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快穿:吾儿莫方 > 0167 女大不中留
    “我......我......”欧阳禹结结巴巴说了两个我字都没吐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只看得挡在他身前的祝早早面露急色。*随*梦*小*说 .lā

    这些日子大家住在一起,相处久了也对互相有些了解,经过这段日子的了解,祝早早知道欧阳禹虽然是个不折手段的人,但也看出他内心其实很敏感很脆弱。

    他面上的暴躁、不易相处,其实都只是他的保护壳而已。

    所以此刻看到他变得这样结结巴巴的,就知道他这次是真的慌了神,回头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被这种眼神看着,欧阳禹仿佛又升起了勇气,他咬咬牙,居然从祝早早的身后走了出来,顶着墨染香快要吃人的目光,站到阎贝身前,一副豁出去了的模样冲她大声道:

    “师叔祖!我想求您把墨染香许给我!”

    “欧阳禹你这个小人,你给我闭嘴!”墨染香急慌慌打断,可惜没能成功,欧阳禹的话成功传入阎贝耳中。

    阎贝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她抬手掏了掏耳朵,装糊涂再次道:

    “你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楚。”

    欧阳禹神色少有的认真,他深深看了眼气得跳脚的墨染香,突然“扑通”一声在跪在了阎贝脚下。

    “还望师叔祖成全!”

    “欧阳禹,你的诡计不会得逞的,我娘不会同意的!”欧阳禹刚请求出声,墨染香就在一旁泼冷水。

    可阎贝却瞧见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起,额头上青筋爆出,一副强自忍耐着什么激烈情感的模样。

    看着这样的他,阎贝忍不住想起自己要带他一起离开剑宗时的想法。

    其实从那时开始她就察觉到眼前这个小子对她家阿香有不一样的情感,抱着观察观察看的心态,这才把他领来。

    如今看来,这小子还真是的明目张胆的想要从她手中夺走她家阿香呢。

    说实话,阎贝本人并不觉得欧阳禹配不上墨染香,他是个用自负掩饰自身残缺、有点小自卑的人。

    今天能够大胆开口说出这两句话,他应该是用上了所有的勇气。

    只是现实很残酷,相比起阿香长达千年的寿元,没有修为,甚至连普通凡人都比不上的他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良人。

    可即便如此,还有一点是阎贝这个局外人都清楚的,那就是他对墨染香的心,是真的。

    没有人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墨染香升起的爱意,剧本中并没有提及,但若仔细研究他对墨染香做的事情,还是有迹可循的。

    比如,其实他对林依然的厌恶并没有到要她死的地步,但墨染香要她死,他也就一路支持。

    他从来不管她要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他就是倾尽所能来帮她。

    墨染香和欧阳禹在剧本中都不是好人,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之间就不能有超出伙伴之外的特殊情感。

    看着跪在身前这个隐隐颤抖的身影,阎贝一瞬间想了很多话,可到嘴边时,只有一句:“你刚刚对我家阿香做了什么?”

    “我亲了她。”欧阳禹答道,本来紧抿的唇勾了起来,满脸都是得逞的邪气。

    难怪要被砍,感情这丫居然吃了她家闺女的豆腐!

    “你再说一次。”阎贝咬牙道。

    这话说出,不止是欧阳禹心头一凉,就连一旁的祝早早和墨染香都觉得心脏猛的缩了一下,莫名有点方。

    不过欧阳禹死猪不怕开水烫,居然老老实实又答了一次:“刚刚我亲了她,她没有拒绝我,所以我觉得她也是喜欢我的......”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欧阳禹的脖颈突然被阎贝的手扼住了。

    眼看着那只手越收越紧,欧阳禹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祝早早惊了。

    张口正准备劝一劝某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老娘,没想到一道急促的嗓音比她还要快。..

    “娘,他只是一个凡人,您这样他会没命的!”墨染香下意识出口喊道。

    话喊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耳尖刷的一下就红了,特别是对上阎贝那双不敢置信的眼时,连脖子也变染上了粉色。

    “阿香,你居然为了一个还没过门的相公凶我?!”阎贝松开了手,现在的她根本不想管欧阳禹死没死,只觉得心很痛。

    前一刻还狠狠捏着脖子的手此刻捂在胸口上,皱着眉,哀怨的盯着惊呆了的墨染香,受伤道:

    “村口的寡妇大嫂说得没错,果然是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愁啊!”

    “不行,我要去冷静冷静......”说着话,果断转身离开这个“伤心地”,一头扎进门前的荷塘里。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惊得远处那条还没走的大黄狗浑身一个激灵,彻底跑了。

    急匆匆追出来的祝早早:(⊙  ⊙)!

    “咕噜噜”两个气泡从荷叶底下冒出来,紧接着哗啦一声,冷静够了的阎贝从水中站了起来,抬手抹了把脸上水珠,她毫不在意的摆手道:

    “没事,早早你去忙吧,我去村头把那条大黄狗捉来吃,咱们晚上加餐!”

    言罢,脚尖一点,飞快往村头掠去。

    祝早早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这才反应过来,眨巴眨巴眼睛,进屋刷锅准备去了。

    这一天,村头寡妇发现自家的大黄狗丢了。

    这一天,欧阳禹痛并快乐着。

    这一天,祝早早凌乱了。

    总之,莫名其妙的,阎贝一觉醒来就发现世界变了。

    自家那个只想杀人的闺女居然把剑收了起来,不但如此,还开始极力寻求灵丹妙药,试图给欧阳禹治好身上的顽疾。

    时间在寻药中匆匆流逝,一转眼,阎贝一行人已经离开剑宗一年,这一年里,五人在这个祥和的村内开心生活。

    林依然的情报几乎收不到了,阎贝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她现在的人生轨迹。

    她只知道并没有人在追杀她们,冥冥之中,好像有一只手在暗中抚平一切波澜,自从那次与雲赤一战后,一切都顺利得不真实。

    偶尔,阎贝也会和浪三刀一起喝一口酒,聊聊那天出现的两个黑袍人,聊聊那个让她觉得无比亲近的神秘小姐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