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夏墟 > 040 猊狼
“那也由得你了。”陈文化摇了摇头,他的语气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落寞在里面,听起来让人觉得怪怪的。陈文化从叶平波手中拿回肖忠华的白玉,然后放在手心里,两只手用力地摩擦着。

    肖忠华看着陈文化粗鲁的动作,眉头拧得像麻绳一样,这个特派员脑袋里犯了啥毛病了,这种形势下,他还有心思玩石头?这块玉石是家他里传下来唯一值钱的东西,这个陈文化拿在手里就这样对待,也实在看不下去。就在肖忠华正要发作的时候,陈文化却停下了动作把玉石握在右手里,让人奇怪的是,那块白玉上竟然散发出一阵氤氲,若隐若现;他左手徐徐地探进那个布包里,拿出一个封闭的黑色木盒子,这盒子也就比火柴盒大上一点点。

    木盒上刻着两只狮子在搏斗,神态逼真,一只狮子正在咆哮着,而另外一只却冷静地蓄势待发,好像即将扑过去一样;如此精巧的雕刻,简直只能用巧夺天工来形容。陈文化轻轻地打开盒子,往放着玉石的右手倒出了一块干巴巴的东西。那一块东西也是黑漆漆的,还真看不出是什么名堂来,只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怪味,不腥不臭的,闻到这一股怪味,立即觉得从沼泽里散发出来的恶臭淡了许多,心里那一股恶心的劲也减了不少。

    “咕咕……咕咕”魅影的眼光一直没有离开那一块白玉,直到看到陈文化手中倒出来的那一块东西后,难听的蛤蟆声又出现了,这叫声非常急促锐利,好像魅影非常不安。

    我们一行人非常紧张地看着头顶上的魅影,但是四周的寂静才更令我们紧张,雨林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非常热闹的,虫鸣鸟叫,就算在战争打得最激烈的阵地,等战火暂时性地停歇后,都能够听到昆虫的歌,而在这片林子里,这里什么都听不到~~除了这难听的魅影的声音外。

    我们心头都像压了一块巨石一样,经历过战争的人都知道,战场上短暂的停歇,意味着后续投入的力量将会更加激烈。而魅影会不会遵循战场的规律,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腥风血雨?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战友,看到他们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紧张。毕竟对手不是人啊,超出了认识之外的的想总能增加人心理压力,估计这会大家的心理承受能力都达到临界点了,再过一会,崩溃掉都有份。

    树顶上的魅影咕咕地乱叫一通,四周也开始骚动起来,看样子,一场几乎没有悬念的战争就要打起了。面对着不惧刀枪的魅影而速度又如此惊人,我们拿什么来应付?我心里一沉,想到王东被生生地拖走,刘二根却被活活剥掉了脸皮,我的腿肚子忍不住打起了颤。

    叶平波在一旁催陈文化:“快点,魅影按捺不住了。”我一直不明白,魅影跟那一块白玉有什么关系。肖忠华早就觉得周围的环境又发生的变化,紧紧握住手中的军刀,变色道:“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然后他指了指我们身后的密林说道:“我们从这里绕道,这里没有越军的封锁,渡过红河,回到境内哈尼族聚居的地方,安顿好伤员再继续出发!”

    肖忠华虽然是领队,但是一切事情还得征求陈文化和叶平波的意见才能实行。陈文化头也不抬,仿佛没有听到肖卫华说的话,而是用那把把精巧的小银刀,轻轻地割破手指,然后把流血的手紧紧地握住白玉和那团漆黑的东西。这时候他才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绕道,我们身上有魅影的味道,它们会这么乖巧放我们离开?”陈文化说到这里,口气变得很沮丧,他跟叶平波说道:“这一次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就算安全渡过眼前这一关,我们到达那里,我们身上沾有这种味道,无忧花一接触就会凋谢,没有无忧花,我们进得了蚕丛的轮回谷么?”

    叶平波凝重地点了点头,轻声咳了一下,给陈文化打了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可是陈文化却很落寞地说道:“又要三十年,我等了已经够……”他说道这里突然停止了话,很显然,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我听到他说的无忧花,知道西双版纳很多,是一种很常见的植物。由于当地傣族人笃信佛教,而传说佛祖释迦牟尼就是在无忧花下出生,于是这种花非常受到当地人的喜爱;而蚕丛,却是古蜀国的君主,怎么会跟无忧花扯上什么联系?一路上陈文化都说是来找安阳国蜀泮的陵墓,难道他们真的如我所想的那样,这只是一个托辞?

    身边的战友大多是文化不高的粗老兵一个,也听不懂陈文化和叶平波在谈论着什么。陈文化缓缓地舒展开了手,然后说道:“这块昆仑神玉能够支持猊狼吸引魅影大概十分钟,我们能不能趁这个机会逃走,就要看我们的运气怎么样了!”只见他舒展开来的手里握着的那块白玉已经变得混体通红,鲜艳地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而那一块黑漆漆的东西竟然渐渐膨胀,颜色却成了金黄色,越看越像一只袖珍小动物,毛发俱全,只是头部蜷缩起来,看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不过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只刚出生不久是小黄猫。

    我们吃惊地看着陈文化的手掌,肖忠华更是郁闷,好端端一块白玉变成了红色,他心里很是纠结。不过刚刚他听陈文化说,这块玉石能够救大家的命,心里也就释然,不就是块玉石么,哪有十多条人命重要?舍不了孩子套不住狼啊!不过听陈文化说这是块是什么“昆仑神玉”,他倒是想问问这玉的名字为什么叫得如此特别。可是这时候已经没时间问了。

    我心里却想不明白,那么一块干巴巴的黑东西,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看样子,这“小猫”还是活的?我相信世界上有很多奇迹,但是也不能拿条鱼干来跟我说,你还能弄活它吧?陈文化把手中的伏在白玉上的小猫称为“猊狼”,可是我脑海里搜遍了所有认识的东西,也不知道猊狼是个什么玩意。我就只知道传说中龙生九子,有一子叫狻猊的,样子酷像狮子,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的。难道眼前这个猊狼竟然会是传说中的狻猊?这,这样也实在不可思议吧?狻猊怎么说也是传说中的神兽,在我心里,这些东西都是高大威武,不可一世的,怎么,难道还有袖珍版的不成?

    树上的魅影显得非常不安,又“咕咕”地叫了起来。四周的咕咕声也此起彼落,大有山雨欲来的感觉。而这时候,陈文化手中的“狻猊”却突然一跃而下,扑落在地上,那高高的草丛马上把它给隐没了。而在这时候,一声如同惊雷乍现,万炮齐鸣般的声音在地上响起。耳朵瞬间“嗡嗡”地响了一下。

    我们脸色大变,除了陈文化很镇定外,其他人都吓了一跳。这声音,很显然是那只“狻猊“发出来的,想不到它比拳头大不了多少,声音却比春雷还响。这一声惊吼后,树上的魅影竟然吓得从树上跌落下来,它低声咕咕地叫了一下,又迅速地消失在密林之中。我们都愣了一下,原来魅影跟我们也一样,被突如其来吼声吓到了。

    陈文化口中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声,长啸完后,他喝到:“大家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撤!”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四周出现,陈文化的脸色有点苍白,他伸手往自己的脸上抹上一把血,对着肖忠华说道:“他娘的,别逞强了,快点把这群伙计活着带出去,否则老子非把你送上军事法庭不可!”那时候军事法庭对大伙还是个新鲜词,据说要犯了很重的错误才会送上去的,而去了想回来的可能性也不怎么大了。不过我倒是对陈文化那句“他娘的”的更加愕然,平时他都是一个文绉绉的样子,怎么突然也变得这么粗鲁起来了?

    肖忠华一咬牙,抢过来背起刘二根,然后就吼着说道:“兄弟们,撤!”他一脸紫青,心里似乎很受挫。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这一次行动毕竟是他负责安全的,结果却弄成这个样子,是谁心里也不好受。

    陈文化和叶平波却一动不动,肖忠华回头,不解地问道:“特派员,你们为什么不走?”

    叶平波苦笑着说道:“我走不走已经无所谓了。我就只剩下几个小时的命,跟着你们也是拖累你们。”我听了这句话,才明白是陈文化用针灸秘术激发了他的潜能,现在这样子只是回光返照。叶平波又指了指陈文化说道“他现在却是走不了,他得掩护你们离开这里。”陈文化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说道:“别罗嗦,我会安全离开的,到时候我会跟你你的上级解释这件事的,不用担心其他东西,以后有需要,我还是会找你们的。”陈文化指的是这一次的行动失败,我们回去会接受组织上的审查的事。

    肖忠华感激地看了陈文化一眼,那一张被鲜血涂抹得狰狞的脸,也觉得分外亲切。陈文化却突然对我说道:“刘文升,你得留下,我有话要问你。”我一听,心里一沉,怎么,大伙都可以离开,怎么就我一个人得留下来?

    我硬着头皮问道:“为什么?”

    陈文化拍了拍我的肩膀,似笑非笑地说道:“因为魅影不会伤害你。”他那口气似乎很诡异,听得我心里发麻。

    什么魅影不会伤害我,它难道还是我老刘家的亲戚啊?那个刘二根也姓刘啊,脸皮现在不是在魅影的头上蒙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