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十二章 什么叫做混进?
    我和刀子几个翻滚就到了烂石堆里,只漏两个脑袋,往大部队那边搭眼一瞧,刀子就开了口了。

    “鹞子,看见了没,这队伍有古怪!”

    我一听刀子这话一下子就懵了,这队伍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些人不就是和我们一起过来的吗?

    刀子看我一脸疑惑,伸出一只长手指指了指那边一个穿迷彩服的,对我努了努嘴。

    我只消一眼,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惊得我嘴里嘎巴嘎巴的说不出话来。

    “那!那!那不是白!白!...”

    我一时吃惊,只觉得胸口里一堵,嗓门儿里的气儿就控制不住了,近乎嘶吼。

    刀子见状赶紧一下子把我的嘴就给捂住了。

    “你他娘的小声点!你没看错,就是和我打过架的白鬼佬头子!我刚才看了很久,几乎所有的白人队,一个不少,全在里面!”

    我整个人都傻了,这些人不是应该死了吗?

    虽说那树花子我也是第一次见,但是它的危险性可是祖祖辈辈的传下来的呀!老人都说中了那树花子的招儿不死也残了,何况是中了那么多只!如今这白人队完完整整的站在我的面前,眼见着连点伤都没有,这不和常理啊!

    “我说刀子,刚才在上面那白人队嚎得跟杀猪似的你应该也听见了,如今他们完好无损的混在王老板的队伍里,我心里想不通啊!”

    刀子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冲我摆摆手,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鹞子,你这话说的可就有点毛病了,什么叫做混进?”

    刀子这话一说我就明白过来了,刚才我、刀子和黑脸儿在蚂蟥林里撒腿跑路的时候,只知道打先锋的白人队中了树花子的招了,后面的大部队的情况我们是一无所知,保不齐大部队里有多少人也中了招了呢!

    我心里一想就怯了起来,如今大部队里谁中了招,谁没有中招只有每个人自己个儿知道啊,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天黑请闭眼呀!

    “鹞子,你想想在蚂蟥林里那树花子入了体就开始往哪钻呐?再琢磨琢磨我们是打了那女吊死鬼的哪里才暂时克制住了她们?”

    我一听刀子这话,整个脑袋是嗡的一声,几欲跌倒,我赶紧扶了下边儿上的大石块子,嘴更是开始嘎巴不出话来了。

    刀子见我说不出话,一脸阴鸷的笑了笑,暗光之下简直就像活脱脱一只恶鬼!

    “你想的没错!是脊椎!我如果没猜错的话,无论是那树花子还是女吊死鬼体内的东西,都是通过脊椎去控制人体的!”

    我听了刀子这一系列的想法是惊得我全身都凉了,这世界上还有这种事情?

    我从没想到自己竟有一天会陷入了如此破朔迷离的境地之中,然而一个让我更加恐惧的事情却在我的大脑里渐渐清晰起来:无论是那树花子还是女吊死鬼都和我亲密接触过呀!

    “刀子,你快看看我有没有中招!我和那些古怪东西都打了好几次照面啦!”

    我正脱衣服打算让刀子帮我看看呢,却隐约看见有两个人就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刀子明显也看到了那两个人,赶忙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把他的家传匕首扔给我,他自己则抱着弩机紧紧贴在了烂石块儿上。

    随着那两个人越走越近,我的心脏也跟着快跳出来了,小的时候没少和刀子这样等猎物上钩儿,但是这猎活人还是头一次呢!

    结果那两个人却没有路过我们所在的石块堆,而是径直奔着我们边儿上地下河去了,我露出半个脑袋一看,泠然入眼的就是他们穿的迷彩服!我给刀子打了个眼色,他也看明白了,一个打滚就翻出去了。

    我们两个人一左一右,包抄了过去,刚走近一点,才发现他们正在对着湖边呕吐呢,我正犹豫着,这刀子已经猫着腰把嘴里叼着的弩箭捏在了手里,猛虎扑食一般的一个跳跃,一下子把弩箭扎进了那白人的脖子里。

    刀子那弩箭我是看过的,俗名叫做开花箭,一旦插进猎物的身体,机关立即启动,把从在箭身里的三根芒刺给弹出来,无论是野猪还是熊瞎子,这芒刺一出,内脏都能给绞烂了。

    而那白人的脖子更不必说,这一箭下去头和脖子就剩一点皮儿还连着了,我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死人,有点凉了手了,一时间动换不了了!

    刀子忙给我打手势让我赶紧结果了另一个白人鬼佬,但是我心里却漏了怯了。

    “刀子!这可是杀人啊!这可是犯罪啊!要不,我们把他绑了得了!”

    刀子登时是气得跳脚,那另一个白人鬼佬却刚好吐完,听到了声音回头看了下我,我只消看了一眼,腿都软了!

    只见那白人鬼佬嘴边儿和胸口挂满了刚才呕吐出来的一颗一颗卵一样的东西,一颗大眼珠子里边儿还有几只小树花子在里面钻呢!我看他喉喽一紧一紧的,又是一大口呕吐物就冲我喷过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刀子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把我往后一扔,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了呕吐物,左手一甩,甩的过程当中就一扣扳机,一枝弩箭带着一道银光直接就射进了那白人鬼佬的喉咙里,箭一开花儿,一整颗头就掉进了河里了。

    刀子回头一看我还懵着呢,把我往那边一拽。

    “你看看!这还算是个人吗?”

    我一看,只见那白人鬼佬的脖子断口那里到处都是圆鼓鼓的一颗颗小卵,肌肉已经不是红色的了,上面蒙了一层像白色油膏一样的东西,白人鬼佬一死,无数大大小小的树花子裂体而出,一股子恶臭蓬勃而出!

    我心里顿时是羞愧异常,心说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个八尺长的好汉,怎么现在就偏偏顾前不顾后的像个娘们儿呢!

    “鹞子,你小子可不能这样了,只有活人才算是人!这些东西已经只能算是畜生了,这九死一生的地方,你得把咱大山人的手段拿出来!知道不!”

    我自知是理亏,给刀子添了麻烦了,刚点了一下子头,就发现这水里波光粼粼的有点不对头啊,连忙一个后跳拉开了距离。

    “我说刀子,这水里好像有东西啊!”

    刀子听我一说,也往后推了几步。

    “我也不知道这水里有什么东西,本来黑脸儿是和我一起下来的,上岸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在腿上咬了一口,两分钟不到的功夫,小腿肚子都烂了一块儿了!”

    “对了,刀子,你刚才好像说黑脸儿让王老板的人给带走了?哎呀!王老板那边保不齐都被这树花子给害了,你怎么还把黑脸儿给了他们了呢?”

    刀子一听也是懊恼异常。

    “你以为我想?那黑厮中了招,嚎起来像个猪羔子,谁知道王老板的队伍竟然也到了这里,他们听到声音一过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些白人队的人,所以我只能自己先藏起来,寻思着先把你找到再说!”

    我们正嘀咕着呢,岸边的大部队却突然喧闹起来了。

    “队医!队医!快来!”

    我一听那浑厚的嗓音就知道那是雪哥发出的,我和刀子转头往那边一看,才发现这个队伍又乱了起来,大山一样的敖日格勒和他那几个蒙古人用后背围了一个圈儿,如果没猜错的话,圈的后面就应该是那一脸麻子的王老板了!

    我眼睛那是出了名的好使!这一扫间除了敖日格勒那边,更是看见了不远处空地上的躺在担架上的黑脸儿,更看到了一个喉咙耸动的白人鬼佬正往黑脸儿那边儿去呢!

    我一看心里着了急了,虽说我一开始对那黑脸儿的市侩像儿印象并不好,但是这一路上他确实也没少救我的命!如今他眼见着要遭难了,我又如何能坐视不理?

    刀子摁都没来得及摁我,我就像兔子一样蹦了出去,刀子跟边儿上无奈的一拍大腿,也以弯腰跟着我跳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