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七章 诡异的花纹板子
    听了刀子这话,我心里也毛了,这话黑面孔听不懂是正常,我可是听的明明白白。

    在东北,有时候晚上天上涨雾,月亮周围隐隐约约有个光圈,我们称之为鬼月亮。

    先人常说这鬼月亮一起,天地精华水满则溢,必有妖孽拜月求飞升,而那句孤星入北斗更是的大凶之兆,预示着九死一生。

    第三句和第四句可以一起说,这鬼月亮一出现,天空本应会比较亮,但是却有时断时续的薄云渡月,使得天空忽明忽暗,阴气四溢。

    老人说这时候鬼门关开闸,孤魂野鬼会在山上抓单儿,被抓了单儿的结果自不必说,换句话说,今晚我们的队伍会折损的更多。

    黑面孔虽说听得是稀里糊涂,但是傻子也能听出来刀子说的不是什么好话,这黑森林里诡秘异常,被刀子这话一说,我们都沉默下来。

    那树花子再怎么说也是一种虫子,有一定的趋光性,他俩的手电倒是没丢,但也是也不敢开,我们三个坐在地上不住的牛喘,总算是缓过来些。

    刚才逃命三个人都跑乱了套了,东西南北也分不清,也不知道王老板那边怎么样了,安不安全?

    但是经验告诉我,如今自身难保,且先把注意力留给眼巴前儿的难题再说!

    于是我边休息,边借着这鬼月亮微薄的光线,用两只鹞子眼在这周遭打量起来。

    只见我们目前正处于两座大山中间的小峡谷里,这小峡谷倒是不大,处在半山腰上,看边儿上火山岩的痕迹,应该是由于远古时期火山爆发而形成的。

    这边林子倒是不密,土壤也颇为泥泞,估计是由于位于半山腰上被流下的雨水给泡坏了。

    如今再怎么说也算是深秋了,现在渐渐地开始变了冷了,我们鞋上都是烂泥,刚才一顿死又跑出了一身大汗,我心说糟糕啊,这在东北是要出人命的!

    在气温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水平时,穿着湿的衣服会让人体温急剧降低,但是体感却不会觉得特别冷,穿着湿衣服睡觉,算是是铁打的硬汉子,第二天不死也得发烧发到四十好几!

    我见黑面孔这个南方佬已经抖得像筛糠一样,我们又不能点火取暖,况且今晚挨过去了明早还得赶路,不能不休息下,而这烂泥地上又不能直接睡,峡谷外面就是那蚂蟥林。

    心里叹一声没办法啦!刚好这块地方有一块支出来的火山岩可以避雨,下面应该也会比较干燥,如今我们只好用咱土办法在地上刨个坑,挖到干土然后钻进去呆一晚,顺便也能缩在地洞里避避风。

    我赶忙让黑面孔别抖了,赶紧起来动缓动缓,从背包里翻出一把折叠工兵铲给他,刀子那边自不必说,一把老铲早已经舞开了。

    其实很多满族的朋友都知道,这女真族刚到黑龙江的时候,没房子住,天寒地冻的遭不住,靠的就是这地洞活的命,后来渐渐地就演化成东北的地窖了,里面冬暖夏凉的好不快活,唯一的缺点就是光线少,多雨时节多少会有点潮湿。

    三个人挖得很起劲儿,这一忙活起来,身子也暖锅儿了,黑面孔见自己还真不抖了,连夸我不愧是老陈家人,我正得意的想要给他个南方佬显摆几句,这手里劲儿一下子就没控制住,只听咣的一声,火花子就起来了。

    我心说奇了怪了,从小到大给我家老爷子没少挖陷阱啊,怎么如今才挖了两米不到就挖到岩石层了呢?

    黑面孔今晚糟了难,本身脾气就有点不顺,见我挖不动了,就想着从他那边动锹把我的石头给撬开,几铲子下去使了死劲儿了,结果这周边一时间是铿锵一片,火花四溅。

    那刀子倒是个明白人,一看这不对劲儿啊,哪有这么整齐的石头块子,连忙止住黑面孔手上的动作,从裤兜里摸出来个防风打火机,往下这么一照。

    刀子这一照,我们三个全都傻了眼了。

    只见刀子摘下胶皮手套这么一拂一吹,一块雕满了精细花纹的的板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刚才我和黑面孔那几铲子竟然只在上面留了几道浅白痕儿。

    这黑面孔在一旁都看懵了,问我们这是什么材质,石头的还是青铜的啊,怎么这么硬啊。

    我和刀子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答不出来。

    刀子倒是个豁达之人,告诉我们把周边都挖开,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和黑面孔也是好奇心起啊,心说这可是个稀罕物件,如果挖出去当古董卖得卖多少钱呀!

    我们一合计,就更有劲儿了,三把铲头就跟个挖掘机似的,不消十分钟,一块两米见方的雕花板子出现在我们面前,这黑面孔仿佛是懂一些这些东西似的,趴在这雕花板子边研究边说开了。

    “我怎么看着这板子上的花纹这么眼熟呢,这上面的兽纹怎么好像是玄鸟啊,这板子瞧着像青铜铸的,可是青铜哪来的这么高的硬度啊?我说两位小哥,你们也来看看?”

    听黑面孔这么一说我和刀子两个人更加好奇,我也算是半个读书人,想来这玄鸟我也是知道的,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商契的母亲简狄在郊外,因吞玄鸟之卵怀孕而生下商契,正所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但是我想了一想又觉得事有蹊跷,便道:

    “可是如果这么说也说不通啊,这商朝的时候这里还是苦寒渺人之地,量他殷商的国力再强盛,也不会把这么大一块雕花板扔在这儿浪费啊,况且这板子材质非铜非石,篆刻细腻,纹饰精美,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殷商的东西。”

    黑面孔闻言摆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陈家少爷你可知道,玄鸟可不一定就代表商朝,那时候中国正处于图腾时代,很多曾经被商朝吞并过或者受过影响的部落都可能使用玄鸟,而且谁又敢说这玄鸟不是商人从其他部族哪里剽窃来的呢?”

    黑面孔说的过瘾,但又砸了咂嘴,露出了疑惑地眼神。

    “只是这材质甚是奇怪,想咱老黑不敢说是阅器无数,也算是个开过眼界的老手了,这板子能是用什么做的呢?”

    我已经没什么心情听他在那瞎嘀咕了,抬头看了一眼刀子,却看见刀子正在盯着上半部分的纹路看呢。

    我把眼睛也跟着一移,却看见上面刻着一群人正在围着一只站在圆台上的玄鸟,只见那群人好像都戴了高高的帽子一样,脸上仅仅几条线粗略拼凑,显得阴冷异常。

    “你们看看,这一只玄鸟有点不太对劲儿!”

    刀子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这一只玄鸟好像,怎么形容好呢,长得有点不太成熟?更像是一只普通的禽鸟,却隐隐有些玄鸟的特征。

    “你们再看这里!”

    随着刀子的手指往下移,又有一群正在对这玄鸟顶礼膜拜的人,而有一个人显得格外高大强壮,张弓欲射。

    再后来花纹显示那个张弓的人,把玄鸟做的衣服披在了身上,获得了强大的力量。

    再后来就是显示他们征服了一个象征太阳的部落,然后是掠夺一个象征月亮的部落,但是最后向北方进发,在征服一个来自大海的民族的时候,一败涂地,雕文呈现出的整个画面到处都是那个长弓部落的尸体。

    再后来就是那个拉弓射箭的人试图脱下身上的玄鸟衣服,却发现衣服已经和自己长在了一起,好像是被很多奇怪的丝线粘上了一般。

    画面的最后,则是拉弓的人坐在一片大山之上,好像坐化升天了一样,部族的其他人全部顶礼膜拜,恰似当年膜拜天上那未成熟的玄鸟。

    正看着,我和黑面孔恍然大悟,一齐指着那花纹板子想说却一时说不出!

    “这...这...这不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大山吗?”

    刀子一脸阴鸷,显得无比稳重沉着。

    “如果这纹路上没有错误的话,从这里山川的走势来看,里面描绘的正是这片山!”

    刀子正了正他的贝雷帽,接着说:

    “古人叙事,不会那么直白,看着纹路里的意思,那远古部族的族长应该是仙逝后葬在了这里。换句话说,王老板所谓的寻老物件,没猜错的话就是在找这里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冲击的嘴都合不上了,正激动地要站起来的时候,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却滴在了我的头上,我一摸,登时腿肚子上的筋都快吓抽了,心里暗自叫苦啊!

    光顾着逃命挖坑了,怎么他妈的把这茬儿给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