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八章 吊死鬼
    我一摸到粘液才想起来啊,虽说我们逃出来以后把沾了树花子粘液的衣服和背包都给扔了,但是百密一疏,我后脑勺上还沾了一大滴呢,刚才光顾着刨坑,他妈的全给忘啦!

    旁边的黑脸儿一看我抬着头吓瘫在了原地,下意识的打起手电往上这么一照,只消这么一照啊,这地上瘫痪的人就又多了一个。

    只见我们挖的洞边上,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树花子千层饼一样的层层叠叠,那瓢泼一样的粘液顺着地洞壁就往下流哇!

    我心说你们就算是想吃大餐,也不至于把口水流成这样呀!真他妈是没家教哇!

    这次刀子也懵了,但是还不至于像我们似的瘫在原地,他指了指黑面孔,一脸悲壮的说:

    “我说黑脸儿,拿你腰里的驳壳儿给我来上一枪送我上路吧,被这玩意儿打死,也不枉我刀子世上走一回!”

    我还根本不想死啊,看见刀子都这么说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刀子,你他妈就别说丧气话了,你们两个赶紧想想办法吧!”

    刀子一听苦笑道:

    “如今我们在这两米不到的洞底,又被这大蚂蟥给包了围了,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欸!”

    这刀子说道一半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蹲下去用手指就开始敲了起来。

    边上的黑面孔已经忍不住开始开枪射击了,我忙骂他别用光了子弹,别忘了给咱们哥儿仨留三颗光荣弹。

    刀子敲了几下,赶紧叫我们:

    “别打了,这下面是中空的,也就是说,这板子可能是一道门!赶紧给来个人帮我找开关!”

    只见那板子除了雕花部位,真可算的上是平滑如水,这哪里来的机关呢?

    虽然知道这板子是门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生死关头,死马当活马医吧!我赶紧蹲下跟着刀子一起找机关。

    这上面的树花子被枪一射,个顶个吱的一声,登时是汁水四溅,一被枪声刺激,更多的树花子涌了上来,洞口都快给层层叠得的铺满了。

    我心知黑脸儿的驳壳枪只有二十发子弹,撑不了多少时间,有些树花子已经开始垂直的往我们身上掉了。

    正找着,只感觉额头一凉啊,那种冰凉滑腻的触感直让我浑身发麻,我一个对眼瞅了一眼,正看见一条肥硕的树花子,蛇一样弓着脖子漏出一口尖牙,只见那小尖刺儿一样的牙齿层层叠叠总共有三大圈,还在嘴里一圈一圈的边蠕动边往外喷粘液呢!

    登时那滋溜滋溜的粘液涌动声不绝于耳!

    我杀猪一样的大喊起来,下意识的就想要往后退,但是在这两米见方的洞里又能让我跑到哪里去?

    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一个仰巴蹬垂直的就摔倒到地上去了,我只感觉后脑勺子重重的磕在了一块坚硬的东西上,周围顿时吱嘎吱嘎响起一连串机关运作的声音。

    我这一下儿摔得很重,正打算晕过去,却感觉脚下陡然一空,大喊一声就掉将下去。

    那板子往下一翻,我们三个就掉了下去,但偏偏又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垂直落体,我在下落的过程中是左撞一下,右撞一下,我感觉我的肋骨都断了两根了,撞得我一口老血都快顶到嗓子眼儿了。

    我们往下掉了足有一分多钟,才总算到了底了!

    这亏着不是垂直落体,要不然我的老命当时就得交代进去了!

    只听我后背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嘣的一声砸在了地面上,这一下子疼得我龇牙的力气都没了,正打算赶紧坐起来检查身体的时候,那杀千刀的黑脸儿就一下子落在了我的身上,一个驴打滚滚到一边去了,我正心里大骂那个黑厮真是个丧门星,结果刀子掉下来登时又是一脚!

    刀子和我们不一样,他是竖着下来的,这一脚踩到我的身上可不得了,虽说刀子看见下面是我,临时的调整了一下,但是我还是感觉内脏都被挤了出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要不是我疼得要死,我肯定以为我是归了位了。

    这四周一片漆黑,无一点声音,安静到我几乎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气氛陡然恐怖起来,我压低嗓子小声叫着“刀子?黑脸儿?你们在哪?”

    叫了几遍无人应啊,我心说奇怪啊,刚才掉下来的时候保不齐掉下来几条树花子,这两位不是被树花子给害了吧,忍着疼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我心里有些慌了,这身上又开始疼了起来,我往前爬了一会,终于摸到了一块墙壁,我靠着墙壁站了起来,我就开始检查我的身体。

    老天保佑啊,我没受什么硬伤,疼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软组织挫伤,内脏和骨头倒是没什么事,正检查着,就感觉我鼻尖儿上凉了一下,我心当时就快蹦出来了,下意识还以为是残留的树花子呢!

    但是冷静下来一琢磨,就感觉不对!这树花子的凉是黏糊糊的凉,而这种凉则是略带点湿润,还有股淡淡的香味,有点像什么药材。

    我恐惧之中竟然有了一种无法抗拒的好奇,对黑暗中藏匿的东西的探索欲简直就是写在人类基因里的本能啊!

    我摸了摸身上,还好啊,之前在上面和刀子喝酒的时候刀子送我的那个打火机还在我兜里,我心里叹道,这烟民还是有好处的!

    嚓嚓的两声,打火机就着了。

    我睁着眼睛一看,只见一个倒掉着的女人伸着舌头挂在那里,刚才碰到我鼻尖儿的不是别的,正是那女尸足有二尺长的舌头!

    那女尸脚朝上,脸朝下,头发散了下去,挂在那里,一条舌头猩红猩红的直垂到额头上去,湿漉漉的,一双斗大的眼睛正慢慢的转向我呢。

    我吓得吱的一声往后跳了一大步,这一跳不要紧,我的打火机一下让我给跳灭了。

    我心说这是得罪哪位仙家了,怎么点背成这样,我气的后槽牙都快给咬碎了。

    但是现在哪里是能犹豫的时候,我往后跳了两步拉开距离又打算擦着打火机,没想到这后脑勺上又被舔了一大口啊,我心说我有那么好吃吗,这你一口我一口的,我还能有点好的吗?

    回头一看果然又是一具一模一样的女尸,穿的是古服,像是秦汉时期的风格又不是。

    一股子腥气陡然出现,我心说这不会是尸气吧?我赶忙往回又跳了两步,跳了以后才想到这不是又跳回到之前的地方了吗?

    结果这一次没有碰到舌头,确是碰见了一丛头发,扎的我脖子直发痒,这一痒我可真是被吓傻了,回头拿着打火机一看,却看见那头发里慢慢长出一张黑脸来,这一下可把我的心理防线彻底摧毁了。

    我大喊一声“鬼啊,有女鬼啊!!”

    结果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的嘴就给摁住了,耳边传来的却是刀子的声音。

    “别怕,没事!”

    这哪里是说说就没事的,我还想大喊,却听见一阵猥琐的笑声从女尸头发里传来,我定睛一看,才发现,我曹,那不是黑脸儿吗?

    这人吓人吓死人哇,我气得跳脚,大骂道:“你这黑厮,老子活剥了你!”

    黑脸儿倒是表现出了一脸歉意,但是还是憋不住笑,我上去给了他两下子以示惩戒,这才回头问刀子:

    “你们刚才去哪了?”

    黑脸儿这时候把话头就给接了过来说刚才看你晕过去了,给你检查了下没什么大碍,看周围也没什么危险,我们两个就去找出口,结果你这不就中途醒了吗!

    我大骂道“这两个女吊死鬼就挂在我头上,还说没有危险,你们两个啊,真他妈没义气!”

    “没事儿的,就是两具干尸,你怕个什么劲儿?”

    “干尸?麻烦你擦擦你的瞎眼睛吧,人家皮肤可比你那黑脸好多了!”

    黑脸儿听了我的话,看了看自己的黑手,不由得有点郁闷起来,只见他径直走向了一具倒吊的女尸,上去就是一巴掌。

    “你看吧,真没事,你不信你也给她一巴掌,真是个干尸,她还能跳起来咬你是怎么的?”

    就在黑脸儿这一巴掌打下去以后,只见那女尸的一双没有眼白的大眼睛缓缓的就转向了黑脸儿,一张大嘴一下子就咧到了耳朵边儿上了,邪魅一笑,露出一嘴的白牙,脸色变得愈发红润起来。

    我和刀子脸都要绿了,直挤眉动眼的给黑脸儿打眼色,结果这黑厮一看我们这样更加的来劲儿了。

    “怎么着?你们还不信?那我再来一下!”

    话没说完,啪的一声又是一个大巴掌,这一个巴掌把那女尸打的都转了起来,我和刀子都吓傻了,眼看着这女尸把一双纤纤玉手就搭在了黑脸儿的肩膀上。

    只一瞬间,异变陡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