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十六章 八宝琉璃井
    我一听黑脸儿这话,脑袋登时是嗡了一声。

    记得刚出发的时候我还在纳闷,为什么这王麻子白天不走,偏偏非要半夜出发,现在想来他是故意半夜让打先锋的白人队先进入蚂蟥林!

    那树花子本来就是夜行生物,白天就会躲起来,而且迁徙起来极有规律。如此看来王老板八成是算好了那一晚一准儿会有蚂蟥林出现,那白人队又必定不懂咱中国人那一套,必定中招。

    但是王老板为什么处心积虑做这些呢?难道他就不知道那些中了树花子的人混在队伍里是件极其危险的事吗?

    我再一琢磨,一个更加耸人听闻的想法在我脑子里就炸开了。

    对啊!是鬼面负子蝽啊!说起来刚才进了走廊的人里面,是一个白人都没有,在门外的时候就全被鬼面蝽干倒了。

    再结合地下河石阶边上发生的事情,我回想到那鬼面蝽见到了白人鬼佬的尸体后,就再也没有追过我和刀子,难道那些鬼面负子蝽会优先攻击身中树花子的人吗?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那王麻子竟然阴毒到了这个地步,他料到了我们在门外会花费很多时间,所以故意让白人队中招儿,用他们的命来为我们争取时间!

    一个又一个的想法在我脑子里像放烟花一样就爆开了,而那黑脸儿在一旁却不以为然。

    “老鹞,你头一次干我们这行儿,现在感觉接受不了,正常!想当年我第一次看这勾当的时候也觉得接受不了!等你见多了就好啦,能在我们这行当里混出头的,谁手里没有些点点当当?”

    我还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我从没想过这人能坏到这种地步!正发着楞呢,一张黑脸就从我后面的浓雾里钻了出来,咧嘴冲我笑了一下。

    “老鹞啊,咱老黑今天也和你说点实在话,凡是在这地宫里面的人,必定有自己目的,你谁也不能信!你要知道的就是我是你这边的就够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黑脸儿这一路上不知道救了我多少次了,要想害我早害了,他是我这边的,我倒是可以确定的。虽说他这个人阴晴不定,但是也确实算是个实在人,属于你对他好,他也绝对不会负你那种类型。

    但是我总感觉在他真挚的笑容之下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儿...狡黠,让我摸不到头脑。

    这里的雾气极浓,我也不知道这雾气里有没有毒,眼下里倒也确实管不了许多了。

    就在我边琢磨着这些问题,边用脚探下一个浮雕凸点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一实,我不由大喜,心说我的乖乖,这总算是爬到头儿了!

    飞身一跳,前面的雾气却陡然淡了许多,我拿眼睛这么一扫,才往前走了两步,就登时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只见此地满地层层叠叠都是尸体,一个个是面目狰狞,身体却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了,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腐臭味儿,反而有种夺人心魄的香气。

    而尸体之上,竟然有一个又一个的大概七八岁身高的小娃子,正拿手在那尸体上掏肠子吃呢!

    只一入眼,就知道那群小娃子有古怪!

    只见他们一个个都是灰白色的皮肤,我要怎么形容好呢?就像是那些在水里溺毙的人被泡白的尸体一样,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脊背弯的像个老头子,一身的皱纹,浑身上下光溜溜的,一根毛都没有,最恐怖的是每一只屁股上面都有一个铅笔长的小尾巴,还在那扭呢!

    这感觉就像是进了老鼠窝,有一群正在吃死人的刚出了生的灰皮小乳鼠在瞪着我。

    他们看我这么一跳,都放下嘴里的活计,缓慢又整齐的转头望向我。

    我整个人都吓傻了,站这么大从没见到过这种事情,要说外面的虫子,多少还可以用科学解释解释,这鬼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我下意识往后挪了一步,结果被一具尸体绊了一下直接就摔了个仰巴蹬!

    我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就在我耳边想起来了。

    “我说老鹞啊,你再怎么说也是和你黑五爷见过点市面的人,怎么着,一堆尸体就把你给吓衰了?”

    我心里着急啊,双手直往那边指。

    “有小孩儿,灰皮...全都是皱纹...正在那掏肠子吃呢!你看啊!”

    我这心里是越急越说不明白,嘴里跟打了结一样,连忙给黑脸儿做了个枪的手势。

    那黑脸儿却反而没事人儿似的,伸出来两个手指在我面前。

    “老鹞,来,你看看这是几啊?我刚才是不是和你说太多把你给吓傻了?”

    我登时是气结啊,心说这黑厮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正要拿手指给他看,结果再一看,前面的雾气更淡了,尸体倒是还在,那小乳鼠一样的灰皮儿小孩却不见了!

    我脑子一时也转不过来了,心说这他娘的也太邪门了吧,我这是有幻觉了,忙就跑过去看看那些尸体,确实肠子都被掏出来了,恶心异常。

    “哎呀,我怎么和你说好呢,真有小孩儿在这儿!得有个十七八个呢,你一上来他们就都跑啦!”

    “你他娘的别扯淡了,我看你是吓破了胆了!你仔细看看,这地方是个死胡同,他们能跑哪去?难不CD跳了井了?”

    听黑脸儿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这里是一个百十平方的封闭空间,这地上到处都是尸体和被扯出来的内脏,但是正中间儿里头,倒是有一个八宝琉璃井藏在尸体堆中间,远远的一看是流光溢彩,犹如温脂软玉一般,煞是好看!

    我一下子就看得有点呆了,这八宝琉璃井的那种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呢,但是一时又想不出我在哪里见到过这般流光溢彩的东西,只是觉得心里喜欢的紧。

    不过转头一想,现在最核心的问题不在这儿啊,那分头呢?王老板呢?就在我们前面几步的刀子呢?

    “黑脸儿,这里有点不对劲儿啊,刀子他们就在我们前面不远,他们怎么都不见了呢?”

    黑脸儿一听,哼了一声。

    “哼,你在这尸体堆里找找吧,保不齐全在里面了!”

    我一听他这话,心都发毛了,心说刀子你可千万别出事!眼下也顾不得忌讳了,一双大手就在尸体堆里面刨将起来。

    才刨了几具尸体我就发觉不对劲儿了,这尸体身上的穿的好像不是现代的服装,只见他们几乎每个人都穿戴着一种特制的铠甲,连接甲片的牛筋都已经腐烂了,拿手一抓,都已经不成个儿了。

    边上看热闹的黑脸儿一看这甲片,嘶了一口气。

    “嘶,有点不对劲儿!这明光铠怎么就出现在这尧舜禹时代的陵墓里呢?”

    我是不懂这些的,但是明光铠三个字听着挺耳熟,印象中好像是在中央十频道听到过,好像是明清时期用的铠甲。

    “我记得我之前看电视的时候,好像说努尔哈赤好像有这么一件明光铠啊,这些人是不是清代的人啊?”

    黑脸儿身手上去一摸,眉头就皱了起来。

    “不对,明光铠在中国流行了很长时间,而这些铠甲有点南北朝两当铠的意思。”

    黑脸儿又拿起了一把像是日本武士刀的长刀,喃喃地又说:

    “你看看,这是陌刀啊!没错了,这就是唐朝早期的东西!而且看这武器铠甲的精美程度,怕是一只唐朝的特种部队啊!”

    我一听差点笑出来,心说这黑厮可真能扯,特种部队都整出来了。

    看我一脸不屑,那黑脸儿也来了脾气。

    “你小子也别笑,明朝的时候还有执行特殊任务的锦衣卫呢,唐朝当时的各方面实力都是冠绝全球,怎么就不可能成立一支特种部队呢!”

    我刚才眼睛也大概扫过一遍了,看样子刀子和王老板那拨人应该是不在这尸体堆里,心也多少安下些了,如今再听这黑脸儿的鬼话,不由想要调侃他几句。

    “那按你的说法,他们要真是唐朝的特种部队,来这鬼地方干嘛呢?难道是来这里参观旅游,没买门票让人家门卫给砍了不成?”

    没想到这黑脸儿好像丝毫没有听出来我这是在损他呢,竟然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猛地一拍大腿。

    “对啊,你说的对啊,他们肯定也是和我们一样,八成也是这里顺东西来了!”

    我心说这黑厮是不是疯了,刚才我出了幻觉,现在他脑子也不正常了,正要再怼上几句呢,突然觉得头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

    刚才上来的时候,这四周还有些薄雾,我也一直没有留意头顶,如今一摸,心都快凉透了,心里直叫苦。

    “这下完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