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三十二章 报仇
    一听到那清晰而又微弱的呼吸声,我一下子起了一大身的白毛汗,忙抬手把自己的嘴就给捂住了,想要再仔细听一听.

    其实我心里面知道这棺材里绝对有呼吸声,只是自己实在是不愿意相信呐!听了得有一分多钟,这声音若有若无。

    我这人呐,如果碰到了极其危难时刻就特别容易自我催眠,心道万一是我听错了呢!我自我安慰着,虽说现在还是害怕,但是行动力稍稍恢复了一些。

    下意识的我就想要打开刀子送我的打火机,刚要伸手去摸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心里捉摸着如果这棺材里的苦主儿真的起尸了,我再拿火去照它,那不一下子给人家得罪了吗!

    我在棺材的角落里蹲着一动也不敢动,而那隐约的呼吸声此刻在我听来犹如炸雷一般震慑我的灵魂!

    不知僵持了得有多久,我的心里防线终于走到了极限,此刻的我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怒气涌现,一下子就把我的恐惧给盖过了,我心里一发狠,右手就开始往前面探。

    我手一摸就发觉前面不远处有点湿乎乎的,心里就是一凉,这该不会是尸液吧?

    想着我就觉得有点恶心,但是人类的本能让我一下子把手上沾的液体送上我的鼻子,试探性的才一闻我就发现不对劲儿,心说这股子腥味有点熟悉呀,这不是血吗?

    我心里一下子有点懵了,这千年前的古尸还会流血?难不成这里面装的是个女粽子?而这几天她又正好处于尴尬期?

    我晃了晃脑袋打消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手下意识的又是往前一探,竟然一下子摸到了一个圆柱形的东西,凉凉的,有点硬,上面也是湿哒哒的。

    拿到面前一闻,直接吓得我差点跳了起来,这不是甬道里那些女吊死鬼的药香味吗!

    此刻的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心说这里面要是真有个女吊死鬼,我现在手里又没有枪,要如何制服得了她呀?

    一想到女吊死鬼那张能咧到耳朵边的血盆大口还有她那一口的尖牙,我一下子就蹲不住了,手忙脚乱的把刀子的打火机给掏了出来,嚓嚓几下子竟然没打开。

    我此刻真是哭的心都有了,心说什么时候坏了不好偏偏要现在坏,正要准备接着把它打着,结果棺材的另一边明显的出现了一声喉咙里卡了痰的齁喽声!然后就听见了撞击青铜盖子的声音,咚咚的声音霎时间就在这千年古棺里的绝对安静中炸了起来!

    我被吓得好几次打火机都快要脱了手了,手忙脚乱的拿稳打火机,又是嚓嚓几下,还是打不着!

    这时候,我就感觉到我手上拿的圆柱形的东西好像弯了一下,心里就慌了,心说这玩意不会是活的吧!

    下意识的我就想要把手里的东西往外甩,正要脱手的时候,打火机却啪的一下子打着了,这打火机明显是气儿不多了,只有微弱的一豆光线,但是就凭借着这一豆光,我还是清晰地看到我手里拿的不是别的,竟然是一只手指!

    我的心里防线一下子就被摧毁了,把手里的那根断手指一把甩了出去,嘴不受控制的就吼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叫得整个人都发了狂了,根本都不受本体的控制,只感觉胸口的虫珀古玉越发烫了起来,这时候我却感觉到我的膝盖好像被人踹了一脚,这一脚踹得很轻,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竟然我膝盖上竟然有一只战术靴!

    一看到这靴子,我也不叫了,心里非但没有那么害怕,反倒是有些疑惑,心说难道三千年前也有战术靴这玩意儿吗?

    正疑惑着就听见一声极其衰弱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鹞...鹞子?是你吗?你受...伤了没有?”

    我一听这声音脑子登时就是嗡得一声,我靠,这不是刀子的声音嘛!刀子的声音怎么会出现在这棺材里呢?

    我赶紧又往前摸了几下,就摸到了刀子身上的战术手电,一下子打着就看见了刀子一身是血几乎是瘫痪在了那里,我赶紧爬过去想要看看他怎么样了。

    刀子还是紧紧地戴着他的贝雷帽,极其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把左手塞到了我的手里,又偷偷的把右手往背后藏了一下,我一下子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我把刀子的右手从他后背后面抽了出来,就听见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这声音气若游丝,没有半点活力,我一看他的右手,只见他的小拇指和无名指被整整齐齐的齐根割掉了,血流了一棺材!

    刀子苦笑了一下,费力的举起他残缺的右手摸了摸我的脸,虚弱的说:

    “鹞子...你没事...我...我就放心了!”

    我一下子眼泪就流了满脸,看着刀子流血流的嘴唇都白了,眼下里只有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了,心里叹道我的刀子哥,你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能这么惦记着我呢!

    “刀子,你别说话了,你...你快歇会儿!你放心,我没事,你也不会有事儿的,我背也要给你背出这里去!”

    “鹞子,别说傻话了,我刀子算是栽在这儿了,但是你还没有!你赶紧拿了我的装备赶紧走,一定要赶在那分头和王老板前面找到大羿尸身的所在,切记呀!切记!”

    我听刀子这么一说,这眼泪就止不住了,我自小没有兄弟姐妹,我刀子哥从小到大一直护着我,比我亲哥还亲!如今他好好地一个人突然变成了这样,连手指都被被人给割掉了,我怎么能不伤心!

    “刀子哥,咱不去找什么狗娘养的大羿墓了,我还认得路,我们原路退回去吧,咱回家!咱们不跟他们这些人趟这趟浑水了!我背你回去!”

    刀子听我这么一说,虽然已经虚弱的不能再虚弱了,但还是强摆出了一副决然的表情。

    “你必须得去!”说着,刀子给我看了看他的残缺的右手,“你..你..你得给我报仇哇!”

    “过那道门的时候,我就一路跟着那分头,我早就发觉那小子有点不对劲儿,跟到玉廊的时候我就看见他在地上射箭,我低头一看就发现下面是你和黑脸儿,就和他缠斗起来,只是没想到那小子身手极好,几下子就把我给撂倒了,他剁了我的两根手指,还把我丢进这棺材里等死,鹞子,你得替我报仇!报仇哇!”

    刀子说完这两句,眼珠子都要立起来了,脖子一硬脑袋就歪了过去,我一看的刀子身子都软了,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嚎哭起来。

    “刀子哥!你醒醒!你可千万别睡!”

    摇了几下,刀子一动不动,我就去探他的鼻息,万幸的是虽然微弱,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平稳的呼吸,我抱着瘫软的刀子,气的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分头!老子杀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