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六章 树花子
    我凑上前去,搭眼儿一看,直教我头皮发麻,只见那白人佬领口边儿上都是血窟窿,把迷彩服都快润透了,后背上的皮肤下面有一群东西正在疯狂扭动,眼见着正往脊椎的方向去呢。

    我暗叫一声糟糕,这他妈是进了什么虫子了?

    我赶忙解下身上的皮带卡在了那白人佬的下巴上,往后那么一提,先固定住他的身形,正要求助于队医,却见那大眼儿瞪队医整个人已然吓懵在那儿了。

    我心说王老板这是从哪儿找来这些个赔钱货的,这点点阵仗就给吓瘫了,能有什么用啊?

    我忙往旁边看戏的刀子递了个眼神,这刀子和这群鬼佬有点矛盾,本身是不想帮忙的,见我递眼色,也只好叹了个气,把刀拔了出来。

    边儿上的白人头儿一看刀子拔了刀了,还以为是要杀了那白鬼佬呢,纷纷把抢都上了膛指着刀子和我,我一看心里叹道这些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柴啊,尽坏事儿!

    还好站在我身后的黑面孔是个明白人,赶紧就把那个和刀子打过架的白人头儿的枪给摁下来了。

    “这是给治病呢,你们别乱来!”

    我见黑面孔一边往下摁枪,另一边已经把手移到了别着驳壳枪的腰带边上了,形势陡然就紧张了起来。

    两边的人都僵硬了几秒,那白人头儿才一脸恨恨的把枪放下了,刀子这时候才笑呵呵地把他那把家传宝刀轻盈了在那白鬼佬的后背上一挑,直接就挑出来一只吸饱了血的花纹大蚂蝗啊。

    只见这大蚂蟥得有个巴掌那么大,背上的花纹,红绿相间,前面一个大吸盘包着一口的利齿,正弓着身子要往刀子手上弹呢!

    我心说这不是树花子嘛!要说这玩意儿本身是没有毒的,但是平时没有血吸的时候就会捕食些毒虫来吃,这有毒的东西吃多了,毒素都积累到了后背的花纹上了,毒性虽说不烈,但是极其容易引起人过敏啊!

    看那躺在地上的白鬼佬呼吸苦难的样子,怕是中了招了。

    而且这玩意不怕刀砍斧劈,哪怕身上只有一段,都要往有血的地方钻,一旦钻进了皮肉,就开始从皮下的脂肪层里往脊椎上钻,一旦钻进去了,这人呐,也就完啦!

    眼见得这树花子马上就要扑到了刀子手上了,千钧一发之际,刀子眼疾手快从腰带上抠出来个小包儿,往那树花子上面一抖,一把白色粉末撒了上去。

    那树花子凌空跳到一半儿,被那白色粉末淋了一身,吱的一声化为一滩腥臭的脓水掉了下去。

    我心说刀子你真是个爷们儿!不愧是咱老鄂伦春呐,走到哪都不忘带一袋盐!

    这食盐就是这树花子的克星,一把食盐下去,无论多大多狠的树花子全都得脱了水了。

    这一击成功,刀子就把食盐袋子给了黑面孔,自己是左一刀右一刀的舞将开来,那黑面孔脸都要绿了,手忙脚乱的直往上撒盐,等到刀子割到第六刀的时候,那白鬼佬的后背上总算是干净了,就是血有点止不太住了。

    这里提一下,这树花子的唾液里,都是有血液止凝剂的,很多人中了招就算是没被钻死,也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这被盐烧死的树花子散发出一股子腥臭令人作呕,我被熏得头晕眼花,旁边的队医和白人鬼佬们都吐了,他们这么一吐,一股子酸气混合着腥臭,把这周遭的空气弄得更加难闻。

    这时候再看中招的白鬼佬,只见他失血失的脸都发青了,而且脖子崩的像个小水桶,眼见着是要休克了。

    黑面孔心里明白如果再不治疗,这白大个儿就得交代在这儿了,连忙捏着鼻子到他队伍里踹了那正在呕吐队医一脚,让他赶紧做抗过敏和输血。

    我心里却奇怪起来,要说这树花子应是迁徙性的群居动物,近几十年东北老林子里已经很少见,而且基本都是活动在深山,怎么就突然出来了这五六只呢?

    正低着脑袋琢磨着呢,就感觉到一大滴粘液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我伸手一摸,滑不溜手,我打着手电往上这么一照,浑身上下的毛儿都炸了起来!

    只见那落光了叶子的树枝上,密密麻麻全都是巴掌大的树花子,身上墨绿色的花纹儿混着粘液扭动着滴溜溜地正打转儿呢!刚才过来的时候没见到有啥光儿,还以为是树叶呢!

    众人刚吐了个干净,见我傻子一样往头上面看,纷纷打了手电照了过去,这手电一照不要紧,只见那一树的树花子被这么多强光一刺激,个个都分泌出了大量的粘液应激。

    登时粘液犹如一阵子鼻涕雨一样就浇了下来,我心说糟糕啊!那粘液里面都是有信息素啊,被这一树的树花子粘液这么一浇,待会它们的同伴闻到信息素的味道追将上来可怎么是好啊!

    刀子在旁边也发现了异样,把搂过登山包把我的头给盖上了,紧接着脱了冲锋衣顶在头上,边上的黑面孔也不是个二流货色,一见我们遮头也赶紧拿背包盖住了自己的头。

    我大喊一声:“所有人都盖住自己的头,千万不要让粘液沾到身子上,沾上了待会就跑不了啦!”

    说完我撒丫子就跑啊,我这半个城里人跑的不快,刀子一手顶着冲锋衣,一手拽着我就往前奔,那黑面孔更是声势惊人,比兔子他妈都会跑!愣是把我们都落出了一大截儿。

    而那几个做斥候的白人鬼佬好像还没听懂我们说的是什么,一个个端着枪愣在原地,瞬时被那粘液浇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一树树叶一样的树花子大蚂蟥已经稀稀拉拉的开始往下掉了,有几条掉到了白鬼佬们的脖子上,嗞溜的一声就钻将进去了。

    那些白人还像没事儿人一样站在原地,正笑话我们这群SB跑得像群Crazy Monkey一样,然而等到他们看到他们的头儿脸上的皮肤下一股子一股子蚂蝗正在钻的时候,就渐渐笑不出声了,一个个解开自己的衣服,躺在地上嚎叫着试图把蚂蝗给挤出来。

    那哪能挤的过来?刚挤出来一条的尾巴,另五六条花花绿绿的大蚂蟥又钻进去了!

    我一听他们嚎得像是活剥皮,忍心不过,下意识的想要回去救,刀子一看我往回挣,急的手上的筋都爆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往前拽。

    “你他妈回去干嘛?你看看,这林子里到处都是,救不了啦,快他妈给我跑!”

    我心里一惊,把刀子的背包带儿错了个缝儿,定睛一看,心里不禁叫苦啊,我的奶奶呀!我们这他妈是进了蚂蝗林了!

    只见这百米见方的林子里面密密麻麻挂满了树花子啊,都说树花子集群生活,但是料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啊,怎么今儿晚上就走了这邪乎劲儿,让我们给赶上了!

    这白鬼佬们这么一叫,血腥气一出,更是刺激了这蚂蟥林里的树花子。

    这树上的树花子下饺子一样扑棱棱的往下掉啊,我们边跑边把掉到我们身上的树花子抖掉,老远一看就跟几个中了风的大爷正在那跑百米冲刺呢!

    我们又跑了大概有十多分钟,我感觉我都要跑吐血了,这密林子里跑可不像平地,先不说肺能不能支撑得住,单说这脚踝上的肌腱也遭不住啊。

    我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感觉嗓子发甜,向着刀子和黑面孔摆了摆手,他俩其实也跑得不行了,尤其是是黑面孔,本来长得就黑,如今憋得跟个紫茄子似的,三人儿又走了几步,走到一块支楞起来的火山岩下面,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一路跑下来,我手电都给扔了,天上一轮鬼月亮迷迷蒙蒙的,这刀子抬头一看,眉头不禁一皱。

    “今晚鬼月亮走八门,孤星入北斗,小鬼儿满山转,阎王爷点名,咱哥儿几个可得当心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