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二十二章 黑竖棺
    那一句“你回来啦”直接吓得我头发都炸了起来,这黑脸儿绝对有古怪!刚才他发出的声音虽说哑得像是指甲刮木头一样,但明显能听得出是个女人的声音!

    在这漆黑一片又极其安静的远古墓道里,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根诡异的黑竖棺,而现在黑脸儿竟然又用女人的声音给我整出了这么一句,我的心里纺线一下子就被摧毁了!

    下意识的我转身就想跑,结果刚一回头我就发觉,这样不行啊!我跑了黑脸儿怎么办?况且后面就是那两个死倒儿,现在的情形明显就是许进不许退!

    要说我比之前心态上确实进步了许多,现如今在这种环境下竟然还能强撑着冷静下来,电光火石之间,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黑脸儿摸了棺材,然后就不对劲儿了,现在还变了女声了。

    这一琢磨,我就回想到,这好像和爷爷跟我说的人中邪有点像,在东北,有些人的体质比较特殊,就容易招点什么的,症状好像和黑脸儿现在所表现出的确实有些像。

    我这么一想,心里反倒安了下来,要真是中邪,其实也好办,按我爷爷的说法,直接一瓢童子尿泼上去,管你什么怨鬼厉鬼过路鬼,一下子全都给你撂倒!

    不过现在问题又来了,这童子尿从哪来?

    虽说我是个二十多年陈酿的童子,但是自从跟着这群滚刀肉进山,我一口水都没喝,现在一着急,就更没尿了。

    正在那酝酿尿着呢,黑脸儿却眼珠子放光的冲我过来了,他人长得本来就黑,脸一融入到这墓道的黑暗中,再咧嘴僵硬的一笑,离远了一看就跟一口牙飘了过来似的。

    “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离开我了吧!”

    这口牙刚飘到一半,就一个飞扑冲我过来了,这一仆力道极其的大,一下子就把我扑到了地上,那黑厮一点没留手,直接就卡死了我的脖子。

    这个时候,那黑木竖棺里面竟然又极其紧迫的响了起来。咯拉拉,咯拉拉的声音一时间充满了整个墓道。

    我明显感觉到黑脸儿的手指都快插进我的喉咙里了,比刚才那死倒儿力量大了不止几倍,心里骂道你这王八蛋是想要要我的命哇,生死存亡之际,我的心里竟然陡然升起了一股子无名火来,登时也起了杀心了。

    我这个人脾气一向不好,一旦受到了严重伤害,特别容易冲动,当然这是很多东北人的通病,毕竟先人要在古代如此严酷的环境下生存,极端的愤怒倒也算得上是一种好情绪。

    说起来我的胳膊要比黑脸儿长得多,他一掐我,我也反过手去掐他,虽然我眼珠子都快被黑脸儿掐爆出来了,但是此刻的我心里不光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更加愤怒,手上一股子怪力就运了过去。

    只见那黑脸儿一下子被我掐的脖子都凹进去一圈儿,就有点送了手了,趁着他手上松劲儿的功夫,我赶紧吸进去一口大气,结果气刚进肺就觉得嗓子一甜,一口血就喷到了黑脸儿的脸上。

    黑脸儿被我这一口老血这么一喷,竟然跟中了硫酸一样,整张脸直冒烟,直接就一个翻身就在地上打起滚儿来。

    我翻身又吐了几大口血,一看就发觉我这血有点不对劲儿,这血红得有点奇怪呀!眼见着都红的发艳了!

    不过如今也思索不了太多了,起身就去看在那边哀嚎不已的黑脸儿,这一看不得了,只见黑脸儿的整张脸全都是大水泡,一大块一大块的晶莹剔透。

    我心里暗骂一句不好,心说黑脸儿这八成是中了毒了,但是再一想又觉得奇怪,难道是我的血有毒吗?

    但是眼下看黑脸儿疼跟活剥皮一样,如果再不处理,估计待会他都得忍受不了自杀了,我赶紧解下腰带把他的手脚都固定住,再用拇指死死顶住他的下巴,防止他咬舌头。

    等到黑脸儿完全被固定住,我才仔细端响起他脸上的伤来,这一看差点把我吓一个大跟头,只见他一脸的大水泡里都有一只蚊子大点的小虫子在里面游呢,半透明的身体尾巴一甩一甩的,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心说这黑脸儿上辈子是不是杀大牛了,怎么今天就遭了这么个难了!

    一看这状况我也麻爪了,现在看黑脸儿疼成那副样子,把那水泡放着不管也不行,虽说我也不懂这些东西,但是死马当活马医,先把泡挑了再说吧!

    我把刀子送我的打火机点着,把匕首在上面烧了一烧,拿刀尖儿在水泡上一点,那里面的水儿就滋得一声喷了出来,那水儿有点发黄而且黏糊糊的,把我恶心得不行,几乎是强忍着呕吐把那透明的小虫子也挑出来烧死。

    几次三番,黑脸儿脸上的水泡终于算是清理干净了,刚想松下一口气,结果那黑脸儿又是一个鲤鱼打挺把我给顶翻了,两只手发了疯一样在脸上抓,只在那喊痒。

    我看他板得跟个跳大神的似的,想帮他也没法下手呀,结果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半分钟不到时间里,黑脸儿竟然活生生的把他脸上的一层灰色薄皮给剥了下来!

    这一张脸皮一掉,他竟然好像一下子舒服了下来,一口大气喘下来就坐在了地上了。

    我整个人在边上都看傻了,赶紧离近些一瞧,才发现黑脸儿虽然亲手揭掉了一层皮,但是脸上却已经有了一层新皮,虽然还是一样的黑,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难不成这黑厮是黑蛇成精哇?还会蜕皮?

    这时候身后那黑竖棺又喀拉拉的响了起来,我之前已经见识过这玩意儿的厉害,现在再一听,整个人的意识就迷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咧嘴傻笑,身体不自觉的就想往那黑棺材那边去!

    “把你的血涂一点在你的额头上!快!”

    我慢慢正往黑棺材那儿走呢,结果黑脸儿这一嗓子直接就把我喊醒了,我赶忙拿手一抹,直接就把嘴角的血就涂到了额头上,没想到这一涂,脑子一下子就清明了起来,耳朵里一直出现的声音也突然就停止了。

    我回头奇怪的一看黑脸儿,结果这厮一扬手指,指向了了黑棺材那边。

    “你看!”

    我顺着一看,就看见那黑竖棺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心说那不是刚才黑脸儿开枪轰出来的那个洞嘛!不过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洞里竟然伸出来了一直纤细的白手!

    我吓得嗝了一声,往后一退跌到了黑脸儿的边上了,还想挣扎着起来逃跑呢,结果黑脸儿却一把把我摁住了。

    “你再仔细看看!”

    我看黑脸儿相当镇静,自己的心情也慢慢缓和了下来,再搭眼一瞧,才发现那手有古怪!

    只见那手的手指部分竟然长满了羽绒一样的东西,细小的绒毛参差有序,煞是好看!

    “我刚才正打算离近了看看,没想到就被那手里的绒毛盖了一脸呐!剩下发生事情我都有印象,但是过程都是我意识控制不了的,我刚才几乎全部都是靠本能来行动的,真是太奇怪了!”

    我心说你要是知道你刚才脸上的每个水泡里都有一只虫子,你得更奇怪!

    不料这时候黑脸儿又拿手指了指我,说道:

    “不过你小子更奇怪,你的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克制那棺材的能力?你小子到底什么来路?”

    我一听黑脸儿这话儿,自己也觉得确实很奇怪,要说我说我从小到大和别人也没啥不一样的,怎么一进了这大羿的古墓竟然就好像有了特异功能一样呢?

    “咳咳,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呀,而且我能有什么来路,倒是应该说你们奇怪才对,说起来你们队伍里哪个不比我强,我一个菜鸟,你们干嘛非得要请我跟着你们上山呢?”

    黑脸儿一听我这话,脸上明显就不自然了一下,但是他调整得很快,那表情转瞬之间就不见了。

    “我也不太清楚,来的时候只说有个大墓,王老板在行儿里招呼了不少好手儿,说要拉一票大的,你来之前,我们已经在山上扎营扎了快有一个月了...”

    我一听到这儿,就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一个月?那你们怎么不出发?”

    黑脸儿听我这么一问,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种十分痛苦的表情。

    “不是不出发,前两个星期我们也派出过了几只探路的队伍,不过与他们都离奇的消失了,当时大伙儿待在营地里气氛都很怪,我都以为这次王老板肯定是要撤退了,结果你一来,我们大部队马上就出发了,如今看来,王老板当时是在等你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