或绘一些东西在上面,如同埃及金字塔里面那般,金字塔里面的墙壁上满是壁画。而玛雅人的祭祀金字塔与现在他们身处的金字塔大同小异,那些金字塔内部的墙壁上都会有点东西,不会如此空洞。

    陈四见古风淳也凑了过来,于是说道:“风淳,你可看出了什么名堂来了没有?”

    古风淳一头雾水,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就是空荡荡的墙壁么?”看着已经泛灰色的墙壁,古风淳有点不解,为何陈四会这一方墙壁如此感兴趣。

    “这墙壁可不空荡。”陈四缓缓说道;“这一路下来,你难道没有发现什么么?”

    古风淳摇了摇头。自从他从金字塔上面下来之后,就遇到了巨型蝙蝠,除了那石柱上的刻符和图案,其他东西就忽略了过去。而下来的时候,又被陈四的话镇住,一路都在思考陈四这厮的的阴森,对这金字塔的关注自然就少了。

    “我们从上层下来的时候,你难道没有发现,这金字塔的两层差异太大了么?”

    古风淳点了点头。那上面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怪兽蓄养场,而这里却干净了许多,而且也更像是一座金字塔,道路纵横交错的,看来危险也不少。听了陈四的话,古风淳知道陈四指的当然不会只有这些。他仔细地观察了地面,又看了看墙壁,他的脸上也就慢慢地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里有蛊还是有小鬼?”古风淳慢慢地说道,眉头也渐渐紧皱了起来。古风淳看到地面上一层不染的,墙壁上也没有任何的图案,突然就想起了一种民间传说。这种传说在少数民族里特别很是流行。古风淳也曾听说过不少。大意是这样子的,你要是去偏远的山寨的话,见到家里没有任何蜘丝或者苍蝇的屋子,得特别小心,因为这家人很可能就有人会养蛊,有蛊的地方这些东西都不敢靠近,而且家里也会很干净。至于养小鬼的东西就更加玄乎了,要是去那些家里没有小孩,但是家里却有很多玩具的家庭做客,得很小心,很可能就是养了小鬼,判断这一点很容易,小鬼很爱干净,所以家里基本都是一尘不染的,你要是弄出一点灰尘,很快它就会弄不见。但是千万别因为好奇而贪玩惹怒这些家伙,后患可是无穷的。

    古风淳作为一个科学家,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用科学证据来论断,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他并不完全接纳,但也不代表他就否认了这些东西就不存在。因为他对少数民族的民俗有做过研究。深知这些民族都是祖宗崇拜和实用主义者,如果没有实际效果,自然不会延续了数千年。

    陈四用着一种赞赏的眼神看了古风淳一眼。古风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个如此精准的判断,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他轻声说道;“蛊。”说完他就慢慢地退后了一步,说道:“大家千万不要用手去接触这墙壁,这墙壁可是好东西。这可是蛊墙来的,一旦沾染,死还是轻的。”听了陈四的郑重提醒,众人都不敢大意。

    “什么是蛊墙?”古风淳搔了搔头。在陈四面前,他不介意显示自己的无知。

    陈四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旁边一脸煞白的唐麦秋就接口了:“蛊墙就是百蛊苗啊!”唐麦秋的话里进入带有一丝颤音,显然是对这蛊墙很是忌讳。

    陈四一脸惊讶地看着唐麦秋,问道:“老唐,你也知道这东西?”

    唐麦秋苦笑了一下说道:“嗯,我有一个战友是苗人,是个蛊苗。”唐麦秋停了停顿。苗人当中也有很多种细分,而蛊苗才是真正会用蛊,或者比较深奥的蛊术的人。这些人生活在深山老林的寨子里,轻易不让世人发现。“关于蛊术,他倒是跟我说了不少,我在A大队执任务,就去过他们的寨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唐麦秋不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