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699 撤太子
    “可气!十分可气!”阎贝拍着椅子扶手,一副与老康同仇敌忾的气愤模样,怒斥太子:“太不给皇上面子了!”

    “但是!”话锋一转:“抛去君臣这层关系,你们是父子,孩子的意愿,父亲是不是要尊重?”

    老康被问得怔了一下,回神后眼睛就眯了起来,放下奏折,抬手指着阎贝的鼻子,摇头叹道:

    “好啊,你个乌雅氏,你别以为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朕不知道!”

    “嗯哼~”阎贝摊手,露出老实人的微笑:“我从没想过隐瞒你,你知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老康愕然,他竟无言以对。

    半晌,无奈摆手开始赶人,“你先回去准备晚膳,等朕想好了就过来吃晚饭,你可走吧,看见你朕这脑子就会乱成一团浆糊。”

    “得嘞,那皇上您先好好想想,臣妾告退。”一本正经的起身躬身行了礼,就在老康以为她突然转性之时,突然回头,眨了一下眼睛:“我做好饭等着你哈!”

    皮完这一下,这才笑着离开。

    全程老康就是一个无奈的表情,他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顾问行。”扭头看向身后当隐形人的顾问行,“你说就她这目无王法的样子,朕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顾问行低头:“奴才不敢妄言。”

    “说!”老康瞪眼,知道他在怕什么,摆手道:“朕恕你无罪。”

    这下顾问行放心了,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答道:“皇上,这还不都是您自己给惯出来的?”

    老康愕然,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反驳。

    最后只能瞪着眼睛,用手指头威胁似的指了指顾问行,把人弄老实了,这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家老婆子给自己留下来的问题。

    阎贝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她也没有去窥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她只知道,不管这么多年来皇后母子俩的佛系状态是真是假,现在它都得是真的。

    晚上,老康准时过来永和宫吃饭,同时也把没审阅完的奏折带了过来,阎贝一看这行头就知道这老头子是又要在自己屋里加班了。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她倒是也习惯了,吩咐粉蝶她们去卧室加一张桌子和暖炉,安排得很有条理。

    晚饭是阎贝自己亲手烧的,老康一吃到眼睛就笑得眯了起来。

    愉快的用完晚餐后,果然如阎贝所料,老康要在自己卧房里加班,她只能陪着一起加班了。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粉蝶和顾问行等人都会有一种两人才是正牌夫妻的错觉。

    明明阎贝只是一个妃子,她不是皇后更不是皇贵妃,但他们就是觉得,她才是皇上那个对的人。

    一个盘膝坐在炕头,手拿针线兑现白日许下的诺言,亲手做帽子。

    一个坐在炕里,手持朱笔批阅奏折,时不时闲下来聊两句,明明是国之大事,却被两人聊出了家长里短的感觉。

    气氛很和谐,可越是这般,就越让人觉得时间太短。

    两人头发都已经花白,特别是皇上,最近这两年老得特别快,入冬前还生了一场小病,身体也比去年更加佝偻。

    不过幸好,他过得比去年更开心。

    腊月二十,太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主动提出让皇上撤掉自己的太子之名,朝堂上一片哗然。

    不过奇怪的是,皇上很淡定,赫舍里一族也很淡定,太子更是淡定得不得了。

    最终,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皇上允诺太子的请求,撤了他的太子之位,赐府邸一座,封了亲王,号淳。

    这一消息一经传出,整个京城到处都在议论,猜测这背后的原因。

    不过这件事情很快就被过年这件大事给压了下去。

    腊月二十八这天,皇上协同皇子百官在天坛举行祭天大典,礼毕后,放百官归家,自己也得了两天清闲日子。

    这期间,皇后娘娘还是如同以前一样,面上的笑意还比往日多了些,看来是真的很佛系。

    撤太子之后,日子照常过,乍一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但细心的人就会发现,这朝堂是的气愤变得诡异起来。

    八贝勒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还有三阿哥那个极少出门走动的母妃荣妃,开始在各宫走动起来,马佳氏一族重新走到了前台上,不再做隐形人。

    新年后,大年初一,老康给新人老人们都晋升了位份,陈贵人升为陈嫔,密贵人升为密嫔,其余人等没有升位也有赏赐。

    唯独德妃,一个所有人都以为会升为贵妃的人,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要说现在宫里谁受宠,人人都道是德妃娘娘。

    如果皇上年后让她晋升到贵妃,所有人都不会觉得惊讶,但是偏偏她没升,这让佟佳皇贵妃开始睡不着了。

    因为她有一不祥的预感。

    果不然,在一批批赏赐都下放下去,却唯独不见皇上对德妃有什么赏赐之时,佟佳皇贵妃知道,自己最大害怕的事情来了。

    皇上要把雍亲王重新记到他生母乌雅氏名下!

    晴天霹雳无意于此,虽然早就知道阎贝会在这里下手,但佟佳氏还是没想到她的动作会这么快,快到令她措手不及。

    并且最让她无助的是皇上现在的态度,彻彻底底的站在德妃那边,让她根本没有活动的机会。

    过年前她就从乾清宫当值小太监口里套出话来,皇上现在宠德妃比顺治帝宠董鄂妃更盛,连她议政皇上都不会责怪。

    不但不责怪,还会听取她的建议,这是多么可怕的荣宠!

    佟佳氏唯一的依仗没有了,但她不是容妃,她清楚的从皇后等人口中知道这个世界未来的历史走向,所以她没有任何动作,默默忍下了这一切。

    她对雍亲王有养育之恩,这便是她的筹码,只要她自己不糊涂,主动去招惹德妃冲自己发力,那她的后半辈子应该还是好过的。

    慈宁宫去的人渐渐少了,新年过后,大家的聚会地点几乎全在永和宫,陈嫔啊、惠妃啊,都爱来阎贝宫中走动走动。

    虽然都是穿越来的,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法则还是一样。

    在这后宫中,不管你是不是先知,也不管你以前在某处混得怎样,都得向形势低头。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