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二十四章 往事
    黑脸儿刚才看我中了招了,但是碍于我和那老头儿婴孩离得太近,不好开枪,正在旁边手舞足蹈的找射击机会呢,结果这老头儿婴孩这一个飞身冲他去了,黑脸儿是一点都没反应过来,虽说看那老头儿婴孩体量虽小,但是力量却大的吓人,这一个飞扑竟然硬生生把黑脸儿给扑到了!

    要说这黑脸儿确实是命苦哇,刚才他一脸水泡在地上挣扎的时候就把领口给挣开了,现如今这张开的领口却被那老头儿婴孩钻了空子!

    只见那老头儿婴孩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吱”的一声,把长了癞一样的大头往黑脸儿的冲锋衣领口里一钻,整个身子登时就不见了!

    这一下子,整个墓道都是杀猪一般的嚎叫哇,也不知道那老头儿婴孩在黑脸儿身上咬了多少口,我见黑脸儿直接痛苦的在地上打起滚来,想帮忙又不知道怎么帮,急的在旁边直跳脚。

    这时候黑脸儿对着我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嘶吼,“血!快点!血!”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呀,赶忙掏出来刀子的匕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直接在我的手腕上重重的一划,艳红色的血液就自来水一样留了出来,我二话不说拿嘴一吸,转过头对着黑脸儿一口血就喷了过去。

    要说黑脸儿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极度的疼痛之下竟然还能保持行动力,只见他一下子把冲锋衣扯开了,而那老头儿婴儿当时正狞笑着打算去咬他的脖子呢!

    这老头儿婴孩儿从表情到动作看起来分明就是一个恶毒的老人呐,只不过外形上却是一个婴儿的相貌,在这漆黑的墓道里显得极度诡异。

    就在他的大嘴就要咬到黑脸儿脖子的一瞬间,我的一口老血已经喷到,只见他发出毒蛇一般的“嘶”的一声,紧接着全身就跟脱了水一样的冒起烟来,浑身上下一个个大泡就涨了起来,又被他的小手指一个一个的抠破,皮肤也迅速的从灰白变成了焦黑,一股臭不可闻的气味就在这墓道里升腾起来。

    我见那老头儿婴孩遭了重了,一脚就把他从黑脸儿胸口上踢开,结果那老头儿婴孩就然陡然发出了小婴儿的啼哭的声音,这声音一起,我竟然极度的自责起来,好像我刚才殴打折磨了一个真正的婴儿一样。

    我赶忙摇了摇脑袋,心里暗骂了一声自己,心说我这妇人之仁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再一看黑脸儿,就发现他疼得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这我才回想到那老头儿婴孩是有毒的呀,就赶紧拿我的血去给黑脸儿涂抹伤口。

    这一下子可不得了,黑脸儿的伤口被我的血这么一抹,都冒起一阵子白烟,黑脸儿本来就疼得遭不住,如今几乎都翻了白眼了。

    “妈的,你这血比硫酸还厉害,我黑五爷这次算是彻底被毁了容了,只是可怜了我那几个娘们儿,她们再也见不到倒斗界玉面小郎君的盛世美颜啦!”

    我看他还有心情开玩笑,知道这黑厮受的伤虽重但是应该不会致命,心里安了不少,看着他咧着嘴对我猥琐的笑着,不由得也放松下来,调侃道:

    “哎哟我的黑五爷,咱先不说您那几个娘们还在您哪个丈母娘肚子里面呢,就单说您这倒斗界玉面小郎君的名号,要我说啊,玉还是算了,看您这面相,黑曜石还差不多!”

    经我这么一说,我们两个都大笑起来,说起来自从我们进了这大山里,一路上惊险的事儿多了,这样放松的大笑还是头一次。

    不过这个时候,黑脸儿却又开始在他的裤子上摸了起来,我心说不好哇,这黑厮不会又要掏东西出来吧?

    果然,两秒钟不到的功夫,黑脸儿不负众望的又从裤裆里掏出来一圈儿绷带,我真是一头的黑线啊,不过也确实没话说,如今我们背包丢了,要是没有黑脸儿这裤裆里藏的绷带,我们现在都得失血而死!

    “我说黑俩儿,你这比哆啦A梦还牛逼啊!你现在要是从裤裆里掏出来个火箭筒我都一点儿不稀奇!”

    黑脸儿听我这么一说,一脸不屑的冲我哧了一声。

    “哧,你个愣头青懂个六儿啊?没有你黑五爷这金刚罩铁裤裆的功夫,你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实话告诉你啊,老子年轻的时候是混丐帮的,九袋长老明白不?我全缝在裤裆里了!”

    我一听这话,心说等我们活着出去了,一定要把这黑厮的裤子给扒了,看看他这内裤究竟是什么型号的!

    正扯淡这功夫,我就感觉一股子药香味儿袭来,要说刚才墓道里好像一直都有这种味道,只不过情况过于危急,我们都没注意到,如今再闻到这股子味道,不由得一奇,再低头一看,我才明白过来,这不是从黑竖棺里面喷出来的黑水儿嘛!

    我回头一瞧就发现,那黑水儿在原来放棺材的地方跟个音乐喷泉似的,跟着那老头儿婴孩的啼哭声正一阵一阵的往外喷呢!

    我也不知道这黑水儿有毒没毒,不过想来这墓道里发生的诡异事情何其之多,现在是万万不敢怠慢,我便赶紧扶起来黑脸儿,打算从黑水儿边上绕过去。

    这一起身,却看见了刚才被烧的抟成一团儿的老头儿婴孩,却看见他边啼哭边瞪这那没有眼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呢!那小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不甘心,一股子怨毒!

    刚才在墓道里发生的事情何其危急,我却一点都没害怕,如今看见这老头儿婴孩的怨毒眼神,我竟然腿都发起软来,我一边暗骂了自己不争气,一边把脸别到另外一边去,这叫眼不见心不烦!

    我撑着黑脸儿蹒跚的走了二十多米,黑脸儿也渐渐的恢复了一些,听那婴儿的啼哭声听得人都要神经错乱了,周围又黑漆漆一片,我就有一种想要说话去调整一下周围气氛的欲望。

    “我的黑脸儿哥,人都说你见多识广,你说刚才那玩意儿是个啥东西?怎么那么吓人?”

    黑脸儿在这么恐怖的环境下脸也有点抖,见我想要说会儿话,也就跟我搭腔。

    “哼!老鹞哇,你也算是后生可畏了,你说你第一次下墓就碰到这些东西,我是该说你幸运呢,还是说你不幸呢?”

    他顿了顿语气,突然脸色就变了一下,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不过说实话,这东西我也头一次见,要说起来我家老爷子好像和我说过类似的东西,有一次我家老爷子去盗一个西周诸侯王的墓的时候,在主墓室陪葬坑里面见过一个棺材里面就有一个千年女湿尸,也是躺在一个黑玉棺里,当时我家老爷子和他那伙子人都看傻了,只在棺材外面看见那女尸的肚子上隐隐有些金光。”

    “当时我家老爷子那伙子人都是散盗,都是冲钱来的,一看有金光,还以为是金子呢,都跃跃欲试想要开棺摸宝,我爹那时候也很年轻,算是跟着师傅学手艺的年纪,就在边儿上给人打下手,结果这帮人一开棺材,你猜怎么着?“

    我本来就有点害怕,听黑脸儿压低了嗓子突然问我一下,我几乎脱口而出。

    ”怎么了?难不成是起尸了?“

    ”屁!你别他妈一听棺材就想到起尸!我告诉你,那棺材一打开,那女尸竟然笑了一下,而且是笑出声的那种笑声,你要知道如果在墓室里听到鬼哭,那还算是正常,但是这千年古尸一开棺竟然笑了,当时众人都吓傻了,我爹更是裤子都快吓湿了,只好请队伍里的一个老把头给拿主意。“

    ”要说也算是那只队伍该有此劫,那老把头一看这状况本身是想合上棺材,磕几个头退出去的,但是他低下头这么一盘算,心说这一大票子人跟着他,这头一次下墓屁都没捞到一个就扯呼了,那下次谁还听他的?“

    “于是这老把头心一横,心说老子大江南北大浪淘沙什么新鲜事没遇见过,还不是逢凶化吉大吉大利?当时他就把大手一挥,说了一声起!“

    ”而那些个才下过几次墓的生瓜蛋子一看老把头都发了话了,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拿了捆尸索把那女尸这么一套,一下子就给拖出了棺材,这时候有个胆大的后生已经耐不住性子开始在棺材里面的尸水里摸了一起来,这一摸就摸出来个金罐子!“

    ”当时那群人都沸腾啦,那是什么年月?就这金罐子就算不当古董,就当金子买,这一辈子衣食无忧都没问题!众人都开始哄抢起来,但是谁也没注意到刚才被丢到一边的女尸,幸亏当时我爹年纪小,要摸东西也轮不到他,他就只能在边上蹲着,结果他就发现那女尸好像动了一下,他下意识的一回头,才看了一眼就吓得尿都甩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