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四十四章 异响
    我一听是小林子在上面喊我们,而且声音十分急迫,下意识就以为小林子照顾的刀子出了什么问题,也不管什么图不图了,一个飞身就爬了上去。

    一爬出尸井,我就看见小林子纤薄的身子正背对着我,抖得跟筛糠一样,我心里马上就是一个咯噔,赶紧就要去看躺在小林子前面的刀子。

    “怎么了?哪里不对劲儿了?是不是刀子的伤?”

    我边问就边去检查刀子的身体,然而刀子的呼吸脉搏却都很平稳,手指上的伤口也被小林子包扎好了,看刀子没事,我这心里一下子安了不少,不由暗叹道这队伍里有个女人果真还是不一样!

    我正在那瞎想的功夫,小林子却磕磕巴巴的开了口。

    “老...老鹞哥哥,你...你看看那边儿是怎么回事?”

    我一看小林子的脸都白的没有血色了,上下牙床也在那直嘎嘣嘎嘣嘎嘣,心知这事情绝不简单!

    但是我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再看了一下小林子那副害怕的小样儿,不由得有些得意起来,心说这女人归根结底还是女人呐!

    说起来刚才我和黑脸儿都不在上面,小姑娘本来胆子就不大,这里又到处都是古尸,肯定是被吓着了,想着我便安慰道:

    “林妹妹,那边什么都没有呀,你不用害怕,没事的!”

    说着,我便想要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想要俯身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但是小林子却一把把我的胳膊给推开了,眼睛依旧死死盯着不远处的岩壁。

    “老鹞哥哥,你再仔细看看,你看那边的岩壁上面钉着的青铜锁链!”

    听小林子这么说,我就又拿强光手电往那边一打,鹞子眼一翻,就看见无数个水桶粗细的孔洞密密麻麻的分布在整面岩壁上,再仔细一瞧就发现那些本来是钉在岩壁上的青铜锁链竟然正在微弱的,极其有节奏的抖动起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其实之前我第一次看见那岩壁上密密麻麻的孔洞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湘西的绝壁悬棺,这事还是我的一个湖南同学和我说的,据他讲,在古时候他们的仙人一旦去世,就会在崖壁上打一个仅能容纳一口棺材的孔洞,再用特殊的设备把尸骨吊上去,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其中有一种说法是为了防止盗墓贼盗掘棺材里陪葬的财物,而另一种说法则流传的更广一些。

    说是湘西自古崇山恶岭,本地极其潮湿又多红泥,这样的环境下入土的尸体就极容易变成僵尸,如果放任不管则会为乱一方,所以湘西先民想到这种让尸体背靠群山,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墓葬方式,使得尸体自然阴干,防止尸变!

    当时我同学和我说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并没有当回事儿,只当是个好玩的民俗故事,如今自己也看到了类似的孔洞,下意识的我就想到,那每一个孔洞里面不会都有一具正在长毛的粽子吧?

    这种想法在我的脑子里一出现就停不下来,而且画面感极强,只一瞬间我也有点怂了,屏住呼吸看了一会儿,竟然陡然发现那大网一样的青铜锁链竟然开始越抖越严重,才几个呼吸间整座山壁上的锁链发出极其震撼的碰撞声,由远及近登时就充满了整个空间。

    我一下子冷汗就流了一大身,一个翻身就把刀子背了起来,然后就去拽边上被吓傻了的小林子。

    我转过身正打算往青铜门那边逃命,却发现黑脸儿的头竟然才从尸井里探出来,只见他边往外爬还边在那骂呢!

    “我说老鹞,你他娘的和你的相好能不能安静点,我在井里都感觉到震得不行,还让不让人摸几件儿宝贝了,你们...我靠!那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黑脸儿的话才说了一搬,我就感觉到我背后的整座山壁都震了起来,随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咯吱声,一听这声音我腿登时就麻了。

    这声音我他娘的记忆太深刻了!这不就是童年阴影红山蚁咬合大颚的声音嘛!

    我下意识的回头才瞟了一眼,只见刚才还光秃秃的山壁上,如今到处都是那种令人心悸的血红色,我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大喊一声“快跑!”

    谁知道我话还没有喊完,那黑脸儿却已经犹如一只发了狂的黑猩猩一般手脚并用的就奔了出去,而他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不正是刚才还被吓傻的小林子吗!

    我一看他们两俩儿关键时刻真是跑的比谁都快,我还在那傻呼呼的喊呢,气的几欲吐血哇,也只能赶紧卯足了力气往前奔去!

    前面的黑脸儿边跑还在那喊我:“老鹞,你他娘的能不能跑快点!”

    我此刻心里气的简直想要咬他!心说我他娘的还不知道要跑快点,你们两个一个人跑得当然快,老子可是背着刀子呢!

    但是气归气,我却感觉到身后的咯吱声竟然越来近,一下子头皮就发了麻了,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又提速往前奔去,跑了一分钟不到,我前面的黑脸儿和小林子已经跑到了那青铜巨门边儿上了,正在那找开门的机关呢!

    说起来也奇怪,这青铜门之前离远了看还挺大,这越近竟然看起来越小了,如今我再看来竟然不比之前见过的机关门大多少了,后来我和刀子聊起这件事情,刀子和我说,这扇青铜门前面的空间布置可能起到了一种类似海市蜃楼的光线折射作用,这样才能让远方的我们产生出一种门被放大了的视错觉!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而此时奔跑中的我几乎已经马上就要被身后的血红色蚂蚁海洋淹没了,心几乎都快要凉了,几乎绝望般的大喊了一声“黑脸儿!”

    我这一声刚喊出来就听见前方青铜门那里发出了一连串的机关启动声音,紧接着前方的门就错开了一条细缝,小林子拿半个身子把门缝给抵住防止门关上,而黑脸儿听我叫他也是一回头,一看我马上就要被身后无穷无尽的红山蚁吞没了,急的脸上筋都爆出来了,犹如一道黑色奔雷一般就冲我跑了过来,拽着我的手往前带。

    此时我的脚上腿上此时几乎已经被红山蚁爬满了,心里知道我的命数到这儿也就算完了,就一把甩开黑脸儿的手,就去解我身上固定刀子的皮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竟然硬生生的把刀子从我背后抱到腰间,使尽了最后的力气把刀子抛给了黑脸儿。

    “跑啊!你们快跑!救刀子!”

    我从没有想过自己能发出如此声嘶力竭的嘶吼,随着最后的声音消逝,我浑身一脱力就跌倒在了地上,下一个瞬间我就被红色的蚁海所吞没了,而我眼睛里最后的一幕是黑脸儿含着眼泪把青铜门给关上了,看着刀子还安然无恙,我的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一下。

    疼痛,无尽的,难以忍受的疼痛,遍布我的每一寸皮肤,我感觉我失去了五官,失去了感觉,失去了作为人的一切,怀着无尽的不甘心和一种无法抑制的悲哀,渐渐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