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忘仙录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转折
    静音似乎毫不在意鱼生夸张的动作,身子掠过鱼生走向一点,残影已经对鱼生的残影呈包围之势。

    鱼生又胡乱的走了一步,这一步落下,静音突然大笑道:“师弟可要小心了!”

    只见他虚晃一下,来到一个位置,鱼生的残影立马消失了数十道,与此同时,鱼生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仿佛从他的身体中剥离,大骇之下连忙伸出手掌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身子竟微微变得有些透明。

    “这是什么阵法?!”鱼生再也无法保持平静,脸色极为难看的看着静音,仿佛已经知道了输了之后的结果。

    静音笑而不答,只是说道:“我们输的一方,将完全消失,这不是阵,只是一盘棋而已!”

    鱼生握紧了拳头,不多时又松开,他不再去看静音,而是纵观全盘开始认真下棋,不管这是不是阵法,他绝不想如此莫名其妙的消失!若论单打独斗,鱼生不认为自己会落下风,毕竟有过了静玄争斗的经验,而静音却是让他见识了修士诡异的手段,见识到了什么叫身不由己,从始至终,他似乎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静音见鱼生态度的转变,微微点了点头,又见鱼生仔细斟酌之后走出的一步,目光突然一亮,不禁拍手叫道:“妙啊!师弟悟性果然非同凡响!如此快便掌握了对弈的精髓!”

    鱼生对对方的夸赞丝毫无感,死固然可怕,可这场棋局的结果,显然已经超越了死,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输了的人应该会形神俱灭,鱼生从没见识过什么轮回超生,但却知形神俱灭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自然不想落得这个下场。

    倒是静音,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儒雅淡定,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给人的感觉就是成竹在胸,吃定了鱼生!

    不过有一点对方说的没错,鱼生确实在极快的时间内领悟到了如何下棋,毕竟任何生物在面临生死的时候,都会被激发出莫大的潜力,否则怎么会有“狗急跳墙”一说?

    静音一边夸赞着鱼生,对弈中却毫不留情,或以破绽引诱,或以雷霆猛攻,双方你来我往不下百步,终于在静音一脚落下之时,鱼生再次失去大片的“棋子”,而鱼生本身也变得更透明了一些。

    “呵呵,师弟再不认真,这盘棋可就要结束了……”静音显得颇为无趣,当他看到鱼生的表情时,心中突然“咯噔”一声。

    鱼生脸色不仅不难看,而且还在笑,他走到中心“天元”一侧,终于将这中间一子包围,也不知二人对弈了多久,鱼生总算是吃到了对方一子。

    只是一子而已,静音真身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正是因为这一子,静音却是面色大变,没了之前的淡定,看向鱼生的目光,尽是惊讶赞许,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人生如棋,世事难料,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君之道,治大国若烹小鲜,繁则乱,这盘棋我倒是落得个下成!师弟聪慧,还在音某预料之上!”静音有感而发,竟不由有些欣喜,爱棋之人,最难得的就是棋逢对手!

    鱼生才不管那么多,他只是不想死而已。

    静音也不管鱼生的想法,自顾自的说道:“按照约定,我就回答师弟的第一个问题,我之所以知道你要走这里,因为此地是去曹洞宗的必经之路,我是如何知道的,师弟应该心里有数吧?”

    鱼生微微皱起眉头,片刻又舒展开来,事实上他早就有所猜测,在坐忘宗时,他一共只见了两人,一位是那天机阁的长老,另一位是万事通,而这两人之中,他只和万事通提到过罗天大醮,再联系他和静音的关系,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他的本意是有始有终,和万事通合作以来,对方也算是尽心尽力,虽是利益驱使,但鱼生并不觉得对方是那种坏到骨子里的小人,没想到这次却是他看走了眼。

    静音解释完之后,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仔仔细细的看着棋盘,再无之前那般惬意,正如他之前所说,繁则乱,他看似占了上风,棋子比起鱼生的来则显得杂乱无章,反观鱼生,明显的劣势,但棋势已有小成,已经成了气候,再想随意将其抹杀恐怕没那么容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盘棋是势均力敌之势,尽管鱼生只吃了对方一子,却是最为关键的一子,静音自然没有想到,鱼生第二拨的棋子是故意让他吃的,否则也不会形成这样的局势。

    “师兄该不会想认输了吧?”鱼生见对方迟迟不肯落子,开始了语言攻势,或许对方的目的是把自己耗在这里,他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特点,就像剑修的高傲,喝酒的人喜欢谈天论地,而嗜棋的人,容不得别人说个“输”字,鱼生此言,正中对方软肋,棋者一旦陷入其中,定将无法自拔。

    静音无疑是一名对弈的高手,鱼生的话对他产生不了多少的干扰作用,事实上他要想拖延时间,根本不必和鱼生下棋,只需静静的坐在那,鱼生自然拿他无可奈何。

    没过多久,静音终于走出了均势下的第一步,这次反倒换鱼生为难起来,他深知不能多浪费时间,可越是如此想,心中越是急切,索性先放下了时间的念头,一心一意的投入到这场对局中来。

    静音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鱼生的表情变化,见鱼生心无旁骛的认真时,嘴角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仿佛完成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越是往后,二人越是小心翼翼,斟酌再三,有时落下一子能想两三个钟头,鱼生惊讶于对方的棋艺,静音更是感叹鱼生是个怪胎,他一生钻研弈术,却跟一个初学者旗鼓相当,这种事情,找谁说理去?

    此轮轮到鱼生,他已经在棋盘上静坐了两个时辰,这一个个的棋子映到他的眼里,就像一颗颗发光的星辰,他不断的推演接下来的走势变化,却始终无法归纳全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