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五章 二把刀
    “二把刀啊,二把刀,咱俩多少年没见面了!你怎么上这儿来了?”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也来了?鹞子,这回在家你可得多待两天,你看看几年不见,你这个儿,还真长高了!”

    他这话说的不错,我小的时候长得小,这二把刀和我家走得最近,体量长得高高大大,没少帮我打架,这刀子自小不爱念书,我这一出山上学,他也就跑出山去闯荡了。

    这几年我哥俩回家基本都给错开了,又没什么联系方式,渐渐知道的少了,如今再见面听他这么几句真是眼泪都掉下来了。

    “刀子,啥也不说了,今晚咱哥俩必须得好好喝喝!”

    这刀子满心欢喜的应了下来,领着我到火堆前聊上一聊。

    这我才算知道,这几年他混的还可以,前几年做了点小买卖,有点小钱儿,如今也算是小有成就,现在基本上就是接点私活,也算是当玩玩儿。

    这里提一下,我们刀子哥,可是正经的鄂伦春人!他亲生哥哥早夭,算起来他是排行老二,从小是个厉害角色,人称刀小子,玩伴儿们都管他叫二把刀。

    他家里祖祖辈辈在这白山黑水里讨点吃食,身手那是没得说,长相上和汉族人多少有些不同,他家和我家是世交,他爹和我爹走得尤为近,二十多年前,就是他们老哥俩一起上山抬的大货,然后就一起没了。

    我家还有爷爷可以支撑着点,他家可就不行了,老娘哭瞎了眼睛,干不得活,那一年大雪封山,全村都拉了饥荒。

    他家连点米渣滓都没有,全靠我爷爷周转,分了家里一半糙米给他家,那一个冬天虽说两家儿都饿得要死,但是起码都活到了开春,自此刀子待我爷爷比亲爷爷还亲,他使得一手好弩机,脑瓜儿又灵泛,逢年过节必然给我爷爷送几只金彩锦鸡。

    我面对着刀子,心里面特别有安全感,这刀子可以说就算是我亲哥了,如今有他在我身边,我去哪都不怕。

    “我说刀子,你刚才怎么还和人打起来了,你没受啥伤吧?”

    这刀子闻言也是满头的火气。

    “别提了,这洋鬼子狗眼看人低,让我给了他两下子教育教育!”

    我自忖我刀子哥自小和虎狼熊猪周旋,那白人鬼佬虽说是壮,应该也是伤不到他,便继续问道:

    “刀子,你怎么也上这儿来了?你也是被他们...”

    这刀子用手捏了一下我的膝盖,递过来一个眼色,硬生生把我的话给憋了回去,这时候一张黑脸从我视角边儿上移了过来。

    “呦呵,陈家少爷,二把刀,你们在这儿歇着呢.”

    我一听这不是黑面孔吗?跟个鬼一样没声息的就飘过来了,刀子还没等我说话就把话头给抢过去了。

    “咳咳,黑五哥,这不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

    这黑面孔听了一脸好奇“听您这话里的意思,二位之前认识?”

    见刀子看了我一眼,我忙说:

    “小时候见过几面,一起玩过,好多年不见了。”

    那黑面孔眼见这话也聊不下去了,讨了个没趣儿,便和我们说:

    “那我就不打扰两位叙旧了,这天也快黑了,两位待会去大帐喝两杯吧”

    我俩应了一下,就直接和这黑面孔过去大帐那边。

    路上,我看刀子神色泰然自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就是再傻也看出来这里边的事情里有点不正常,但眼巴前儿也没法问,就跟着刀子的意思走得了。

    话休烦说,晚宴一起,大家都举杯敬王老板,那山一样的敖日格勒也不喝酒,一个人闷声吃了半只烤全羊,我只管跟着刀子到处吃喝,心说这下可总算是找到组织了。

    刀子这边有几个帮手是被雇来看营地的,他支唤了一个给我家里送个信儿,就说我去刀子家住几天,就不回去了,又听说我爷爷病了,又从他帐篷里拿出了点中药和上好吃食一并送去。

    这席间里虽是热热闹闹,气氛却多少有些异常,我明显的感觉到,那白人老外是一拨儿,黑面孔那群人是一拨儿,还有敖日格勒那边有几个蒙古族壮汉又是一拨儿,而那梳小辫子的雪哥最奇怪,他无论是和谁都是一脸嬉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一齐望着王老板这边儿,王老板眯着小眼睛扫了一圈,慢悠悠捏着酒杯就站了起来。

    “各位兄弟着实是辛苦啦,恰逢诸位抬举我王某人,称呼我一声王老板。咱们这顿饭算是我给大家提前庆功啦,我王某人郑重承诺,如果这次行动顺利,咱们的奖金我再给提上一倍!祝大家马到功成!”

    众人一听都提起酒杯发了疯了。

    等大家稍微平静了些,王老板站在最中间儿,看看了手表。

    “弟兄们,三更起,月牙升,咱们现在就整装,出发!”

    大家闻言,都各自散开背包列队。

    只见那些老外一身的特种部队迷彩服,人手一把枪啊,那枪一看就知道是加挂了红外瞄准镜,连前面的军刀都已经挂好折在后面了,这枪我玩CS的时候很喜欢用,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中国搞到这玩意儿的。

    敖日格勒的那几个蒙古人每个人都只背了个鼓鼓囊囊的大背包,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什么物件儿。

    而黑面孔那边一水儿的仿苏制步枪,他自己腰里别着个驳壳二十响,驮着个背,猥猥琐琐得活像个汉奸。

    我则跟着刀子,他的家伙我倒是认识,是一把巴掌大点的匕首,柄儿上嵌上一根剑齿虎犬齿化石,那是他老爹留给他的传家宝贝,登山包上别着一个红木盒子,那自然不必说,肯定是他的弩机了。

    刀子哥不分由说递过来一个背包让我背上,又让我换了个橙红色冲锋衣,我和他说这衣服颜色是不是太招摇了,这刀子却一脸戏谑。

    “就这一件儿,爱要不要,要不给你整个旗袍?”

    我知道他这是在调笑我小时候长得像个女孩子,我也懒得和他扯淡,穿了就是了。

    眼见着要出发了,我这时候才想起来问刀子一句,这王老板整这么大阵势是要去寻什么宝贝,怎么白天不走,非要半夜出发?

    刀子闻言,把他头上的贝雷帽压低了些,低声说道:

    “你小子也别问那么多了,这群人有些古怪,咱们哥俩互相照应着点,顶着这月牙儿往前走,才能找到路呐!咱们这次不是去我们小的时候说的那个蛇头洞,而是蛇头洞附近的一个地方,凶险着呢!”

    我俩刚说了几句,那黑面孔又凑了过来,天南海北的好一顿侃,刀子调整得很快,面不改色的和他闲扯着。

    “呜呜呜...”也不知道是谁吹了一声悲壮的牛角号,浩浩荡荡几十人向着这八百里大山莽林就出了发了。

    埋头走了一个多小时,只觉得林子越来越密,这初秋的风已经颇凛冽,我紧了紧衣服,正和边上的黑面孔聊女人聊得起劲儿的时候,却听见了几声英语焦急的喊了起来。

    我打心底儿里对这几个洋鬼子没什么好感,但是一听见呼叫,也是好奇心起,毕竟人家给了钱了,咱山里人也从来没有过拿了钱不办事的时候,那黑面孔说了一声看看去!我也就跟着去了。

    这一看可不得了,只见一个白人哥们正在那满地打滚呢,这队白人在我们的队伍里起的是斥候的角色,是在前面探路的,我和刀子走在中队,而王老板和辎重部队都走在后队。

    只见这个白人整个儿脖子青筋直爆,都发了紫了,两只手一个劲儿的想要伸进衣服里抓,他旁边的好几个白人壮汉都摁不住他,队医在旁边想要检查也看不了,急得团团转。

    我心说这是怎么地了?正要动手,刀子却早我一步,一刀就把那老外的迷彩服给割开了。

    白人的衣服一开,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刀子也惊讶的爆了一声粗口:

    “我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