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二十三章 棺材里的苦主儿
    我一听这话就更奇怪了。

    “等我?等我干嘛?你们要找人上山那也得找我爷爷呀,你们找我有什么用啊?”

    “我一开始也觉得一个屁孩子能有什么用,但王老板坚持说没有陈家人就到不了地方,结果你一加入队伍,我们还真顺利进来了,如今再看看你的奇效,我是真服了!”

    我被黑脸儿这么一说,就反应过来了,心说怪不得刚认识黑脸儿的时候他一副市侩的样子,一个劲儿拍我马屁,感情当时那是在试探我这壶水究竟是深是浅呢!

    不过被他这么一说,我就想到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人家稍稍一捧我,我还真就把自己当世外高人了,现在想来自己果真还是太年轻,一点人情事故都不懂,如今他再用言语捧我,我却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个...其实我也没什么奇效,咱们哥俩现在也算是有难同当,你不也救了我那么多次了吗。”

    “你也别谦虚,如今就剩咱俩人了,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待会你要是有什么能耐就都使出来吧,让我黑老五也开开眼,见识见识你们老陈家的手段!”

    我一听黑脸儿这话,扑哧一声就乐了。

    “我说黑脸儿,你也不用再诈我了,你们成天一口一个老陈家的,我实话告诉你,我们老陈家就是些在大山里穷打猎的,能有什么手段?你要是想要学打猎,我还能教教你,但是如果碰到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就算把我祖宗十八代都请过来,也没用!”

    我这么一说,黑脸儿竟然摆出了一副你还是信不过我的表情,我也懒得理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座诡异的黑竖棺,却陡然发现那座棺材已经开始慢慢开裂了,一股一股黑水就从棺材裂缝里面喷了出来。

    眼见着随着棺体的开裂,棺材里面竟然发出了一阵子若有若无的呼吸的声音,这呼吸声显得很艰难,好像喉咙里卡了一大口浓痰一样,齁喽喽的。

    黑脸儿明显也看见了那棺材的异变,只见他腾地一下从地面上蹦了起来,猫着腰拔出了他的驳壳枪。

    我心里直叫苦哇!心说怎么就这么邪门,这他妈诡异万分的事儿怎么都让我给碰见了!

    随着棺体里面黑水儿的流出,之前看到的像手一样的东西就顺黑水儿流过的痕迹长了出来,白色的绒毛一瞬间就包满了整个黑竖棺。

    我和黑脸儿一看到这阵势脸都要绿了,心里都知道这是棺材里的老鬼要起尸了,我听着那诡异的呼吸声和棺材开裂的噼啪声,腿抖得跟筛糠一样。

    我往黑脸儿那边看了一眼,发现他脸上也流了冷汗了,其实我们两个都在等待棺材彻底开裂,棺材里的那主儿破棺而出的那一瞬间。

    这个过程可真够磨炼心性的,随着那呼吸声越来越明显,棺材开裂的噼啪声也越来越大,黑脸儿有点遭不住了,他本来刚才就中了那邪招儿,如今在被这黑暗阴森的墓道环境一渲染,牙都开始嘎嘣了,只见他大喊一声:“你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毙了你得了!”

    随后就是砰的一声,在这狭窄的墓道里,这突如其来的枪声震得我耳朵都疼了!

    要说起来,这驳壳枪近距离射击是何等威能啊,只见黑脸儿这一枪下去直接就把那个本来就支离破碎的黑竖棺直接就给打爆了。

    只一个瞬间,咕噜咕噜的黑水就流了一地,不过奇怪的是,那黑水儿不光没有流尽,反倒越流越多了,最后反而跟个泉眼一样就喷了起来!

    而那黑水儿这么一喷,那棺材里的主儿竟然没有被喷出来,反而稳稳的站在了那黑水儿泉眼的中间,这一下子我们可彻底看清那是什么了。

    只见站在黑水儿中央的竟然是一个紧闭着眼睛的大肚子女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而且都长满了羽绒一样的白色细毛,手上的指甲长得都打了卷儿了。

    再往下这么一瞧,我和黑脸儿同时看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刚才第一眼看过去还以为那女人是怀了孕了,没想到仔细一端详才发现只见那女人的肚子上竟然长出了一个巨大而且透明的大水泡,一层好像吹弹可破的灰色薄皮里面包着一兜儿浅黄色的粘稠液体。

    我一看那大水泡,心里大骇,心说这不是刚才黑脸儿脸上的那种嘛!

    黑脸儿这时候看到这情景,也算是明白过来刚才害他的冤主儿到底是谁了,一腔子怒火涌上心头,抬枪就要射那女人隆起的肚子。

    我一看也急了,一个箭步过去就把他的手给摁了下来。

    “你别胡来,眼睛好好看清楚那女人肚子里有什么!”

    黑脸儿一开始还想把我的手挣开报仇呢,结果听我这么一说,才仔细看了一眼就吓得脸色一变,嘴都不利索了

    “我...我...我靠,老鹞,这...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难道那女人肚子里怀的是一个老头儿吗?”

    我虽然也很难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是也只能绝望的点了点头。

    黑脸儿的话说的不错,那确实是一个蜷缩成婴儿状的老头子,只见他全身上下都是皱纹,皮肤灰蒙蒙的像个外星人,须发皆白,虽说看起来就是一个老头子,但是大小确实只有一个新生儿大小。

    正在我两个发愣的功夫,那女人竟然一下子跪了下来,紧接着就痛苦的蜷缩在了那奔涌而出的黑水之中,我们只能看见她一个头了。

    我看到这儿,心说这不是和刚才黑脸儿中招儿以后的症状一模一样吗!

    只一个瞬间,我们就又听到了之前棺材里的那种呼吸声,紧接着就是几声被呛了水一样的咳嗽,最后竟然发出了一阵新生儿一般的呱呱哭声。

    那哭声撕心裂肺的,我和黑脸儿一听就仿佛被感染了一般觉得打心底了觉得无比悲伤,好像活着没什么意思,很想去寻死一样。

    我赶紧再往我和黑脸儿额头上摸了一点我的血,这时候,我的余光却看到一只灰白色的小手就从黑水儿里面伸了出来,正抓在我的脚踝上!

    我低头仔细一看,正看到一个皱巴巴的苍老的婴儿脸正冲着我阴森的笑呢,虽说他看着像笑,但是嘴里依旧发出的是那种新生儿的悲伤哭声。

    我一下子吓得吱了一声,猛地一甩腿就想要挣脱,不过我没有料到这老头婴孩长得虽小,但是力气却极大,我这一下子不光没有把他甩开,他反而顺着我的裤脚爬了上来!

    只一秒钟不到的功夫,那老头面容的婴孩儿已经爬到了我的胸口,张开一张大嘴就想要咬烂我的脖子,我下意识的就用我的右手去挡,结果这一下子他结结实实的啃在了我的胳膊上。

    我被他这么一咬,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我胳膊上本来就有伤,他这一咬,鲜红的血液跟开了闸的自来水一样流了出来。

    那老头婴孩儿刚才咬了我一口还没过足瘾呢,抬起脖子又想要再咬一口,结果这一口刚咬到一半,他的嘴上身上所有接触到我血的地方就跟被硫酸浇了一样,嗞嗞的冒起烟来!

    我看到这幅情景,心说对啊!刚才我就是靠了我的宝血才救了黑脸儿一命,如今那老头婴孩儿肯定也怕我的血呀!

    我正想发扬我们东北山民的光荣传统——趁他病要他命的时候,却见那老头面容的婴孩儿,用他的两只小手扒了扒他受伤最严重的大嘴,吐出一股子腥臭的粘液后,一个飞身就跳到了黑脸儿的身上。

    我一看就暗叹一声不好啊,心说这次黑脸儿是要玩完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