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夏墟 > 232 金丝蚂蟥 中
    听声音,.com古风淳和罗小丹心里都一紧,单子枫虽然叫得大声,但是突兀之下,古风淳和罗小丹都没能听到单子枫在惨叫着什么,以为背后又有什么洪水猛兽杀将过来了。回头一看,单子枫和他的那个手下正在慌不择路地往回跑,一路上撞撞跌跌的,似乎身后有魔鬼追赶着他们一样。

    不过古风淳并没发现这两人身后有什么东西追着,皱起了眉头,接着回答了罗小丹的问题,说道:“那黑影有个称号叫魅影。据说魅影是人变的,按照陈四的说法,就是那些没具有一定限制性的基因遗传的人,误食了了一些东西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子。比如不死药,据跟我的推测,更可能与一种叫做茴莓草的东西有关,茴莓草也是炼制不死药的主要用料之一,前不久我们有一支探险队误食了茴莓草,结果产生了极大的悲剧。”古风淳的声音很淡然,似乎在说着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情,只是他心里却异常的感慨,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他此刻应该还是在S城里当他文物鉴别大师,每天过着悠哉悠哉的日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餐风饮露,朝不保夕。

    “不死药?真的有不死药?”罗小丹在漫长的高原之行中与古风淳和陈四同在一辆车上,听过陈四与古风淳不少对话,这两人的对话大多数都是围绕不死药与大禁地展开讨论,虽然这两人的讨论有点隐晦,但是她还是听得出来,两人说的就是不死药。那时候开始,罗小丹就怀疑了不死药的真实性,然后又想到了爷爷罗四海,用了单子枫送来的一剂药水之后,病情就得到了极大的控制,难道那也是与不死药有关的东西?

    罗小丹默然地点了点头,心有所思。猛犸却是一瘸一拐地从河里爬了上来,他的右腿被鳄鱼一口咬个正着,血肉模糊的一块。幸亏身为黑猫突击队的一名高手,对印度传统的瑜伽修炼技术也达到了一定的造诣,在鳄鱼袭击他的瞬间他就舒展了瑜伽,将腿尽量变形挪走,只承受了鳄鱼的小部分力气,腿才没被咬断,不然就算他顺利挣开鳄鱼的捕杀,那一条腿也必然保不住的了。

    “没事吧?”古风淳转头看着猛犸,看着猛犸的一脸惨白,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猛犸一脸纠结地看着古风淳,这家伙在河里的时候病恹恹的,就像浑身的力气被抽空了一样,怎么一爬上岸来,又变得精神奕奕的了。猛犸擦了一下眼睛,看看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古风淳的脸上竟然还带有一丝的红晕,这红晕不是像病人脸上带着的那种阴晦的的气息,反像血气十足的人展现出来的样子。

    怎么可能?这家伙一直不停地在流血,怎么脸上还有如此好的血色呢?猛犸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这个古风淳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古怪了。

    猛犸应了一声道:“腿受了点伤,不过没大事,我修炼过瑜伽,达到了挺高的的轮数,三四天后就应该差不多恢复了。”说起这话的时候,他脸上有点得意洋洋的,印度最出名最神秘的莫过于瑜伽修炼,猛犸修炼的可不是市面上流行的那些所谓修身美容的瑜伽健美操,而是实实在在的奥义。印度有不少苦行僧就修炼这些高深的瑜伽,一些宗师级别的存在,他们无时无刻在顿悟宇宙的奥义与精神的力量,除了能够让身体随变形,还可以身轻如燕,悬浮于空气当中,更能不吃不喝,埋在土地里许久仍然有生命力。猛犸虽然离宗师级别的瑜伽大师有着巨大的差异,但是让身体韧度增加变形之类的动作还是还能胜任的。

    古风淳笑了笑,点头说好。不过猛犸脸上的那些笑容却慢慢地消失了。他眼睛看到了古风淳手腕上的伤口,此刻正在以一种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迅速地凝结血块,许多透明的液体流了出来,蒙在血块之上,不一会,那血块就变成了一块黑红色的痂。看得猛犸心跳加速不已,难道古风淳也学过瑜伽,而且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最高境界,凭借精神的力量就可以迅速治愈**的创伤了?神啊!自从帕坦加利这个瑜伽鼻祖开创了瑜伽这门深奥的天人合一修炼秘术以来,还从没有人达到过的境界竟然在古风淳的身上看到了!

    “你,你你的伤口怎么恢复得那么快?!”吃惊之余,猛犸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心底的震撼与疑问。

    “哦?”古风淳并没留意到手腕的伤,他看到一层后痂之后,也惊异地“咦”了一声。不过他却没有太大的惊讶,这一路以来受的伤,都是在他不经意的时候就愈合了,他已经见怪不怪,只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出现了这种情况而已。“要是陈四在这里就好了,他肯定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古风淳心里暗道。

    “救命啊!”单子枫带着哭腔跑了回来,脸色白得像一张白纸,倒在了古风淳前面,但是双腿却不停地蹭着,好像是要蹭掉什么东西一样。他身后的手下也有气无力地软瘫在地上,脸色比起单子枫来更加吓人。这个样子拖去拍鬼片都可以免去化妆这个步骤了。

    “发生什么事了?”古风淳虽然很鄙夷单子枫这群人,但是看到单子枫这个样子,心里没有一丝的欣喜,反而很是震惊。

    “蚂蟥,很多蚂蟥爬在我们的身上啊,救救我们啊……”单子枫眼泪鼻涕都一起流了出来了。

    闻言,古风淳眉头一皱,迅速地走近单子枫的身旁,拿起军刺,一挑单子枫的裤管,饶他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一看之下,他也忍不住头皮懵然一麻,手里的军刺差点就掉了下来。凑近来看热闹的罗小丹更是尖叫了一声,扑进了古风淳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古风淳很是郁闷,这一路以来,什么危险都遇上了,你都没吓哭,怎么这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熊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