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四章 贝雷帽
    这黑面孔把我往林地边缘一引,我顿时目瞪口呆,只见这林地边缘已经提前砍出一条防火带,十几座帐篷都错落有致地安排在了人工防火沟的后面。

    地面上的落叶早就清理干净了,表面的土都已经干的发黄了,一个大水箱歪在一边,旁边十几桶燃油,两台柴油发电机咚咚的响着。

    我心里暗自佩服,这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这林子边上最怕火灾,这样的布置就算是全部的帐篷都着了火了,也完全没事!

    这雪哥一进营地,几个小年轻就走了过来。

    “哎哟我的雪哥,您刚才上哪去了,咱家王老板正等着您呢!要不您先移贵步去大帐篷里商量商量?”

    这雪哥倒是干练,和我客套了几句都就带着那几个小伙子走了,这黑面孔一直和我搭话,看样子,是雪哥暂时把我先托付给他,免得我尴尬。

    走了这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我给那四万块钱给冲傻了,这要是进了山,他们人多势众的,万一出了什么变故,我奈他们何?

    而且听这伙人的意思,好像和我爷爷是老相识了。虽说我爷爷年轻时也算得上是本地数一数二的猎户,进这大山就像进自家后院一样,领人进山赚点体己钱儿倒也正常。

    但是想到这南方佬一个个都猴精的很,一分钱掐手里都能攥出水儿来,这四万块不是个小数目,哪就那么好拿的!

    想到这儿我越发觉得这四万块钱,烫手起来。

    这黑面孔一口一个陈家少爷,如今在我听起来却不那么悦耳了,我心说不行,这样搞下去非得进了人家的套儿里去。看这黑面孔一幅话唠的样子,不如先从他这套套话。

    “小黑哥,听你们刚才的意思,你们之前也来过咱大山里?”

    只见这黑面孔得意的一笑:“那可不就是了吗,咱们王老板年轻的时候啊,可和您家老爷子交情不浅,俩人儿当年可是一起逃荒来到这座山里来的呐!”

    我见他有心卖弄,也开始反客为主,附和起他来。

    “唉哟,那您可得跟我说说,我爷爷可从来不和我说这些事。”

    这黑面孔看我愿意听,他闲着也没什么事,嘴角一翘,说将起来。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老哥俩原来好得和一个人儿似得,后来因为点什么事,这爷俩儿不就闹掰了嘛,王老板那几年做点买卖,就从山里搬了出去,但是呢,这王老板走的时候在这山里留了点宝贝,现如今王老板春秋也高了,寻思着找点得力的把当年丢的物件给寻回去呢!”

    我一听,回想了下,好像爷爷确实和我说过年轻的时候有个小麻子跟着他一起打过猎,说是有了钱就忘了本了,让我爷爷打了一顿就出了山。

    我心说不会就是这个王老板吧,这下可不好弄了。

    见我脸上有了苦相,这黑面孔连声安慰道:

    “陈家少爷您呢,也不用担心,咱家老板慷慨的很,他们老哥俩儿就是抹不开面儿,其实这心里面都互相挂念着呢!这次王老板要是知道咱陈家少爷让我们给请过来能给指点个一二,说不上得有多高兴呢!”

    我正迟疑间,却听见骡马群边上喧闹了起来,像是有人在打架,这黑面孔叹了口气,火急火燎的赶紧往那边赶,我不敢怠慢,也随了过去。

    过去一看,只见有两个人已经纠缠在了一起了,你一拳我一脚的甚是热闹,一时分不开高低,边上的人也插不上手,都在那劝呢。

    黑面孔一过去就喊了个黄毛儿,嘀咕了几句,喊了一嗓子快去!快去!

    这一分钟不到的功夫,那个白人面孔的壮汉就渐渐占了上风了,把那个贝雷帽摁在了烂泥里,正要开揍呢!而那一脸污泥的贝雷帽倒也算条汉子,非但不求饶还一个劲儿的拿拳头往壮汉的喉结上招呼呢。

    那白人壮汉吃了痛正要挥拳的时候,人群中却突然分开了一条道来,一座大山就走了过来。

    只见这座大山得有个两米一那么高,脸上的线条棱角分明,虬结的肌肉上的青筋都一根根崩了出来,老鹰捉小鸡一样把白人拎到一边,又用另一只手隔开了正要反击的贝雷帽。

    “敖日格勒,你少管闲事,今天非要揍死这条中国狗!”

    这敖日格勒倒也沉着,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手上的功夫已经过去了,他反手一扣那白人的关节,疼的那白人嗷嗷直叫。

    虽说这白人也非常强壮,但是和这敖日还是比不了的,两个人站在一堆儿,简直就跟大蝈蝈旁边站了个小蛐蛐一个样!

    这白人已经开始用英语破口大骂,敖日却也没有放下手上的劲儿,这时候,一个五六十多岁模样的麻子脸走了过来,给了敖日一个眼神,他才松了手,这白人一看见这麻子脸,也蔫了下来,只见这麻子脸一团和气的笑着挥了挥手。

    “各位兄弟们辛苦了,都忙去吧,今晚咱们就出发,我王某人晚上请大家吃顿好饭!”

    见众人都散了,那王老板一副这事儿就没发生过一样的面孔,脸上带笑径直就朝我这边走来。

    “小鹞子,这么多年不见,还认识你王叔不?哎呀,瞧我糊涂的,我上次见你还是你满月酒的时候,只是可怜了我那陈老弟英年早逝,以后你要是有啥需要你王叔帮忙的,只管来找你王叔叔!”

    这王老板边说边抹起了眼泪来,我一脸懵逼的站在旁边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黑面孔忙着在旁边安慰着:"王老板,您老也甭伤心了,您家世侄现在也长成了一把好手了,这不特意来帮您了吗?"

    这王老板一听,一脸的麻子也渐渐舒展开了,连笑着说失态了,失态了。

    我心里这叫一个尴尬啊,心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这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会哭一会笑的。

    我只好陪笑,他问了下我爷爷的身体,说了句陈老爷子还是不肯原谅我呀,又和我客套了一番才回帐篷里去了。

    我这才放松下来,却看见那个贝雷帽正边拿着一条毛巾擦脸边盯着我看。

    随着这贝雷帽的脸也来越干净,我俩一齐用手指指向了对方。

    "原来是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