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二十一章 你回来了
    这条走廊明显就比我们之前在的那一层宽敞多了,这一上来我和黑脸儿一口气跑出去了好几百米,一下子就把那两个死倒儿给甩开了。

    “老鹞啊,你有没有感觉到一到这楼上,这身子骨一下子就舒坦起来了?”

    我听黑脸儿这么一说,也点了点头表示有同感。

    “好像是空气很新鲜的样子,不过不对劲儿啊,这地下的古墓里的空气怎么可能新鲜的起来呢?”

    “莫不是这走廊的尽头连接着地面吧?要说我老黑这半辈子在墓里的时间比在娘们身上的时间还长呢,如今进了这大羿墓却一点也头绪也摸不着哇!”

    我一听黑脸儿这话,不禁窃笑起来,心说之前亏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行家里手,现在按你这么一说,你在墓里混的时间可他妈比你的大件儿还短呢!

    “哎我说老鹞你傻笑...”

    黑脸儿话才说道一半儿,整个人就愣在那儿了。

    “老鹞,你快看...看...你看那是什么呀!”

    我顺着黑脸儿指的方向一看,心里就是一个拘灵,只见前方不远的地方竟然有点点幽光,犹如一群浮动的鬼火一般,仔细一瞧,竟然隐约是个人形啊!

    在如此诡秘黑暗没有尽头的地下古墓走廊里,后面又有两个死倒儿穷追不舍,如今前面出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东西,如何让我们不吃惊。

    我们两个人一下子都不敢动了,黑脸儿更是眼疾手快直接把手电就给关了,瞬时这古墓四周一下子就变得极暗,只剩前方的浮动的幽光鬼火。

    我眯起眼睛试图尽快适应这突如其来的黑暗,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刀子的匕首上了,四周一下子变得极其安静,我直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咚咚声。

    这时候突然听见前面的幽光散发的地方传来了,喀拉拉,喀拉拉的声音,这声音一下把我吓得头发都炸了起来,我小时候住在山里晚上常听见一些解释不清楚的声音,这也是山里人晚上很少出门的原因,听爷爷说,如果在晚上听见奇怪的声音千万不要好奇去看,因为那保不齐是冤死鬼找替身呢!

    我往我旁边一看,却发现黑脸儿已经开始慢慢地朝那边走过去了,黑脸儿上竟然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我心说不好哇!难不成真是让我猜对了,难道真是冤死鬼找替身?

    要说起来,刚才在藏尸阁里面看到的尸体还少吗?要有那么一两个死的冤的在这墓室里魂魄聚集不散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一下子扣住了黑脸儿的手腕,结果这哥们竟然身子一僵,双手结成可爪状,竟然吐着白沫抽了起来!

    我心中大骇啊!要说这黑脸儿身子骨精壮得很,怎么被我一碰竟然就抽了呢,我听到他牙齿直嘎嘣,心说待会要是抽的把舌头给咬断了,这黑脸儿不得把我给骟了啊!

    如今手里也没有别的东西,只能一缩身把鞋子脱下来塞进他的嘴里,要说我的鞋也算是个宝物,我老陈家世代汗脚,这些我本来就穿了一个星期,如今又泡了水,这味道是可想而知。

    这鞋一入了那黑脸儿的嘴,他一下就就好像被刺激醒了一样,竟然不抽了,直接就在那吐了起来!

    我心说没想到我的臭鞋还有这功效,我这次要是能出去,那么中国广大的癫痫患者可就有救了!

    我看黑脸儿吐了,赶紧去拍他的后背,这时候他稍微缓过来些,我就问他。

    “黑脸儿,你这是怎么了,我刚才看你眼睛都直了,你不是中邪了吧?”

    黑脸儿听我这么一说,忙摆摆手,示意我别说了,他正难受着呢。

    我赶紧把鞋穿上,别让他发现了,这时候他又吐了一次,把刚才吃进去的压缩饼干全吐出去了,吐完了他才跟我说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刚才他一看那幽光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盯着才看了一会,就感觉有个女的对着他耳朵吹气,说你过来吧,我等你很久了,你快过来吧!

    听黑脸儿说,那声音极其魅惑,一下子听得黑脸儿的心都要化了,就下意识的慢慢走了过去,结果被我一握,却一下子清醒过来,接着就没有记忆了,再后来就觉得很恶心就开始吐。

    “我一醒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嘴巴里塞了二十瓶陈酿的王致和一样,刚吃进去的压缩饼干都给恶心得吐出来了,这墓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臭?”

    我一听老脸一红啊,心说老子好心救你,你竟然拿王致和来比喻,这话也太伤自尊了!

    “咳咳,那个,可能是那两个死倒儿太臭了,你也别多想,要说刚才我也听见了声音,不过不是女人,而是喀拉拉的声音,就跟指甲挠门一样。”

    黑脸儿一听我这么说,皱了皱眉,从他裤子里摸出了一包纸巾,递给我,我一下子看得脸都要绿了,心说这包纸不会也是从你的内裤里拿出来的吧?黑脸儿却不理会我。

    “把这个纸抟成团儿,塞进耳朵里,前面的那个主儿,有点邪门啊!”

    我没办法只能学着他把纸塞进了耳朵里,这时候一看手,竟然发现伤口居然全部结痂了,我心说我不会真的有超能力吧!这还是我吗?

    这琢磨着呢,黑脸儿已经冲我勾了勾手,猫着腰就就进了前面诡异的黑暗里。

    我在黑脸儿后面紧紧地跟着,手里的匕首握得都出了汗了,离得越近,声音就越大,再近一些竟然咚咚的响了起来,我耳朵里虽然堵了东西,但是这声音一路上越来越大,越来越急迫,简直让我极端烦躁,一瞬间无数让我不舒服的感觉接替来临。

    烦躁,哀伤,失落,郁闷,悲痛欲绝,一万种声音在我脑子里面就炸开了锅了,我捂着脑袋就蹲了下来,再一看前面的黑脸儿,只见他整个人的身子多抖了起来,仿佛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最后还是黑脸儿极为决断,努力抬起手来一枪就轰将过去,这一枪下去只听见金属交鸣的声音,而我们脑子里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我们哥俩儿几乎同时虚脱坐在离地上。

    这时候黑脸儿陡然点起了他手里的手电,这光一亮起来,只消一眼就差点把我们俩儿给吓死。

    只见前面二十米不到的地方陡然出现了一个竖起的黑棺材,棺材上面长满了半透明的发光植物,我一看脸都绿了,心说这不是红山蚁巢穴里面的那东西嘛!

    虽说黑脸儿也着实被这突然出现的黑棺吓得不轻,但是他毕竟也算是个老手了,马上平复了下心态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惊慌。

    “别慌!这古墓里有棺材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

    “我说黑脸儿,不是我鹞子没见过市面,这古墓里躺着个棺材是正常,但是在墓室走廊里立着的棺材你见过没有哇?”

    “虽然说我也是第一次见竖着的棺材,但是之前也听说过非洲有些民族一旦死了人,就会竖着下葬,据说这样再过个3000年就可以复活!”

    我听了黑脸儿这话,心说这明显是一本正经的扯淡啊,先不说这非洲和中国在古代有没有联系,就单说在咱东亚这块儿,任何一种文明里面但凡竖着安葬死者都绝对是大忌中的大忌!

    要说这黑脸儿也真算是个人物,竟然猫着腰过去仔细端详起来,我心里不由一急,心说你还真敢过去,刚才才中招儿,这会子怎么就忘啦!待会着要是棺材里的老鬼跳出来给你一口,谁能去救你啊?

    我一去拉黑脸儿的手,却突然听见了棺材里面又是一折子喀拉拉的声音,如今一听,那分明不就是指甲在挠棺材的声音嘛!

    结果万万没想到哇!那黑脸儿一回头,竟然对我做了个诡异的笑脸,黑暗里的黑脸儿露出了一嘴白牙,眼睛都发了光了。

    “你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