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三十章 烤羊肉串儿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就隐隐约约的听到好像有人在叫我。

    “老鹞!老鹞!你快醒醒!老鹞!”

    这声音听着极其的急切,一下子就把我尚处在混沌之中的思维给唤醒了,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一张扭曲的黑脸儿就入了目了,我正要问他怎么了,这时候一个极其有力的大巴掌就甩将了过来。

    我的脸被他这么一打,登时就是啪的一声,声音在这圆锥形的空间里都泛起了回音儿了,我一下子都被打得整个人都傻了,眼睛也就全睁开了。

    我边上的黑脸儿一看有效果,就又要像之前那样骑在我身上给我扇两块钱儿的,我赶紧把手抬起来拦住他的巴掌。

    “别...别...别打了!老子不死...都快被你给打死了!”

    黑脸儿一看我已经完全醒过来了,才悻悻然的把那副大巴掌给放下去,看他那副样子,俨然是还没打过瘾呐!

    不过此刻的我身体还极其的虚弱,想骂他也骂不出声了,只感觉浑身上下冷得要死,一下子哆哆嗦嗦打起了摆子!

    黑脸儿一看我发抖吓坏了,还以为我这是要抽了呢,赶紧就开始脱鞋,可是他不比我,他穿的是一双战术靴,拽了几下也脱不下来。

    要说起来这黑厮也是个伶俐人,一看自己的靴子脱不下来就过来脱我的鞋,想要把鞋塞到我的嘴里防止我抽疯咬到舌头!

    但是我一想到我王致和牌的鞋子心里就害怕了,赶紧阻止他。

    “别...别脱我的鞋,我这不是抽羊角风,我是冷的!”

    黑脸儿一听我原来是冷得发抖,想也没想就把自己的冲锋衣脱了下来给我盖上。

    “我说老鹞,你没事儿吧!你刚才跟鬼上身一样,可把老子吓坏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才想起来刚才的事情,脑子一下子又开始迷糊起来,一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种种感觉都极其的真实,怎么可能是梦呢?

    低头一看我的胸口,竟然红彤彤的一大片,这时候我就有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念头——我和黑脸儿莫不是已经死了吧!

    想到这儿,我感觉我都头皮都要炸了,赶紧就用手去摸我的脖子,还好哇!上面没有伤口,我这心一下子就安了不少,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就想要抬头再去看看那只诡异的巨眼,黑脸儿一看我要抬头,赶紧就把我给摁住了。

    “你他娘的别抬头!上一次老子还能救你,这一次你再看我们两个都得玩完!”

    我听他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刚才发生过什么一样,就想要问他,结果这黑厮竟然瘪了瘪嘴示意我别问了。

    “这事等我们安全了我再细细得和你说,现在这鬼地方的氧气越来越少,我们马上就没有时间了”黑脸儿顿了顿,脸色一下就变得极其的难看,“而且,你闻到什么味道没?”

    我本来就刚醒,人还糊涂着呢,被他这么一提醒,就猛吸了一口气,别说这空气里还真的有一股子味道,只闻一下我就感觉极其的熟悉,好像常闻的样子,有点像我爷爷做烤鹿肉时散发出的那种焦糊味道。

    ”这味道好熟悉呀,好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一样,我说黑脸儿,这味道从哪来的啊!“

    黑脸儿耸着肩膀拿下巴这么一指,我顺着他的方向一看,心里不由得大奇起来!心说怎么着?难不成这圆锥形墙壁上挂的这些青铜锁链被灯奴上的火给烧焦了?

    黑脸儿看出来我会错意了,就又用他的黑手指给我指了指,这我反应过来,原来他想说的是那青铜锁链上固定的那些尸体。

    我用我的鹞子眼仔细看了一下,就发现这些尸体有古怪!

    只见这些尸体并不是我之前想象的挂在锁链上,而是要一个个的被那青铜锁链活生生的从腹部穿过,说起来如果有人被这么粗的锁链活着从肚子里穿过去,面目表情绝对应该是痛苦狰狞的,但是这些尸体的脸上反而都流露出了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人感觉极其的不舒服!

    我被这诡异的笑容瘆的有点难受,就拍了拍黑脸儿的肩膀问他:

    ”我说黑脸儿,说起来你比我有见识,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还在那笑哇?“

    黑脸儿听我问他,也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嘶...我也不清楚哇!但是我好想又听我老爹说过远古萨满教会使用一种巫术,说是要将集齐九十九个快要临盆的孕妇,在她们分娩之际,当着她们的面把刚出生的婴孩熬成一锅汤汁,再逼着她们喝下去呀!“

    ”据说在萨满教中,孕妇本来就是最接近神灵的身体状态,象征着新生命正在孕育之中,而那些孕妇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熬成汤,又被自己所喝下去,心里聚集的怨念千年难散,说起来我家老爷子也只是听说...鹞子,你眼睛好使,看看那些女尸下身上有没有紫河车呀!“

    这紫河车是句诨话儿,意思就是女人生产时候流出的胎盘,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抬眼又是一看,才看了一眼我又冒一身冷汗,只见那些女尸下身上果真都挂着一个紫黑色的团子!

    看我脸色巨变,黑脸儿也明白过来自己猜测的是没有错了,只听他又咂了嘴巴,露出了一脸疑惑的表情。

    ”这样看来这里是个祭祀台是没错了,不过这种孕妇祭品用过了一般也就火化了,为什么要挂在这里呢?“说着他突然回头问了我一句,”我说鹞子,你就不觉得她们有些像什么东西吗?“

    我还沉浸在黑脸儿刚才跟我说的萨满教恶毒巫术之中,一时之间也答不上来,看他那副样子,估计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便催他赶紧说。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别卖关子了行不行!“

    黑脸儿听我这么一说,咳嗽了两声。

    ”咳咳,那个我是觉得我的想法有点幼稚,不太好意思说出来,所以才问问你有没有一样的感觉...“

    ”说起这些女尸来,老鹞你有没有觉得她们被穿在这些青铜链条上的样子有点像我们常吃的一种食物呀?“

    我听他这么一说,又看了看那些女尸,只见她们浑身上下油光锃亮,被灯奴上的火这么一烤嗞嗞的直往下滴,一股子焦香味就散发了出来,我一下子就恍然大悟,几乎叫出声来了。

    ”我靠,你...你想说的不会是羊肉串儿吧!“

    我说出来就后悔了,心说这比喻也太不靠谱了,结果黑脸儿一听我这么说竟然摆出了一副找到同道中人的表情,用力的点了点头。

    ”老鹞,我脑子里现在有个猜测,就怕说出来你不信呐!“

    我心说你有过靠谱的猜测吗,既然想到了就赶紧说吧!

    看我想要听,黑脸儿反倒有点因为这个猜测有点不好意思了,说起话来都支支吾吾的。

    ”那个,你想呀,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圆锥形的密闭空间里,里面有一个青铜巨鼎,这鼎在古代其实就是一种大锅,是拿来烹饪用的,如果我们把这么大的女尸缩小后想象成一串羊肉串的话,那么这青铜巨鼎不就是一个砂锅嘛!“

    ”而这个密闭的圆锥形空间,如果把比例缩小一点,你说这里像不像个餐盘盖儿啊!“

    说着他又阴着脸指了指我们的正上方。

    ”如果说这里是个祭祀场所,那所有的祭品都应该是给神灵吃的,如果这样来猜测,那我们顶上的这只巨眼又应该是谁的呢?“

    我一下子就明白黑脸儿想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我的天呐!这想法实在是太恐怖了,但是更恐怖的是,我竟然隐约觉得黑脸儿说的是对的!那这只眼睛的主人难不成真的是...

    我和黑脸儿被这个骇人的猜想吓得流冷汗的功夫,谁也没注意到就在我们身边的青铜巨鼎里面已经悄悄起了变化,窸窸窣窣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