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十八章 缩头鱼虱
    那东西刚一弹出来,我就认出来了,这不是缩头鱼虱嘛!只不过比我在网上看到的图片要大了很多,而且颜色也要偏灰蓝一些。

    要说这缩头鱼虱,估计很多朋友都有听说过,俗称外星虫,幼体时期寄生在鱼类的鳃上,然后慢慢地顺着鳃爬到鱼类的舌头上,随着自身慢慢长大就会吃掉鱼的舌头,到最后鸠占鹊巢,完全取代掉鱼的舌头!

    当然,这不算厉害的,这种虫子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能够和宿主取得联系,换句话所,它能执行正常的鱼舌头能做的一切!而不影响宿主的生存,甚至能够帮助宿主生活的更好。

    虽说从没听说过这玩意寄生在哺乳动物身上,但是看这东西的模样,应该就是缩头鱼虱的亚种了!

    我正有点发愣,那灰皮儿娃子嘴里的缩头鱼虱已经弹了出来,一口就咬在我的胳膊上,登时就是血流不止!

    这血一流出来不要紧,那些缩头鱼虱仿佛疯了一般,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十个二十个,不到五秒的功夫我浑身上下就被打出了十几个孔!

    我清晰地感觉到它们咬到我以后,嘴还在那儿左右撕扯呢!

    虽然我一直挣扎,也算是用了蛮力了,但是失血加上水中运动体力消耗巨大,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感觉手脚都发了凉,眼睛里面从四周就开始往中间发黑!

    我心里说了声不好,这感觉明显是要晕过去了。

    现在的我和刚才还不一样,现在我脑供血不足,连思考的能力也丧失了,随着耳朵里嗡的一声,没了意识。

    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这胸口像是被大锤锤了一样,眼睛一打开,就看见一张大黑脸正骑在我身上,一双黑手左右开弓,是左一个大嘴巴子,右一个大嘴巴子,打得好不快活!

    我耳膜都要被打炸了,登时无名火起!膝盖一顶,冲着那黑厮的裆部就招呼过去了!

    这一下我也没留手儿,那黑脸儿疼得整个脸都扭曲起来,身体一软就缩在地上打起滚儿来。

    ”妈了个巴子的!黑脸儿,你他妈打上瘾了?老子还没死都被你扇死了!“

    黑脸儿在地上疼得连话也说不出了,直拿唇语骂我。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拿起边儿上的手电往四周一看,倒是没有那灰皮儿娃子了,我这心里一下子安了许多,再一搭眼,就发现我们已经到了另一个走廊里,两边的壁画被氧化的有些严重,分辨不很清楚了。

    正看着,那黑脸儿却强站起来给了我一脚,我一回头,那黑厮已经破口大骂起来。

    ”老子好心给你做抢救,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对着你家黑爷下死手!哎哟喂,老子的二弟今儿个怕是要报销啦!“

    我一听也是老脸一红,心说刚才在水里前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了,估计还是靠了这黑脸儿救了我一命,我才能活下来了啊!如今黑脸儿骂我,我是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忙陪着笑道:

    ”哎哟,我的黑哥!感谢您刚才救我一命啊!我这不是刚醒过来有点反应过激嘛!而且你刚才手也够黑的了,你看看我这脸被你打得肿的跟个大肘子似的,咱俩这就算是扯平了,好不好?“

    黑脸儿一听我说好话,脸往边儿上一别。

    ”你也不用在这儿跟你黑五爷套近乎,我确实给你做了抢救,但是不是我救得你,也不知道你刚才在水里是怎么回事,我见你好久都没上来,正想下水找你呢!结果你自己已经一身儿血的从水里爬出来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这叫一个奇怪,心说我刚才不是已经晕过去了吗,没人救我我怎么上来的?难道人晕过去还能游泳?这不可能啊!

    黑脸儿看我一脸疑惑,他突然也有了兴致。

    ”说起来你刚才可真奇怪!你黑五爷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什么离奇的事儿没见过,你刚才那样儿我还是头一回见呢!看来你们老陈家人果真有两把刷子!“

    ”奇怪?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刚才在水里晕过去了,还以为是你救我上来的呢!“

    ”我告诉你,你刚才的样子别提多邪门了,感觉就像...“

    要说起来,黑脸儿这人也就懂点历史知识,其实本人文化水平并不高,如今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嘴就在那直嘎巴。

    我一听就更好奇了,赶忙催他:”就像什么?“

    ”嗯...就像是...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或者说感觉像别人穿了你的皮一样!“

    黑脸儿砸了砸嘴巴,边回想刚才的情景边说:

    “你刚才一上来,浑身上下都在冒热气,看起来就跟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样,那双眼睛红得像一只发了春的兔子,看得我都发了毛了,简直比他妈的僵尸还吓人!”

    “而且你一上来就晕了过去,不过,你看看,才几分钟不到的功夫,你一身的伤口都结了痂了!今儿个算是开眼了,原来你有这么厉害的特异功能啊!“

    虽说这黑厮平时说话很不靠谱,但是看他少有的一脸认真地样子,我也不由得有些相信了。

    不过想到如今虽然没见到灰皮儿娃子追来,但是这玩意迟早也是个祸害啊!便叫了黑脸儿赶紧赶路,看看能不能追上刀子他们!

    我和黑脸儿大概说了下我在水里看到的灰皮儿娃子,不料这黑厮非但没有不信,反倒激动起来了。

    ”我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玩意儿保不齐就是奢比尸啊!“

    我正打算问黑脸儿什么叫做奢比尸呢,结果这哥们已经瞪着个眼显摆起来了。

    ”这奢比尸啊,在山海经中的《海外东经》有云:奢比尸者,兽身、人面、犬耳,入水则目如火炬,见者弗能生也!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些远古生物早就该灭绝了,它们是怎么在这里活下来的呢?“

    我一听黑脸儿这么一说,就回想到这灰皮儿娃子在聚尸阁里掏肠子吃的样子,不禁恶心起来,忙给黑脸儿打了个手势让他别再说了。

    黑脸儿看我脸都绿了,以为我不舒服呢,就开始在裤子上摸开了,不一会就从裤裆里掏出来包儿压缩饼干递了过来。

    “老鹞,饿了吧,来吃点!还好老子有在内裤里藏一包压缩饼干的好习惯,现在咱们的背包都丢了,有这点吃的,还能让我们撑一撑!”

    恶心得我直接就吐了。这肚里没食儿,吐出来的全是酸水!

    黑脸儿也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看我吐了,还在那关心我呢!

    “怎么着?你是嫌这饼干碎了啊!我告诉你,这也得赖你,刚才就你那一膝盖,要不是咱老黑有饼干护体,早被你把大件儿都给踢碎了!来吃一口,吃一口就不吐了!”

    我心说我怎么跟了这个恶心玩意儿一起进来了,要知道这货裤裆里藏了压缩饼干,刚才醒过来的时候就该多给他来上两脚!

    我摆摆手,示意我坚决不吃,说你吃吧,我还不饿,那黑脸儿一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了感动的表情,那幅样子别提多恶心了,我看着他把那两根黑毛儿小心翼翼的捏了下去,打开包装掰了两小块儿下来放嘴里含着,那吃的叫一个香!

    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了,我自打上山起就没吃过东西,一路上惊险下来体力消耗巨大,现在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就差撅着屁股生出一窝鸽子来了!

    但是刚才拒绝了他,如今话儿也说出口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黑脸儿吃,正纠结要不要也讨一块饼干吃,就往前走了两步的功夫,结果只听到嗖的一声,把我直接冲退了几步!

    我低头一看,只见心口上不偏不移的插着一支弩箭哇!

    我整个人当时都麻爪了,黑脸儿在边上一看,登时连饼干都吓得脱了手了,一个翻身拔出驳壳枪就挡在我的面前。

    我眼睛一扫就发现这走廊的玉顶上面有两个黑影在那儿翻腾呢!再一瞧,那玉顶上面每隔十米左右就会有一个瓶盖大的小孔儿,刚好可以射一枝弩箭下来!

    我中了箭,整个人都脱了力了,往下一堆就软了下来,黑脸儿冲着那玉顶打了几个点射,但是完全没用,那两个黑影几个呼吸间就跑远了,我气得一拍地,心说这次是真要玩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