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十章 绝地
    我和黑脸儿一听刀子这话,脸都绿了,这可真算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黑脸儿也把耳朵凑过去听了听,低头掰了掰几根黑手指。

    “听这声音,雨势着实不小啊,估计最多还有五分钟不到,雨水就会灌满这个密室!”

    我听得都有点懵了,心说你这黑厮,这还用你说吗?这片刻的功夫,地上的水都快到脚踝了!

    我急得大喊一声:“你们别愣着了,快去找机关啊,你们没听老人说过有进必有出嘛!”

    刀子摆了摆手。

    “你刚才晕过去的时候,我和黑脸儿把这个密室里里外外摸了个遍,连个凸出来的石头都没有!”

    “那我们也不能等死啊!”

    黑脸儿这时候却泠然变了表情,发了话了。

    “不对!还有一条道!”

    只见黑脸儿扬手一指,正指向甬道尽头那个四米高的小洞。

    刀子忙摆手,想要劝他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四米高的小洞穴,我们三个得叠罗汉才能够得着,三个人叠罗汉可不是想想就能叠的!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是绝对不能成功的,到时候最下面的人伤了压伤了肩膀,我们就彻底玩完了!”

    刀子顿了顿,摸了摸胡茬子。

    “我看待会可以往我们刚才掉下来的天井,用弩机射一枝绑了绳子的箭上去,万一射到了可以固定的地方,我们三个爬上去和树花子搏上一搏,还有点活命的可能!”

    我们说话这功夫,黑脸儿也没理我们,就一个人在旁边动动胳膊,动动腿儿的活动关节。

    “不用!老鹞你弯腰站在洞下面的石壁那里,我踩你一下肯定能爬上去。”

    我和刀子听到这话都要乐了

    “这石壁虽说算不上光滑,但是也没有任何搭脚的地方,你以为你是刚才的女吊死鬼啊?能爬墙?”

    看我们不信,这黑脸儿也是上了脾气,腾腾两个箭步助跑,用脚尖儿60°踩着墙面,只消啪啪啪连续三下踩墙,像是壁虎游墙一般,右手一勾就已经挂在了那四米高的洞**上。

    只见黑脸儿腰身一动,猛地往右一摇,像一个钟摆一样到了最高点再猛地向左一摇,等摇到左边的最高点的时候,左膝盖已经别在了洞**上了,这右手和左膝盖再一发力,人已经上去了。

    我和刀子在下面看得是呆若木鸡,这一路上我俩都以为这黑脸儿是个没用的拖油瓶子,没想到他这身手是深藏不漏哇!

    只见那黑脸儿解下身上的武装带,打了几个结儿绑成了一条绳子放了下来。

    看我们都看傻了,黑脸儿一脸得意的直笑。

    “想我老黑再怎么也算是少林寺的闭门弟子,小小轻功,不足挂齿!”

    我心说鬼才知道你从哪学来的这本事呢!

    虽说我们和黑脸儿刚认识的时候,他这个人就是个满嘴跑火车,一个屁八个慌儿的货,现在和我们混熟了,也没有刚认识的那种市侩和奉承了,今天算是彻底兜不住底儿,漏了本相了!

    爬上密室,我和刀子都喘得不行,往下一看,却见那水都没到两米多深了,心里不禁暗自庆幸。

    这一路上惊险的事儿一拨儿接着一拨儿,我们就没歇一会过,如今总算是安稳了点,我们都靠在洞穴石壁里歇歇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我这一安稳下来,整理了一下一脑子的浆糊。

    “我说,刚才我们在上面的地洞里,那树花子都快爬满了,怎么我们掉下来了,反倒是一只都没有了?”

    黑脸儿一听这话也是一脸的恨。

    “其实我们就该待在上面的,刚才我掉下来的时候脸朝上,发现那非石非铜的花纹翻板好像能够克制那树花子,那些虫子都不敢靠近,其实我们回头想想,等到我们发现树花子的时候,其实我们早就被包围了,要是没有那扇翻板克制,没等你发现周围的树花子,我们就早被吸成人干儿了!你非得把那机关给打开,害咱老黑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

    我一听不乐意了。

    “我说黑脸儿,你话也不能这么说,且先不提那开关也不是我想开的,咱就提提如果我们留在上面,被那树花子包围了,我们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就算那树花子被花纹板子克制,你觉得我们就那么干耗在那里,这大水来了,咱哥仨儿跑得了谁?”

    刀子一看我让黑脸儿给说恼了,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你们不觉得这大山之中有这样一个密室很奇怪吗,它到底是干嘛用呢的?”

    “要我看,这肯定是东北远古先民造的化粪池啊,那翻板就是马桶盖子,一下雨就可以自动冲水,我们现在就是在那化粪池里呢!那两个女吊死鬼嘴那么大又那么臭,保不齐就是养在化粪池里的清道夫啊!”

    我一听这黑厮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但是他却好像没感觉到的样子,反而说的是一脸的信誓旦旦,就忙打断道:

    “不可能,刚才你也看到那板子上的花纹了,最晚也是商周时期的,那时候整个中国能有多少人呀?就算是给皇上修厕所,也修不出这个规模!”

    刀子在旁边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黑脸儿这话也有点道理,但是说的不全对!要我看,这是一个远古时代的水利系统,山上出了山洪,就有司管这系统的人把翻板打开,水灌下来后,一部分就存在这个密室里,等到水的高度超过了四米,就进入我们现在坐的洞穴里,再留到需要用水的地方去!”

    刀子说了一半儿,有突然面露难色。

    “可是究竟是什么需要用这么大量的水呢,用来饮用是不可能了!而且还有那两只女吊死鬼,其实之前黑脸儿说的还真没错,我们掉下来的时候她们确实是两具干尸,结果过了一会就变成了活物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一听这话一下子激动起来了。

    “是水,有了水她们才能慢慢变活了,我听说有些两栖动物如果碰到了自然灾害缺少水分,就可以把水分逼入体内,让表皮干燥起来减少水分蒸发,据说这样维持个几年,一下雨它们又能活过来!但是看那女吊死鬼的样子分明是人,而且脑子都被打烂了还能有意识,反倒是脊椎断了才不动啊!”

    “哼,要我老黑说这肯定是粽子啊,咱老黑虽说没什么太多文化,但是也稍微懂点科学,听人说什么黑凶白凶,什么霉粽子,都是浑身长毛像块霉豆腐似的,肯定是真菌感染!人家电视也播过,很多有些种类的真菌可以寄生在小昆虫的体内,甚至能够控制它们的行为,要我看呐,肯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一直以为这黑厮是个大老粗,没想到他脑子倒也算是灵活,竟然能想到这一层来,不禁想赞善他几句让他多说点。

    “我的黑脸儿哥,没想到你这么有学问!我今儿个算是服了你了,你接着说,别停啊!”

    结果那黑脸儿听了不光没有高兴,反而露出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

    “我不光知道这个,我还知道如果是真菌的话,只要有水,繁殖速度是非常快的,也就是说它是具有修复宿体的能力的!不信你看!”

    我这刚一回头,一对血窟窿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几乎和我算是脸贴了脸了,我只闻到一股子异香瞬间就冲向了我的鼻腔,这时候我竟然泛起了一阵食欲,直让我想要抱着这女吊死鬼吃上一口。

    正感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那女吊死鬼却早我一步,张开尖牙大嘴,一根猩红的舌头鞭子一样抽了出来,一下子把我给卷住了,我心里暗自叫苦啊,心说这下子,不死也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