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十一章 地下河
    刀子在边儿上一看我中了招了,把匕首反手一握又是一刀,但是没想到那女吊死鬼的舌头竟然坚韧异常,虽说刚才刀子是下了死手了,但是也只不过在女鬼舌头上留了个大口子。

    但是那女吊死鬼吃了痛,舌头也脱了力了,我身上刚感觉一松,黑脸儿就已经一把拎着我的胳膊把我往洞里拖了!

    我眼看着那女吊死鬼和刀子缠斗到一起,一把甩开了黑脸儿的手。

    “你先别管我,先救刀子!”

    那黑脸儿看我挣扎着往回爬,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的小爷爷哟,你就别在这添乱啦!你是想害死我们啊!”

    话说一半儿,黑脸儿把刚才休息时候压好的弹夹塞进了驳壳枪里,顺着刀子的腋下和胯下就是五六个点射。

    刀子虽说没中弹,但是子弹带出来的劲风把他的裤子都给划烂了,气得他大骂。

    “妈了个巴子的,黑脸儿,你他妈往哪招呼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哪他妈还能管那么多!二把刀,你赶紧往后退啊!”

    我一把拽住了刀子胳膊把他往里一拖,距离就拉开了,但见那女吊死鬼虽说不怕子弹,但是驳壳枪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把她打得连连后退,直退到洞穴边缘。

    我正要给黑脸儿挥手,结果这黑小子已经三个点射打将上去,一下子就把那只女吊死鬼打了下去。

    “你们两个别发愣,赶紧跑路啊!”

    话还没说完,两只白手又搭在了洞穴边缘,黑脸儿一看说了句不好啊,看样子那水已经马上就没到洞口了,黑脸儿又打了几个点射,直打的洞穴边上的石壁都碎了,回头一挥手,三个人弓着腰玩命的跑起来了!

    我们是越往前跑,洞穴就越窄,到最后只能蹲着往前走了,黑脸儿拿着枪在后面断后,噼噼啪啪的枪声是不绝于耳。

    这越往前走,我心里越害怕,这洞穴里面要是个死胡同,我们全得交代在这儿,想我爷爷岁数怎么大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禁悲从中来,心说我怎么就那么贪心呢,为了四万块把我的命都给丢了!

    正胡思乱想呢,在前面开路的刀子突然一摆手。

    “停!”

    我一个刹不住车差点就把刀子推了下去,刀子一时脸都给吓白了,骂了声娘,从包里拿出来了一只冷焰火,丢了下去。

    这冷焰火一掉下去,洞口外面的空间一时豁然开朗。

    只见我们目前离下面差不多有十多米,下面是一座巨大的地下河,由于冷焰火光线有限,一时间看不到尽头。

    黑脸儿在旁边便开枪边瞟了一眼,急的直跳脚,我也看傻了,这十多米高的地方,就算下面有水,万一要是水的深度不够,这和跳楼没有区别呀!

    我们脚下已经开始有水了,这水流的力量其实是极其的大!我心说就算待会这吊死鬼不杀我们,这水一旦到了膝盖,我们也必定被大水冲下去!

    只见这时候刀子脸上肌肉一硬,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各位爷们,想要活命咱就跳吧!”

    我正琢磨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汉奸劝降的时候,刀子已经一个闭眼扎了下去。

    我心里还是不敢啊,拉了拉后面正在瞄准的黑脸。

    “我说黑脸儿哥,YOU JUMP, I JUMP!”

    黑脸儿眼见着女吊死鬼越来越近,子弹也告了罄了,他也不管我说的洋文是什么意思了,一个转身就跳将下去。

    我正一下下的弯着腿,给自己打气的时候,一阵异香又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双手又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脸都绿了,心说你不会又要亲我吧?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耳边就是呼的一声,一阵十分霸道的水流直接就把我给冲下去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舔我的脸,霎时间一个激灵,赶紧往边上一滚,结果一下子滚到了水里,这我才发现刚才舔我的并不是那女吊死鬼,而是刚才地下河畔的波浪。

    我爬上了边上的石台,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还好没有骨折,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下,骨折基本上就等于被判了死刑了。

    四周一片黑暗,不断地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听得我一阵一阵的炸毛。

    我身上没有手电,之前刀子送我的打火机质量很好,倒是没碎,我嚓嚓两下子,一豆微光就亮了起来。

    最先入眼的就是刚才在上面看到的地下河,我目前所在的位置也并不是石台,而是一块巨大的阶梯,石梯边缘雕满了一条蛇一样的远古异兽,由于这千百年来被水汽的侵蚀,已经看不清楚了。

    那我不知道我晕过去的时候被水流带了有多远,那女吊死鬼估计也不会比我强到哪里去,保不齐掉到石头上去摔死了呢。

    但是一回想到那女吊死鬼死而复生,和奥特曼都有一拼了,心里也是觉得有些害怕,心想着万一黑脸儿要是说对了,那可惨了!

    我压住嗓子喊了几声刀子和黑脸儿,没人应我,也就放弃了。

    我心想眼下没什么好办法,保不齐上游还会有那种女吊死鬼,还不如先沿着这地下湖往前走,看看能不能碰到刀子和黑脸儿,以我对刀子的了解,他也必然会和我一个想法。

    我害怕光会在这黑暗的环境下引来些奇怪的东西,就关了打火机摸着黑往前走。

    走了大概一个公里,却陡然听见了一阵子仿苏式步枪扫射的声音,这声音我太熟了,我爷爷在七几年的时候有好几把仿枪呢,后来东北收枪收的严,就都给上缴了。

    我脑子一转,拿仿苏式步枪的不是黑脸儿带的那一队吗,之前他那一队一直守着王老板走在后队,如今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但是再怎么说,这一下子也算是找到大部队了,总比一个人在这漆黑一片的地下河边上好得多。

    我往前走了一百多米,听着这枪声是越来越密,不知道是和什么在战斗,心说我现在要是冒冒然就过去了,保不齐人家给我射成筛子了呢!

    琢磨了一下,我便打起了刀子送我的打火机,好让他们知道是有人来了,别乱招呼。

    我刚从一块破碎的石阶上跨过去,正想要大喊一声让黑脸儿的人来接应我的时候,我的嘴就被捂住了。

    我这嘴一被捂住,倒也没有很慌张,我从小跟着爷爷在山里讨生活,这些东西玩的尤为熟练,几乎条件反射般的把胳膊肘往后这么一顶,屈膝借力把腰一扭,扛着捂我嘴的那位老兄就是一个过肩摔。

    混乱之中我的打火机也掉了,正打算化拳为掌劈那人的喉结呢,结果那人却低声叫唤起来。

    “别打!别打!我是刀子!”

    我一听真是刀子,不禁大喜过望,赶紧给扶起来了。

    “刀子,你说你叫我一声就是了,捂我嘴干嘛?我还以为你是女吊死鬼呢!”

    “你小子几年不见面,气力怎么变得这么大,我差点让你给摔死了!”

    听刀子一说,我也不好意思了,自从我爷爷给我戴了家传宝玉,我这身子骨也是越长越壮,从不生病,可再不是当年那个小病秧子了!

    “嘿嘿,我说刀子,你们刚才去哪了,我找你们半天了,黑脸儿呢?咱们赶紧去王老板那边吧!”

    我一连串问了很多问题,刀子听后摆了摆手。

    “说来话长!太他娘的邪门了,你根本都想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这水里边儿有东西,黑脸儿中了招了,让王老板那边的人抬过去了,我刚才一直在这儿藏着呢,先等那边枪停了再说吧!”

    经刀子这么一指,我才看见王老板那边的队伍是在往水里射击啊,但是好像什么都没射到,子弹跟不要钱似的跟那儿瞎突突呢。

    果如刀子所言,一支烟不到的功夫,那边的枪声就渐渐地停了,刀子在我旁边嘿嘿一笑。

    “这是要没子弹啦!不知道黑脸儿从哪儿整来这些生瓜蛋子的!走,咱们离近点看!”

    说罢,刀子从湿透了的背包里抽出了他的红木盒子,把弩机给支上了,我在边上递上一枝弩箭,心里多少有点怅然。

    “我说刀子哥,咱再怎么说也是收了人家的钱,人家落难的时候我们反了水是不是有点不仗义?”

    刀子白了我一眼,一下子翻了出去,头也没回就给了我一个手势让我跟上,我毫无办法,只得跟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