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458 妈妈永远是对的
    李牧把阎贝交的门票拿了出来,一个成人巴掌两倍大的面包,用透明薄袋包住,里面金黄酥软的面包清晰显露出来。

    霎时间,阎贝感觉四周光线猛的一亮,所有人抬起头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李牧手上的面包。

    金黄、酥软、香甜,带着麦子的清香。

    “咕噜!”

    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叫了一下,犹如指挥的指挥棒一样,开了头,便是接二连三的美妙乐章。

    “老公,你从哪里弄来的面包?”刘芬惊讶问道。

    这么新鲜,看起来就像是早上刚刚做好的一样。

    李牧往阎贝母子那边瞅了一眼,而后淡笑说道:“这是新人给的门票。”

    话落,阎贝能够感觉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顿时和善了许多。

    没有人说话,大家眼巴巴盯着李牧手上的面包,等待李牧分配。

    僧多肉身就是眼前这个情况,可在场所有人都明白,那块面包他们根本没有分配的资格。

    他们在李牧和斯坦的庇护下才得以苟活至今,如果李牧不愿意把面包分给他们,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饥饿这种生理反应根本不由人控制,一块面包放在眼前,他们根本抵挡不住它的诱惑,就算不能吃,闻一闻,看一看也是好的。

    当然,李牧没有让大家失望。

    他取出一把锋利金属刀,把面包分成三份,又拿起其中一份,份了三分之二给妻子刘芳,三分之一给了那个半大金发小子。

    余下的才平分成十份,分给余下三个老男人,和七个女人。

    面包本来就没多大,分了又分,到手只有两个拇指大小,可即便如此,也令所有人心满意足。

    大家小口小口吃着,生怕一口吃光。

    而对于那个半大金发小子来说,这完全不够他塞牙缝的,两口吃完,蹲在刘芳母女面前看着她们吃。

    这种时候,刘芬已经没有多余的同情心让她挥霍,女儿闻到食物的味道正满眼期待的等待她喂食,她一丁点也舍不得把女儿的食物分出去。

    阎贝默默在一旁看着李牧分配食物,觉得他这样的分配方法很好。

    人都有私心,有时候这份私心会害人,可有的时候,它却能够为那些爱你的人带去她想要的温暖。

    如果李牧刚刚把食物全部平分,没有特意为妻儿多留一份,她会欣赏他这种大爱精神,却不会认同。

    不过,现在看来,她们运气很好,加入了一群尚有良知的幸存者,不用再担心会被人吃掉了。

    星珩很明显的松了一大口气,靠墙倚在阎贝身旁,静静看着这些人小心翼翼的捧着面包吃,目中没有同情、也没有讥讽,很平淡。

    李牧自己的位置已经被自己妻子拱手让了出去,他只能坐在刘芳左手边的排水管上,时不时看看妻女,时不时又打量一下阎贝母子俩。

    特别是星珩,他总觉得这个孩子很奇怪,那种诡异的感觉萦绕在他心头,让他感到不适。

    阎贝察觉到他的过度关注,干脆自己往前挪了点,直接把儿子挡在自己身后,让李牧看了个空。

    “你......”他想说什么,或是是为什么,但对上阎贝微笑的面庞时,愣是给憋了回去。

    他不说话,阎贝可要说,她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呢。

    “李牧,这边还有其他幸存者吗?”阎贝轻声问道。

    可就算她问得很小声,但在一片安静的进食声中,还是显得很大声。

    正在吃东西的人全部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通道尽头,眼中是忌惮及恐慌。

    “怎么了?”阎贝诧异问道。

    刘芳专心喂女儿吃东西,当做没听见身旁阎贝询问的声音。

    那是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回想的事情,她宁可选择忘记也不要再提起那些人。

    一直对自己表现出友好的刘芬没搭理自己,阎贝挑了挑眉,直接把目光看向李牧。

    结果他好像是被她刺激到了似的,起身便朝黑暗中走去,选择了逃避。

    阎贝有点懵逼,转头看向自家儿子,问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星珩想都没想就摇头:“妈妈你永远都是对的,至少在我这里你没错。”

    “倒是这些人......”他用他那双淡漠黑眸看着眼前这一张张疲倦的面孔,讥讽道:“是他们太懦弱!”

    “你胡说!”金发小子大声反驳,不满的站了起来,一脸不爽的盯着星珩。

    看着星珩小小的个子,自觉比他高出一个头,恶狠狠的冲他举起了拳头,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见到他那个拳头,星珩面上的表情迅速收了起来,淡淡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高一个头的半大小子,黑色瞳孔迅速变得全黑。

    这是启动精神力时特有的表现。

    可惜星珩本来就是黑色眼眸,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他眼中的变化。

    阎贝自然察觉到了儿子的不对劲,抬起手直接把他揽到身后,看着金发小子对儿子说:

    “我的阿珩,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

    说完,不去看金发小子怒急的脸,继续看着他,道:“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带着命令式的语气,听得金发小子越发来气,可这口气却中看不中用,内里空空,毫无威胁力。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死亡边缘试探过的他先瞪了躲在阎贝身后的星珩一眼,这才没好气的重新蹲下来,低着头把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轻声给阎贝讲了一遍。

    说完,还不忘刺一下阎贝,说她一个二等残废知道这些事情也没用,差点气的阎贝提起拐杖就要给他一榔头,让这小子明白,二等残废与二等残废之间也是有区别的!

    当然,手上没劲,压根没打成,不但没打成,还得压制住身后随时准备爆发的儿子,省得金发小子死在自己面前,怎一个心累了得。

    不过,闹归闹,金发小子说的事情却不能忽视。

    原来,在阎贝母子俩来之前,李牧等人不是在这边下水道里生活,也并不是只有这十三四个人。

    三天前,李牧等人还在一个真正的防空洞里待着,那时候除了李牧和斯坦两名护卫队队员外,还有其他七名护卫队队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