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月老难当:刁萌小月老 > 第297章 不要离开我
莺儿爽快地接道,“京城啊!”

    “什么!京城!你说这里是京城?”

    莺儿似乎被我的质问吓着了,机械地点了点头,没敢再说话。

    我大叫一声,欲哭无泪,颓然地仰面躺了下去。天啊,我好不容易逃了出去,这个公子居然又把我送回来了。

    “怎……怎么了?”水秀和莺儿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大。

    我又坐了起来,嚷道:“我要见公子!你们把公子给我叫来。”

    莺儿道:“公子,他不在这里,他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我问道,“去哪儿了?”

    水秀和莺儿都摇摇头,“我们不知道。”

    是啊,她们不过是他从外面抓来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行踪告诉她们?看来她们并不比我知道的多。

    这样更好了!

    想到这里,我向她们招招手,“你们两个靠过来一点。”

    她们两个凑到了我身边,问道,“姑娘,有什么事啊?”

    我拉着她们的胳膊,将她们拉到自己的身边,装模做样的向四周看了看,才趴在她们耳边小声地道:“我告诉你们啊,抓你们来的那位公子是个坏人,他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是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山匪。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是被他抢到了这里来的。我们三个是同命相连的姐妹,所以我们三个要团结起来,一起逃离这个魔窟。”

    “啊?”水秀和莺儿惊呼出声,双眼圆睁,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似乎被我的话吓到了。

    我“嘘”了一声,“你们小点声,当心被听到了!”

    水秀和莺儿立刻捂住了嘴,紧张地向外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来,才放下捂住嘴的手。我看着她们害怕的样子,偷偷笑了,真是单纯的姑娘。

    水秀向我身边凑了凑,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有些不相信,低声道,“可是我们感觉公子他一点也不像山匪啊?”

    我小声地道:“人不可貌相啊!他们又不可能在自己脸上写上自己是山匪!你们不就是被他们抓来的吗?天子脚下,竟敢随随便便的抓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水秀摇头,“我们不是被公子抓来的。公子的人告诉我和莺儿说有一个病人需要我们照顾,还说会给我们钱,我和莺儿觉得既能挣钱还有帮助别人就来了。”

    莺儿也附和道:“是啊,我们不是被抓来的,我们是自愿来的。”

    我无奈看着她们,她们宁愿相信一个带着面具男不男女不女的恶魔,也不愿意相信我的话。看来我要说服她们跟我一起逃出去,还得多费些口舌了。

    我疾言厉色地道:“你们不能被他的外表迷惑了,他真的是山匪。”说着我睁大了眼睛,面露惊恐,“我见过他们杀人,他们杀人就想碾死蚂蚁一样,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你们跟着我逃出去吧,要不然我们都会死在他们手里的!”

    她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吓白了,神色惊慌不定,似乎有些信了我的话。

    莺儿问道:“姑娘,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被公子抢来的吗?”

    我忙点头,“当然是真的!”

    “可是……”莺儿犹豫了一下,才接着道,“可是我们看到公子对姑娘很好啊!昨天晚上,姑娘一直高烧不退,公子就在姑娘身边守了整整一夜,直到今天早上姑娘烧退了,他才离开的。”

    “啊?”我一愣,有些回不过神来。他守了我一个晚上,怎么可能?我脑海中浮现一张美丽的面庞来。难道真的是他?不,不可能。他应该讨厌我恨不得杀了我才是。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呢?

    “昨天半夜,姑娘突然醒了过来,看到公子,你扑在他怀里就哭,哭的很伤心,你还和他说了许多话呢。姑娘如果不认识公子,怎么会……”

    “什么?我哭了?”我敲敲自己的脑袋,我怎么不记得了,一定是烧糊涂,在说胡话呢。我问道:“我和他说了什么?”

    “姑娘说了许多话,乱七八糟的,我没听明白。不过我听明白了一句。”

    我忙问,“是什么?”说完我紧张地看着莺儿,生怕自己说出什么丢人的话来。

    “你说:不要离开我。”

    我听了心情低落起来,低着头沉默不语。

    “姑娘,我不知道你和公子是怎么回事,但我看的出来,公子对姑娘很上心的。若说公子会伤害姑娘,我不信。”说着莺儿的脸红了,眼中露出艳羡的神色,低下头幽幽地道:“如果有一个人肯这样对我,哪怕他是山匪,我也认了。”

    我看着她,有些愕然,心里不由得胡乱猜测起来,她不会是对公子动心了吧?也不是没有可能,别说是两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天下有几人,能不被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睛吸引呢。

    水秀看到我直愣愣地看着莺儿,慌忙踢了莺儿一脚,向她使眼色,“莺儿你也不害臊,说什么呢!”

    莺儿这时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吓了一跳,慌忙道:“姑娘别误会,我只是羡慕姑娘,没有其他的意思。”

    看着莺儿羞涩羡慕的样子,我勉强对她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是往往越美丽的东西就会越危险。有些人,明知道有危险,明知道不会有结果,还是义无反顾的去飞蛾扑火。

    我沉默一会,问道:“这个别院里除了你们两个,还有别人吗?”

    水秀回道:“还有几个打杂看门的下人。”

    打杂看门的下人?我一愣,他没有派人看住我吗?不,那几名打杂看门的人,应该都不是一般人,我若是想逃,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唉,我以为自己走了,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谁知道,才过了一天,我就又回来了。难道我想离开这里,就这么难吗?

    水秀看我面色不好看,以为我不舒服,关系地问道:“姑娘,是哪里不舒服吗?”

    我回过神来,忙道:“不是,只是有些饿了。这里有没有吃的东西,你们给我拿点来吧!”不吃白不吃,我不怕他会下毒,他若想杀我,随时都不可以杀,何必这么麻烦。

    水秀和莺儿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傻了眼。水秀看着我,有些难为情地道:“姑娘,对不起,我给忘了!公子早上就交代过我们,姑娘若是醒了,让我们马上去厨房拿饭菜给姑娘吃的。莺儿,你怎么不提醒我啊!”

    莺儿看了我一眼,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也忘了!”

    我忙道:“没事,没事!现在去也不晚!”

    水秀听了慌忙道:“姑娘,你等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拿。莺儿,你好好照顾姑娘,我去了啊!”说着,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

    我吃饱喝足,穿戴整齐,打算出去看看。我得先出去熟悉熟悉环境,才能知道怎么逃跑。

    我边向外走去,边对水秀和莺儿道:“我想出去看看。你们两个随便吧,想出去就跟着我出去逛逛,想留下来就留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