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三十章、跳坑了
    1863年4月15日,撒丁王国通过了全民公投,选举拿破仑三世为国王,拉开了法国吞并撒丁王国的序幕。

    毫无疑问,这次公投不可能是全民参与,有资格参加投票的都是支持法兰西的社会名流。

    六百多名撒丁王国代表,全票选举拿破仑三世为国王。把这个票数放大一万倍,在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全体撒丁民众选举拿破仑三世为国王。

    在此之前,所有牵扯到弑君案中的人,都已经完成了审判,死的死、关的关,跑路的通缉。

    总之,弑君犯必须要下地狱,这是所有君主制国家的共同意志。

    至于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蛛丝马迹都被法国人处理掉了,想要翻案那是不可能的。

    能够从监狱中逃过一劫的,那都是聪明人,第一时间就和法国人进行了合作。

    说白了,大家都清楚所谓的嫌疑犯本来就是谬论。真正参合了进去的人要么跑路了,要么被处决掉了。

    现在法国人要吞并撒丁王国,必然要清除异己,可是这也必须要有一个由头,不能随便杀人啊?借机捏造错假冤案,就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现在各国代表团都离开了撒丁王国,在法国人一家独大的情况,所有的事情当然都是他们说了算。

    公投结果出来后,国际社会自然是一片哗然。各国默认法国吞并撒丁王国,却不等于大家会支持他们吞并撒丁王国。

    舆论上,法国人还是被骂得狗血淋头。还有不少国际人士都在呼吁:警惕法国人扩张,避免出现第二次欧洲大战。

    作为受害者的意大利人更是组织了请愿团,向欧洲各国寻求帮助,希望利用国际压力,迫使法国人放弃吞并撒丁王国。

    作为欧洲大国之一,维也纳政府也收到的请愿书。看了意大利人递交上来的请愿书,弗朗茨不得不承认写的非常感人,可惜没有什么卵用。

    弗朗茨冷笑着说:“告诉他们,我们对这次事件表示遗憾,但这件事情确实是撒丁政府自己惹的祸。

    任何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当撒丁政府支持极端组织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可能带来的反噬。

    在案发过后,撒丁民众也站在了极端组织一边,掩护凶手逃走,现在是撒丁民众为此买单的时候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法国吞并撒丁王国也是一件好事。

    从现在开始,意大利民族主义分子的最大敌人就不在是奥地利,而是野心勃勃的法兰西。

    吞并撒丁王国只是一个开始,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在成功吞并撒丁王国的刺激下,法国激进主义派肯定会气焰高涨,这已经不是一个拿破仑三世能够压得住的了。

    傲气的法国人,一直就有一个世界霸主梦。

    如果没有这次刺激还好,拿破仑三世还勉强镇的住场子,现在就等着被民族主义者推上战车吧!

    首相费利克斯提议道:“陛下,我们要不要支持一下意大利人,让他们给法国人添麻烦,免得让法国人得意忘形了。”

    显然,吞并撒丁王国后法国人已经飘了,变得有些忘乎所以,仿佛他们就是世界霸主一般。

    这种事情,费利克斯首相看到了,心中自然非常的窝火,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弗朗茨微微一笑说:“没有必要,意大利民族主义者同样是我们的敌人,现在让法国人收拾他们好了。

    法国人既然飘了,那就让他们在多飘一会儿。现在欧洲大陆上的霸主是俄国人,海洋霸主是英国人,英俄两国都不出头,我们去凑什么热闹?”

    现在英俄两国共同瓜分了世界霸权,法奥两国都是次一级的挑战者,因为大家的实力太过接近,法奥两国自然不会甘心屈居人下。

    弗朗茨不准备发起挑战,因为胜算实在是太低了,利益又不够丰厚。

    海上油水最多,可惜奥地利竞争不过英国人,只能等待时机。陆地上收益不高,欧洲大陆上面国家又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容易被俄国人拉着陪葬。

    同样的情况法国人也遇到了,甚至还更加麻烦。世界老二不好当,尤其是陆海军均是老二,先天上就吸引了老大的仇恨值。

    加上“拿破仑”三个字,就没有任何人敢忽视。拿破仑三世继承了拿破仑的遗泽,自然也继承了他遗留下来的仇恨。

    低调行事也就算了,现在这么嚣张,很容易引起各国反弹的,尤其是经历过反法战争的老一辈还没有死光。

    费利克斯首相反对道:“陛下,这恐怕不行了。现在的奥地利就算是想躲,怕是也躲不过去。

    法国人的触手已经深入到了意大利中南部地区,如果我们不干涉的话,谁知道自信心过头的法国人会干什么?”

    简单的说,法奥两国在意大利南部地区的利益上已经产生了矛盾,发生冲突也只是时间问题。

    弗朗茨淡定的说:“没有关系,这是未来的事情。撒丁王国也不是那么好整合的,三五年内法国人在欧洲大陆应该会非常安分。

    三五年过后,沙皇政府的改革也初步完成了。欧洲三大国体系依然平衡,我们就可以推进下一步计划了。”

    不是弗朗茨自傲,现实就是如此。意大利地区有那么容易吞并么?奥地利推行民族融合这么多年,进度最慢的就是奥属意大利地区。

    这是文化上的问题,不要看意大利地区一盘散沙,看起来似乎是个弱鸡,可是在文化上他们的传承非常完善,丝毫不比法国文化弱。

    现在伦巴第、威尼西亚地区,当地人都学会了德语,天天使用德语书写,可是意大利文化传统并没有消失。

    经过了十几年的努力,现在只能说是把意大利化的日耳曼民族拉了回来,而融合意大利人的目标,依然只是目标。

    相比之下,奥地利在波西米亚、匈牙利、克罗地亚、巴尔干半岛推行的民族融合工作,就顺利的多了。

    很多没有文化传承的小民族,现在已经完全日耳曼化。当然这哈布斯堡家族的长期经营也有关系,一开始这些民众都认这块牌子。

    民族融合的本质是什么?

    答案是:认同!

    只要做到了这一点,后面的问题都好办了。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奥地利国内很多少数民族,在生活习惯上和德国人非常像。

    甚至有的民族被称为:“说斯拉夫语的日耳曼人”。意思就是说,除了语言不通外,生活习惯、民间风俗都已经日耳曼化了。

    造成这这一情况的主要原因就是贵族领主来自德意志地区,民众们不自觉的上行下效,或者是在农奴制时代,贵族领主们命令他们改变了生活习惯。

    这些特殊国情,都是民族融合顺利的原因。即便是本民族语言依旧存在,可这也变成了方言。

    这一代人大部分还会说方言,下一代起来估计还勉强能够听懂,如果是生活在城市,估计差不多就要断了传承。

    即便是农村再过两三代人后,这些语言文字还是会断了传承,因为学了没有用。人都是有惰性的,出生社会后用不到的语言,还学它干嘛?

    这个年代人均寿命又短,结婚生子时间都比较早,很多人十七八岁都拥有了孩子,不到四十岁都会抱孙子,对民族融合非常的有利。

    截止到目前为止,德语已经普及了下去。从小接受义务教育的这一代人,已经认同了德意志文化。

    在帝国的任何一座城镇都在使用德语交流、书写,唯独意大利地区是例外,百分之七八十的意大利人,在工作之外的生活中仍然使用意大利语交流。

    当然,因为别的民族涌入,这部分坚持使用意大利语的人,在当地的总人口比例中下降到了六层。

    没有办法,意大利文化传承并不落后,加上和中部意大利邦国的商业贸易往来频发,才形出现了这种情况。

    农村更不用说,德语很多人都学会了,可是日常生活中依然习惯使用意大利语。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解放农奴,并且用土地收买了农民,培养了他们对奥地利的认同感,现在奥属意大利地区也不会这么稳定。

    同样的事情,法国人没有办法做,因为解放农奴的事情撒丁王国已经干了。

    除了拉拢当地的实力派外,法国政府没有办法收买人数众多的底层民众,这就给民族主义者留下了活动空间。

    纵观历史,每一次革命的主力都是底层民众,什么时候看到过资本家跑去冲锋陷阵?

    正常情况下,只要底层民众日子过得还行,对政府认同度高,那么就不会发生大规模叛乱。

    偏偏认同度是拿破仑三世最大的短板,法国民众认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牛叉的伯父,而不是他本人多么受人爱戴。

    意大利人就不一样了,看着拿破仑家族成为法国皇室他们非常的高兴。但是让他们向拿破仑家族效忠,那就不行了。

    本来血统上大家就不认同,更何况还是被法国吞并呢?要是再损害了他们利益,那就就要举起造反了。

    推动民族融合?抱歉法国都没有义务教育,怎么可能先给撒丁王国提供义务教育呢?

    涉及到了自身利益,这方面法国民众是非常敏感的。巴黎政府就算是要推广语言文字融合,也必须要连着国内的义务教育一起搞。

    这又牵扯到了一系列的问题,总之,短时间内巴黎政府是做不到的。

    在军管期内,撒丁王国肯定会很安分的,一旦恢复了正常秩序,会发生什么就不确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