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544 被训
    赵恒成功把李宁怒火点燃,可惜他还不自知,没有听见阎贝回答,反倒更加确定她就是刘紫菡,顿时便嗤笑道:

    “你知道我妈是谁吗?你这样对我,回头就不怕我让我妈开除你?”

    “开除?”阎贝挑眉讥笑道:“我管你妈是谁,像你这样的贱人,先打了再说!”

    “兄弟们!上!出了事情我负责!”阎贝大喝一声,当先抬脚开踢。

    李宁咬咬牙,紧随其后,只是下手比阎贝轻许多。

    穆青在一旁默默看着,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愣是下不了手。

    阎贝见他不行,也不勉强,让他站到墙边去望风。

    毕竟是自己的任务目标,待遇还是特别不同滴!

    赵恒在如此暴打之下,起先还试图挣扎,可后来发现不管自己怎么挣扎,拳头总会准确无误的落到自己身上来,便放弃了挣扎,开始装死。

    只不过这装死的把戏已经玩过一次,阎贝根本就不相信,更不要说打出火气来的李宁了。

    这边墙角路灯照不到,又没有摄像头,黑乎乎一片,加上阎贝暗中把隔音结界打开,根本没有路人听见赵恒的呼救声。

    可怜的家伙,就这样被阎贝暴揍了整整二十分钟,只给他留下最后一口气。

    说到底阎贝也不想闹出人命来,可看见赵恒这个样子她就来气。

    再想起还躺在病床上的花季少女王倩,下手便又狠了两分,等把麻袋从赵恒头上拉下来时,他那张脸已经肿得不能看。

    两只眼睛浮肿得厉害,只勉强留下一条缝隙,连眼前阎贝这几个凶手样貌都看不清。

    “小子,我警告你,下次见到王倩就给我绕着走。”阎贝蹲下身来,用手掌轻拍他的肿脸,冷声道:

    “要是让我看见你敢出现在她周围两米之内,我不介意给你来一个暴打套餐!”

    言罢,招呼上李宁和穆青,悄然离去。

    赵恒全程都是懵的,他怔怔看着那几道远去的身影,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阎贝刚刚的话听进去。

    当然了,如果没有听进去,阎贝也不会介意。

    小孩有小孩的玩法,成人有成人的玩法,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她根本不惧!

    天色已晚,阎贝和穆青先把李宁送到家,这才和穆青结伴回家。

    两人就住在一个小区里,正好顺路。

    不过,一路上穆青的情绪都有些低迷,阎贝以为他是在担心自己会被牵连,笑着安抚道:

    “你别担心,这件事怎么算也不会算到你头上的,况且,赵恒也不会知道打他的人是谁。”

    “不是。”穆青在小区花坛前停了脚步,回头来看阎贝,冲她轻轻摇了摇头;“我不是在担心这件事。”

    “那你是怎么了?”阎贝皱眉问道。

    穆青不答,只是抬头朝自己家的位置看过去,许久这才幽幽道:“我爸今天出差回来了。”

    “嗯,那不是好事儿吗?”阎贝笑了起来,上前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那你快点回去,我也该回家了,咱们明天见!”

    “我还有试卷没写完。”阎贝话语刚落,穆青便苦笑着说道。

    他眼中藏着一抹淡淡的无奈,阎贝没注意看,只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拒绝自己,大方摆手表示不介意。

    “没事,那咱们星期一再见,你快回去吧!”说着,挥了挥手,站在花坛前看着他离开,这才转身进入身后的大楼。

    搭乘电梯来到家门口,阎贝正想掏出钥匙开门,没想到房门居然直接被人从里面推开,要不是阎贝闪得快,她的鼻子恐怕就要遭殃了。

    “宁队?!”

    瞧见门内的人,阎贝惊呼出声,不懂他为什么又来了。

    宁远还是穿着那一身黑色的西装,狭长的眼定定瞧了阎贝半晌,这才转身坐到客厅沙发上。

    玛丽又不在,八成是又让宁远派出去了。

    阎贝关门进屋,鞋都没来得及换,男人冰冷的询问就从客厅那边传了过来。

    “你这一天去哪儿了?”

    阎贝微怔,把这句询问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圈,这才答道:“家里亲戚出了点事儿让我去处理,我已经提前和玛丽说过的。”

    然,这样的回答却不能令某人满意。

    带着凉意的目光投了过来,宁远出声说道:“今天是目标回来的日子,就算是再有急事,也应该以工作为重!”

    “这个,那不是还有玛丽在吗.......”阎贝试图辩解,可却觉得自己的辩解是如此的苍白,头渐渐低了下去,带着歉意说道:

    “抱歉,是我的失职!”

    是她没有很好适应自己现在这个身份,她忘了自己特工的身份。

    “宁队,没有给大家带来什么麻烦吧?”阎贝低着头询问道。

    虽然她并不觉得宁远玛丽等人正在做的事情有多么难多么重要,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职而给大家带来麻烦,她会尽量弥补。

    至少,保住穆国荣一条小命还是很简单的。

    阎贝很认真的道着歉,却不知道宁远内心的震惊。

    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毕竟从他认识她的那一刻起,这个队员就从来没有给过他什么好脸色。

    如今居然愿意在他面前承认她自己的错误,这实在是令他感到惊讶。

    难道说......她真的已经完全放下了吗?

    把他当成了队长,而不是曾经的某个人,所以,才会这样?

    宁远觉得自己应该大松一口气,可事实上他的心却在往下沉,只是习惯性的冷峻面庞,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阎贝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答案,忍不住抬头看来。

    这一看,便对上了宁远那双深沉的眼眸,脑海中突然想起自己手机里那个特别的署名,心里头顿时咯噔了一下。

    这个宁远,不会和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有什么情感瓜葛吧?

    似乎是为了印证阎贝的猜想没有错,宁远这种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关系人的人,居然问她:

    “你家里人没事吧?”

    “没事。”阎贝轻轻摇头。

    宁远颔首,:“没事就好,下不为例,既然目标已经回来,你们要时刻注意他的动向,有什么不对劲的事,及时上报。”

    “好的!”阎贝迅速点头。

    看着宁远那双突然变得有情绪的眼,心中警铃大作。

    遭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