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二十九章、暗度陈仓
    没有办法说服马西米连诺,弗朗茨直接把另外两个弟弟扔进了军营中,进行封闭式教育。或许是接受了教训,这会苏菲皇太后没有插手。

    在弗朗茨继位之前,奥地利军队一直都是贵族纨绔子弟镀金的地方。现在奥地利军队同样是纨绔子弟们的去处,不过不在是镀金,而是度日如年。

    封闭式管理就不说了,一旦进入军营就和城市灯红酒绿的生活告别,天天扎在阿尔卑斯山脉里面训练。

    因为严格的管理制度,很多家族都把军队当成了教育下一代的学校,活跃在维也纳的纨绔子弟数量也下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法定服兵役时间也就两年,因为人口增长的关系,通常普通士兵服役一年过后,就可以退役回家转入预备役。

    贵族子弟是一个例外,他们的服役年限是3年起步。培养军官的时间,要比培养普通士兵花的时间多,服役时间自然更长。

    贵族军官的训练,比普通士兵更加严格,训练科目也要多得多。通常第一年就是阿尔卑斯山脉,或者是巴尔干山脉度过。

    每天训练都累个半死,自然没有精力乱想了。时间长了,很多坏毛病都会在军队中改掉。

    本来马西米连诺和弗朗茨只相差一岁多,军制改革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镀金,成为了一名海军军官,错过了这个打磨的机会。

    因为训练太苦,一年到头都回不了一次家。爱子心切的苏菲皇太后要求弗朗茨开后门未果,就拖了下来。

    好在德意志地区贵族有服兵役的传统,没有进入过军队服役的贵族,根本无法在社会上立足。

    所以苏菲皇太后最多也只能拖延时间,不敢真的让两个小家伙躲兵役。

    具体情况可以参考,每年都有几个纨绔子弟被家里人绑着送进军营,偶尔还会出现哭哭啼啼仿若生离死别的场面。

    当然,这样的场面大都是出现在新兴贵族中。这也是被老牌贵族鄙视的原因,被认为是没有教养的体现。

    某种程度上来说,弗朗茨的军制改革也依靠了传统的力量。

    奥地利虽然没有到普鲁士那种军队拥有国家的地步,可是政府高层也大都是从军队中走出来的。

    如果某一个地方需要极限动员了,政府官员也可以秒变军官,在最短的时间内组成军队。

    因为贵族荣耀的关系,没有任何一个贵族在弗朗茨面前报怨过训练太苦,这一点令他非常满意。

    权利与义务对等,如果连自己的义务都拒绝履行,那么这个阶级就真的堕落了。

    按照国防部的统计,奥地利贵族子弟服兵役的比例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五,剩下的那都是身体缺陷、先天不足,没有办法进入军队服役。

    在军制改革前这个数据是百分之百,德意志地区的文化传统就是以当兵为荣耀,现在这一优良传统自然被保留了下来。

    从义务教育阶段开始,都有基础军事训练课。没有条件的地区只是队列训练和长跑,而贵族学校就是翻版的少年军校。

    圣彼得堡

    经过了数年时间的斗争,改革派终于压倒了保守派占据了上风。1863年3月25日,亚历山大二世签发了《关于脱离农奴依附关系的农民一般法令》。

    规定:废除农奴制,农奴获得自由民身份,有人身自由和一般公民权,包括有权拥有财产、担任公职进行诉讼和从事工商业。

    在全部土地归地主所有的前提下,农民可以使用一定数量的份地,但必须向地主缴纳赎金。

    农民在签订赎买契约之前,还要为地主服劳役或缴纳代役租。

    显然,俄国人的这次改革是不完善的,这个土地赎买金是地主确定的,远超过了土地的市场价,甚至有的地方还高过了市价的数倍。

    高昂的土地赎买价格,又给未来的社会冲突埋下了隐患。实际上在确定赎买价格过后,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冲突。

    亚历山大二世也非常头疼,一方面他想要进行更加彻底的社会改革,使俄罗斯帝国快速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和拥有土地的贵族们决裂。

    “地主”和“地主”也是有差别的,俄罗斯帝国的地主那就是贵族,普通自由民都很少拥有土地。

    现在进行社会改革,显然会损害到贵族阶级的利益。统治这个国家的贵族们自然不愿意了,他们想要把损失转嫁出去。

    这不光是保守派的意志,包括改革派中很多人也准备牺牲农民的利益,换取这次社会改革的成功。

    至于这么干过后,可能带来的社会矛盾,已经被他们忽略了,总不能真的去割自己的肉吧?

    警务大臣家里诺夫维斯低声说道:“陛下,上个月国内一共发生了38次农奴暴动,已经全部被镇压了下去。”

    农奴暴动在俄罗斯帝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如果那一年不爆发几次,那才是新闻。

    可是一个月爆发几十次,亚历山大二世还是感受到了压力。废奴法案签发了,可是这次改革并不能令农奴们满意。

    革命党人也没有闲着,他们鼓动农奴起来革命,宣称:只要推翻了沙皇政府,大家就可能免费拥有土地。

    自由主义者们没那么激进,至少他们没准备推动沙皇。自由主义者认为应该由政府出台法律对土地进行定价,不能任由贵族盘剥农民。

    目前国内的农奴暴动,大都是这两派搞出来的。

    亚历山大二世说道:“继续严加戒备,现在关键时刻不能让他们闹出了乱子,破坏了这次改革。”

    “是,陛下!”警务大臣急忙回答道

    幸好近东战争俄国人打赢了,利用战争胜利封赏功臣的机会,尼古拉一世解放了一批农奴。

    这些人现在是沙皇军队的主要力量,尽管大都是处于军队底层,可只要这些人忠于沙皇,那么俄罗斯帝国依然是沙皇的俄罗斯。

    不然早就被打草惊蛇的贵族们,可没有这么容易就向沙皇妥协,俄罗斯的保守派力量一贯都是欧洲最强大的。

    这和奥地利在遍地叛乱中废除农奴制不一样。当时奥地利贵族是被革命吓着了,看着一家家贵族被灭门,生怕什么时候就轮到了自己,不得不同意废除农奴制。

    在生存面前,大家的心里预期自然降低了。土地价格往下砍一刀,也就砍了,为了保住身家性命,大家不得不选择妥协。

    现在沙皇贵族们可感受不到生存压力。尽管俄罗斯发生了农奴暴动,可这些都不成规模。没有压力,大家自然想要弥补损失,甚至准备借机再赚上一笔。

    财政大臣库尔达西亚比焦急的说道:“陛下,因为改革的缘故,预计我们今年的税收还会再次下降五个百分点,而财政支出却要上涨百分之十五。

    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恐怕不等国内改革完成,我们你财政就要先破产了。财政部建议延缓废除部分偏远地区的包税制,以减少财政开销。”

    包税制也是沙皇政府面临的难题。俄罗斯帝国太庞大了,在此之前因为通讯和交通的缘故,沙皇政府根本没有办法管理这个庞大的帝国,不得不实施包税制。

    现在因为电报的出现,通讯的问题已经可以解决了。沙皇政府就准备废除包税制,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扫清障碍。

    只不过这么一来,行政开销就大大增加了。很多偏远地区收到的税,都不一定够行政开销。

    亚历山大二世反问道:“光延缓废除包税制,恐怕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吧?我们的资金缺口,可不是每年几百万卢布就能够解决的。”

    财政大臣库尔达西亚比回答道:“是的,陛下。今年的财政赤字应该会超过四千万卢布,延缓废除包税制可以节省八百万卢布。”

    亚历山大二世想了想说:“就算是延缓废除包税制,那么剩下的资金缺口怎么办?”

    俄罗斯帝国主要实施包税制的地区在西伯利亚、远东和中亚地区,因为交通的缘故这些地区经济都不怎么样,延缓改革也影响不大。

    财政大臣库尔达西亚比提议道:“陛下,我个人建议卖掉阿拉斯加,以节省行政开销,同时换取一笔资金弥补财政不足。”

    亚历山大二世摇了摇头说:“卖掉阿拉斯加没有问题,那片土地除了面积大外,实际上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收益。

    因为同英国人的关系,未来一旦发生了冲突,我们根本就守不住。

    可问题是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买主,唯一可能买下这片土地的美国人,现在深陷内战中无法自拔。”

    这是真的,在没有发现金矿前,阿拉斯加就是一片不毛之地,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俄罗斯人还不到一万。

    即便是中部盆地拥有一片可开垦的土地,可是这个年代土地不值钱,尤其是没有开发出来的土地。

    财政大臣库尔达西亚比提议道:“陛下,我们在全世界寻找买主,如果找不到买主就充当明年贷款利息抵给奥地利吧!”

    亚历山大二世摇了摇头:“不行,要是这么干了,会影响两国关系的。现在奥地利不但是我们的盟友,还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

    这和节操无关,完全是利益决定的。俄奥同盟的存在让俄罗斯帝国保住了欧洲霸权地位,即便是现在忙于内部改革,也没有人动摇他们的地位。

    可是这个联盟一旦解散情况就不一样了,不光是法国人会挑战他们的霸主地位,就连奥地利同样会成为霸主的挑战者。

    把潜在的敌人变成了盟友,这沙皇政府最近几十年来最大的外交成就。

    当年奥地利深陷革命的时候,尼古拉一世没有落井下石,因此俄罗斯帝国获得了奥地利的支持赢得了近东战争,夺取了君士坦丁堡。

    尼古拉一世去世前都再三告诫了他俄奥同盟的重要性,亚历山大二世不傻,知道这是合则两利的联盟,为了些许利益影响到两国关系那就不好了。

    财政大臣库尔达西亚解释道:“陛下,不需要影响两国关系。你只要向弗朗茨陛下写一封哭穷信,说明一下我们困难,让他帮帮忙就行了。

    当年,奥地利人镇压匈牙利叛乱的时候,尼古拉大帝也准备出兵帮忙的,只不过刚刚抵达边界,奥地利人就自己搞定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情哈布斯堡家族都领了。因此,在后来的近东战争中,维也纳政府一直站在我们这边。”

    库尔达西亚比这是在隐约提醒亚历山大二世重视两国皇室关系,不能够因为亲普的个人立场,就忽略了国家利益。

    亚历山大二世点了点头,他个人亲普归亲普,可不是彼得三世那个蠢货,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没看现在普俄关系依然没有起色么?

    普鲁士王国在俾斯麦死后,深感受辱的威廉一世,就再也没有向俄罗斯低过头。亚历山大二世同样没有向普鲁士释放过善意。

    这都是国家利益决定的。一方面作为欧洲霸主,俄罗斯帝国不能够主动低头;另一方面丹麦这个小弟的情绪也要照顾,就凭这些年丹麦王国陆续向沙皇政府提供两千万卢布的贷款,亲疏远近就一目了然。

    亚历山大二世平静的回答道:“没有问题,我会尽快写这封信的。”

    见亚历山大二世接受了这个建议,财政大臣库尔达西亚比松了一口气,直感叹这笔钱可真不好赚。

    他这么卖力的鼓动亚历山大二世,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深化俄奥两国的关系,当然也不排除有这方面的因素。

    更多的还是因为收了奥地利驻俄大使的十万神盾公关费。库尔达西亚比是聪明人知道什么钱可以收,什么钱不能收,收了钱就要办事。

    奥地利人想要进一步深化两国关系,库尔达西亚比自然不会拒绝,这也是符合俄罗斯利益的。

    至于阿拉斯加的问题,果断的被他无视了。这只不过是继续深化两国关系的由头,一片蛮荒之地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