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唐纨绔 > 第250章 感谢Overlord的打赏支持,加1更(7更)
    郑明书这话,看似不过是随意间地一问,表面上并没有任何毛病,但其话外之意,却是毒辣无比。

    几乎不过瞬间,就将李逸推向了,对圣人「大不敬」的「不轨」高位之上。

    毕竟现在,他们这些朝廷官员,都是在太极殿内给圣人拜年,并且随同李世民一起,共贺新年伊始。

    朝中的每一位官员,无论其官职大小,都是随身带着一份不薄的贺礼进宫,来给圣人贺喜。

    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岂有人不事先备好贺礼,就兀自前往太极宫来蹭吃蹭喝?

    果不其然,郑明书此言一出,朝中不少官员的脸上,纷纷露出一阵疑惑之色。

    「莫非李秘丞他……当真没有随身带着贺礼而来?」

    「不会吧?」

    「看样子,似乎郑明书这家伙,所言不假。」

    「若是果真如此的话,只怕李秘丞就算是有百张口,也难以辩解清楚了吧…」

    「可不是嘛……」

    「哎,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秘丞若是继续去找卫国公拿贺礼,岂不是间接地坐实了,郑明书这家伙方才之言?」

    「哼!世家大族之人,果然是一个个都卑劣无耻之徒,竟然当众使出这等不堪手段!」

    「希望李秘丞,不会中计才是…」

    尽管百官众人的心头,也已经有所猜测,肯定是前两日,荣阳的郑家家族,被迫赔偿了五百万两银子出去,他们心有不甘,对李逸怀恨在心,因此才会对李逸如此当众刁难。

    可现如今,毕竟人家字字说得有理有据,而且此时,李逸已经站到了李靖身前不远,他们就算是想要出声帮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个个赞同李逸对付世家大族的官员,纷纷苦涩不已地摇了摇头,只希望李逸能够机巧应变,化解了这个罪名,不会中世家大族官员的诡计。

    但整个太极殿内,包括郑明书在内的一众世家大族官员,此刻却是满心高兴,甚至,他们心中还一阵冷笑连连。

    “哼,李伯安,你小子不是一向很能耐吗?今日,看咱们怎么好好地玩死你!”

    “只要你小子,一旦担上了如此罪名,就不怕你还能蹦跶!”

    “呵呵,一个矛头愣青小子而已,居然还敢跟咱们世家大族斗?简直是自不量力!”

    “不过是圣人手上,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看你小子今日能何!”

    世家大族的官员,并不怕李逸贸然出手对付他们,只要他们一旦找到了李逸的漏洞,他们就会以迅雷不及的手段反击。

    最好是能让李逸,「永世不得翻身」的那种。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对于这一幕「闹事」场景,李世民认真地看在眼中,却他并没有贸然出一句声去化解,而是在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些个参与的世家大族官员。

    只不过,当他瞧见李逸正站在李靖座边,李世民的心头,同时又有些暗道不妙。

    「李伯安这臭小子,该不会……真没给朕带贺礼吧?」李世民心中暗道了声。

    若是今日之事,李逸不能够机灵圆滑地解决掉,只怕待会儿,他打算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宣布李逸与李丽质、杜小妹的婚事,怕是有麻烦了。

    顿时,李世民有些头疼地眯了下眼。

    也在此时间,瞧见李逸忽然就被朝堂上的世家大族官员针对,李靖回眸看了李逸一眼,声音平淡地解围道:“三郎,你找某有何事?”

    说话间的功夫,李靖还将桌上的贺礼稍动了下,明显表示他只有一份,没有其余多余之物,同时漫不经心地转过头,举盏与程知节喝了一口。

    听到李靖如此淡然而说,又见到李靖的这番动作,李逸立马就恍然回过了神,知道了李靖的话外之意,是在暗中替他解围,顺道也将那些世家大族的针对,巧妙地化解开。

    毕竟,对圣人「大不敬」的罪名,几乎没人能承受得起。

    更何况,还是在「皇帝设宴」的此等重要日子关头。

    “没什么事儿,父亲。”李逸笑了笑,举盏对着李靖边上的程知节微微恭敬一礼,怯怯说道,“是处默兄怕被挨打,因此,孩儿代处默兄来问问程叔,他可否今夜就去咱们府上拜年,明日就不来了…”

    “噗!”

    而此时此刻,刚等李逸这道话声才落,程知节才喝入口不久的酒,瞬间就一口全喷了出来。

    “李伯安,你说什么?”程知节将手中杯盏一放,差点儿就直接从坐上站起,幸好边上的秦叔宝一把拉住程知节,他这才没有起身。

    “那臭小子,跟你这样说的?”程知节再次问了一道,脸色有些气呼呼的表情,看起来,与程知节平日的表现,简直如出一辙,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化。

    而李靖也是不由一怔,显然他没想到,李逸竟然会拿程处默出来甩锅,颇有些同情地看了看程知节,嗯……表演得还挺到位。

    此时此刻,李靖才倏然觉得,程知节果然还是那个程知节。

    自己收程处默当义子之事,似乎也不算亏…

    然而,一直正安静坐在位置上,对着攻击李逸的世家大族官员,表示满脸愤怒,同时又有些担忧李逸的程处默,一听到李逸这话出口,他立马就傻眼了,满脸瞠目结舌。

    甚至已经气得直咬牙,很想破口骂人。

    MMP!

    某程处默何时何地,与李伯安这家伙说过这句话了?

    坑人也不是这般坑的吧…

    要知道,现在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而且,还是当着当今圣人的面,能不能给某留一点儿颜面?

    程处默的嘴角,顿时一阵直抽筋。

    看了看桌上的酒盏,他端起酒盏,就气呼呼地一口灌了下去。

    「李伯安这个卑鄙小人,太特么无耻了,居然拿某来甩锅!」程处默在心中一阵痛骂李逸。

    他已经决定了,待宴会完毕过后,他一定要好好地揍李逸一顿。

    可当程处默转而一想到,虽然他打得过李逸,可他却打不过李逸身边的玥儿,程处默的内心,倏然就有些怂。

    “哎,交友不慎啊,造孽啊…”程处默没好气地轻叹了声,举起酒盏与边上的罗通对饮,也不再去管李逸了。

    反正李逸这话一出,他就已经成功背锅了,而且,这口锅的材质超级特殊,是他怎么甩,也甩不下来的高级锅。

    就算他立马起身解释,满朝的文武百官也不会不信李逸,反而只会不信他。

    “咳咳…”罗通见此,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强行没让自己笑出来,举盏与程处默饮了一口。

    此时,听到程知节如此而斥,李逸赶紧怯生生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无辜表情,拱手说道:“正是如此,程叔。”

    “这个混账小子!”程知节气得立马转眉,狠狠地瞪了程处默一眼。

    这一道凶光眼神,立马吓得程处默把脖子一缩,满脸无辜地用眼神交流:“父亲,孩儿是无辜的,您要相信孩儿啊……”

    “……”程知节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便重声叹了口气,端起酒盏,闷头灌了一大口酒。

    边上的秦叔宝见此,哭笑不得地转头看向李靖,笑说道:“药师,依某看,不如就让处默那孩子,今夜去你府上拜年,如何?明日一早,想必处默那孩子,肯定是要最先来给圣人恭贺,哪有时间来你我府上?”

    “这是自然,某自然是非常同意。”李靖没好气地瞪了秦叔宝一眼。

    毕竟给人拜年,初一大早才是最合适的时辰,而秦叔宝刚才之言,也顺带点明了对象乃是李世民,自然让任何人无话可说。

    他们三人,一怒、一唱、一和,便将这道看不见的腥风血雨,瞬间化为淤泥,再也没了任何攻击之力。

    随后,李靖回过神来,看了李逸一眼道,“还有事吗?”

    “没……没了。”李逸断续回应道。

    “既然无事,那就回去坐下吧。”李靖摆摆手,直接下了逐客令。

    “是,父亲,诸位叔叔,孩儿先告退。”李逸微笑着告辞一礼,便转身走回座去。

    不过,正当李逸才走到半路之际,看到原本针对他的一众世家官员,此刻皆是一副惊愕与傻眼之样,同时还满脸不甘模样,李逸便倏然停下了脚步。

    “刚才是你在问某,要送什么贺礼给圣上?”李逸眯紧双眼,盯着郑明书问了一句,随后眨了眨眼,又挠头问道:“对了,你叫啥名来着?”

    “……”郑明书当场就被李逸这话,气得一阵面龇目咧,两颗愤怒的眼珠子,都差点儿直接从眼眶中跳出。

    「叫啥名来着?李伯安这小子,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问某叫啥名来着?」

    「这是当某郑明书,当某荣阳郑家,是一个无名小辈之意吗?」

    「李伯安,你小子有种!」

    郑明书气呼呼地咬紧了上下牙巴骨。

    但当他一想到,此处乃是皇宫太极殿,而且此刻,满朝的文武百官都正看着,郑明书只得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让自己镇定下来。

    拂袖摆手间,郑明书将双手背剪在身后,而后面色淡然地说道:“本官郑明书,若是论起辈分来,你…”

    然而,还未等郑明书接着把话说完,李逸便倏然出声打断,摇头说道:“某没问你,你多个什么嘴?某在问他!”

    说话间,李逸右手抬起,手指微微一伸,便冷不丁地指着郑明书身边不远处的王岩而去。

    “……”

    郑明书满脸尴尬与无语,气得背剪的双手瞬间捏紧成拳。

    咬牙切齿间,他那双眸,更是如同一头即将发飙的野兽般,怒不可恕地大瞪着李逸。

    此时,正在边上坐着的王岩,也是一脸懵逼,没想到祸从天降…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