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321 搭便车
    听着铁扇公主这些话,要不是还处在一个古香古色的客栈里,身旁坐着也是妖怪,阎贝真以为自己是回到了那个生活便捷的现代都市。

    不过转念一想,法术之类的神秘力量体系似乎也和现代科学一样,都是为了生活更加便利才产生出来。

    所以,这个玄幻世界变得更加便捷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不用太奇怪。

    暗自在心里自己给自己解释了一番,阎贝迅速接受了这个任务世界科学的设定,继续埋头吃菜。

    饭后,时间实在是晚了,大家便起身准备各回各屋歇息。

    牛大力这个不解风情的,一个抬步就蹿到楼上没了踪影,自顾睡自己的,害得铁扇公主到嘴的话都没来得及问出来。

    不过幸好,阎贝和阎小空还在楼梯上,她便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笑着喊道:

    “夫人且慢。”

    “有什么事吗?”阎贝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铁扇公主往前走了两步,站在楼梯下仰头问:“夫人,能冒昧问一下,你们接下来是要到哪里去吗?”

    阎贝略有些诧异,没想到她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她还以为她是要和她打听牛大力的家世之类的。

    微微一笑,看着怀中眯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就快要睡着的阎小空,轻声答道:

    “我家小空想学大本事,我们此行要到灵台方寸山学院去求学,公主你呢?”

    “我也是呢!”铁扇公主惊喜说道。

    阎贝挑眉:“这么巧啊,公主也是要去灵台方寸山求仙学院?”

    “对啊!”铁扇公主狂点头,欢喜道:“夫人,既然咱们同路,不如一同上路?行吗?”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好意思好意思的,我还有一辆大马车,坐下我们几人绰绰有余,夫人,一块儿走吧,不然我一个人上路,都没有人同我说话,很无聊的!”

    阎贝客气的话都还没说完,铁扇公主就冲了上来,满眼恳切的邀请。

    如此盛情,阎贝实在是......不忍拒绝!

    “那,那就打扰公主啦?”阎贝挑眉,有些犹豫。

    铁扇公主一听见她这反问的语气,便知有戏,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一路有我,那我先回房休息了,夫人,咱们明早见!”

    说完,生怕阎贝拒绝,提起裙角三两下就跑上楼,回房去了。

    阎贝目送她离开,眼睛渐渐弯了起来,越来越弯,到最后只剩下一条极小的缝隙。

    心中惦念的事情又因为铁扇公主的热情解决一件,阎贝心里那个美啊,修炼都觉得事半功倍。

    次日清晨,一起用过早饭后,阎贝借着牛大力的光,抱着自家只顾着研究花篮的阎小空上了铁扇公主的马车。

    这马车不是简单东西,从外面看来和普通马车差不多大小,但内里空间却要宽上十倍,座椅板凳床榻,样样齐全,和在房间里没有什么分别。

    这马车由两头飞马拉着,可在陆地快速奔跑,也可上天飞行,那速度,可比阎贝等人之前两条腿走得快多了。

    只一天,便走过四五座城池,行上万里。

    阎小空一路上都扒在窗户上往外看,看着那些飞过的禽鸟白云,对飞天遁地这等本事来感兴趣。

    阎贝拥有法术大全,只要是这世间有的法术都会一些,只是可惜她本身没什么天赋,施展法术总会受到身体修为限制,打出来的法术效果大减。

    可即便如此,飞天遁地的法术阎贝还是会的,眼见自家小猴子对这些法术心生向往,阎贝干脆趁着现在有空,打算先给他传授几招看看能不能起效果。

    毕竟,她从没有尝试过把自己掌握的法术传授给其他人过。

    有了这个打算,阎贝先看了眼左边正在那避水金晶兽逗铁扇公主开心的牛大力,见他一心扑在美女身上没有要学习的心思,这才伸手把自家扒在床边的小猴子抱了过来。

    突然被抱住,阎小空吓了一跳,见是自家老娘,这才放下警惕。

    “娘?”突然抱他做什么?

    阎贝示意他小点声,抱着他走到车厢角落,远离牛大力和铁扇公主二人,这才在阎小空耳边道:

    “可想学法术?”

    “啊......”阎小空惊呼出声,但才发出一点声音就被阎贝把嘴给捂住了。

    “嘘!小点声,娘也还没确定到底可不可以,你先不要声张。”阎贝轻声解释道。

    她也怕闹乌龙,万一不成却把人全部吸引过来,她可难下台。

    阎小空连连点头,表示明白,阎贝这才把手从他嘴上拿开。

    招手示意他靠近些,阎贝试着打出一个变幻法术,变出一个四不像桃子来,一边变一边轻轻念出口诀,让阎小空学着自己的动作和口诀来一次。

    平时嬉皮笑脸,上蹿下跳的阎小空看到阎贝掌心那四不像桃子,顿时眼冒金光,神情变得无比的认真。

    他点点头,回想了一下阎贝刚刚的动作和口诀,尝试着来了一次,没想到,一次便成功,仙气在他手上若隐若现,竟颤颤巍巍变出一个粉色桃子来。

    “娘,是这样吗?”阎小空惊讶问道,因为自己变出来的桃子和阎贝的不一样,他有点不敢确定。

    不过,阎贝看着他掌心那个粉色桃子,心情却是有些复杂,即开型又感到挫败。

    果然,这世间什么都要讲究天赋,她远远比不得她这个出身不凡的儿子。

    好好的法术,在她手里连形都没有,到了他手中,却像模像样。

    阎贝摇摇头,露出一个极为复杂的笑容,欣慰的摸了摸阎小空紧张的毛脸,重重点了点头:

    “对了,你做得比娘更好。”

    “真的吗?”阎小空不敢置信的反问道。

    阎贝颔首:“比娘厉害多了。”

    “不!”阎小空摇了摇头,满眼崇拜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认真道:“娘你才是最厉害的,这些法术我都不会呢,娘你能教我吗?”

    阎贝点头,招手示意阎小空附耳过来,抬手打下一个隔音结界后,在他耳边轻声说:

    “变化法术娘不教你,日后你自到学院去学,娘教你其他法术,你一定要先和娘保证你半分都不会泄露出去,娘才教你,你答应吗?”

    为什么?

    阎小空想这么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