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虫珀 > 第三章 古怪的爷爷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火炕上的被窝里,顺着窗户纸一看,天已经到了中午。

    我爷爷坐在炕头的小桌边上,已经边嚼着花生米,边喝上小酒了,看模样还是颇高兴。

    “爷爷,我......”

    我刚要开口,爷爷却一摆手。

    “以后不要在外面野到睡着,会着凉的!”

    我一下子就懵了,我不是进了蚂蚁窝吗?怎生好好地睡在家里?我大脑尚在迷濛之中,分不清许多。

    此刻,只见爷爷手灵巧的一掀,小炕桌上搪瓷盆的盖子被起开了,一股子油腻诱人的鸡肉味飘了出来,我刚从半昏迷中醒过来,肚子饿得非常。?

    不分由说,先开吃吧!

    剩下的几天,我才听说,虎子进了老林子就失踪了,全村人的壮汉都帮着找,等找到的时候,虎子已经变成一具被狼掏了一半的尸体了。

    我有的时候甚至会觉得前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一个梦呢,但是我后背和脊椎上隐隐作痛的伤口却不会说谎,不过既然爷爷没有作声,我又何苦多言找不自在呢?

    自从我虎口脱险,家里的饭食简直天天都像过年,爷爷也每天喜滋滋的,让我摸不到头脑,我只觉得我饿,我要吃,我要吃更多!

    虽说一天五顿饭地吃,但我这身体却渐渐的比以前还要纤瘦,只是气力和精神头比以前好多了。

    有的时候,我甚至能感觉到,吃过食物后,有种源源不断地生命力被注入我的体内。

    这天晚饭过后,爷爷照常给我讲了一些古典神话故事,我早已经听腻了,可是这一天爷爷明显喝多了,我求着爷爷讲新故事的时候,爷爷突然眯起了眼睛说了两句让我琢磨了一辈子的话。

    这第一句是:“你要小心,家里的宝贝不多了!莫让咱陈家断了种!”

    这第二句是:“你以为咱家祖宗从哪里来的?我告诉你,我们的祖宗可是从海上来的!凡事莫忘了本!”

    等我想要追问宝贝是什么,祖宗又是怎么从海上来的时候,爷爷已经一翻身打起呼噜来了。

    第二天一起来,我突然呕吐不止,爷爷也并不着急,一脸轻松平常地从家里上了锁的老箱子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块血红的玉佩,戴在了我的脖子上。

    “小鹞子,这可是家传宝贝,我们老陈家人管这个叫虫珀,你记住,谁也不能给,也不能看,要不然扒了你的皮!知道不!你带上!这是能保平安的!”

    我定睛一看那虫珀,流光溢彩却又不十分通透,上面打了一个圆润的小孔,一根金丝线绳刚好穿过,隐隐流动的花纹好似活物,不知为何,心里喜欢的紧。

    巧的是,带上以后,我不再呕吐,食量也变回普通孩子大小了,整个人神采奕奕,脑子都清明了许多。

    话休烦说,自从虎子出事以后,我也开始努力学习,考出了深山,在县城里上了初中高中,成绩都还算不错,考上大学的时候,我还在愁闷着那遥远的南方校园的昂贵学费,爷爷却从家里的老箱子里摸出了几件老物件,从城里回来的时候美滋滋的告诉我,只管读书就好,学费的事有着落了!

    我心里自是高兴,我也算是这大山里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这次去南方,也是圆了自己多年的梦想,我是多么想要在大学的人工湖边欣赏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呀!

    但是没想到的是,大学虽说是上了,其实学到的有用的东西并不多,四年平淡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风花雪月,也没有遇见我的红袖添香,大家仿佛都各自找寻各自的目标,完全不像高中时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一起奋斗。

    时光荏苒,我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两年多了,转眼就到了25岁的年纪,生活平淡无奇,着实让我厌烦。在领导又一次对我无原因的大发雷霆后,我一甩文件,辞了职了。

    对城市生活十足厌倦的我,打算回到东北老家,放松一段时间,也能好好陪陪爷爷他老人家。

    回了家才知道爷爷身体大不如前,虽说面相依旧红润,声音也颇爽朗,但不再到处走动。

    陪着爷爷在家里过了几天清闲日子,重温了许多儿时趣事,我便想着出去山里转转。但没想到这一上山,却看到了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见山腰鬼林子边上竟然有几十号人在那支帐篷呢,还有几个壮汉子从骡马上面卸货。

    我这一下好奇心起,心说怎么着这城里人会玩成这样?跑到咱大山鬼林子里练胆呐?

    想到这童年阴影红山蚁,我正要前去劝导他们,此时却见一个梳着个小脏辫儿的胖子带头儿走了出来,人还没挨着,手已经伸出来了,这手的手指长得颇短,十分有力,一层老茧,看样子还是个练家子。

    “你好你好,你是这山里的村民吗”

    我心说这是看我肤色比较健康,拿我当猎户了,但也无所谓,反正算到根儿里去,咱也是个纯山里人。

    见我点头,这胖子满脸堆笑。

    “敢问这村里的陈爷在吗,可否麻烦小哥带我们过去见见?”

    我心里一懵,心说我家是自我爷爷这辈起刚搬到这村里的,这整个村子就我们一家姓陈的呀!

    “你们找他老人家有什么事?我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最近都是不出门的。”

    “哎呀,那今天可算是巧啦,我们正打算往贵府去请陈老爷子呢,没想到这不就碰上了吗!”只见那胖子顿时肃然起敬,一脸谄媚。

    这时候这胖子旁边的一个颇显年轻的黑面孔插了句嘴。

    “雪哥,既然陈家老爷子身子骨欠安,这陈家小少爷刚好咱也碰见了,不如咱们打点打点,直接让小陈爷领咱上山得了,您说呢?”

    方才听到这黑面孔管这胖子叫雪哥,言语之间也颇尊敬,便知道雪哥是这伙人的小头目,再者说我爷爷一个小猎户如何担当得起陈爷的叫法,这真是奇了怪了,况且我平时一个小职员,被人呼来喝去惯了,如今竟然有人叫我小少爷,我心里这叫一个舒坦,不禁就有些飘飘然了,忙不迭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上什么山呐,这山里很危险的!”

    “陈家少爷,有你们老陈家人,那普天底下还有啥危险?况且我们也不难为你,你把我们带到山上的蛇头洞了就好啦,你看这些,咱们还是老规矩?”

    只见这胖子从黑面孔的包里拿出来四捆钞票,拉过我的手就塞了进去。

    我这一下这彻底懵了,我不是没见过钱的人,这手感分明就是四万块啊,而且听他嘴里的意思好像是我家老爷子之前也常干这事!况且那蛇头洞其实我也是知道一些的,我爷爷打猎的时候就常在蛇头洞附近的林子里歇脚。

    见我发愣,这旁边的黑面孔连忙补充道:

    “这只是定金,您放心,事成回来了,还给您预备了一份大的呢!”

    说真的,我心动了,这四万块我在南方要花两年才能攒下来,从这里到蛇头洞充其量也就是一天半,爷爷既然知道我打算进山玩玩,应该也不会担心,这带路也就是顺手的事。

    但是想到这几个南方口音的客人,手笔这么大,哪里又是好惹的货色,还是得事先留个心眼儿,便道:

    “倒也不是不行,可是咱们得先说好你们南方人不懂咱这大山里的事情,你们关键时刻可得听我的,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也概不负责。”

    “得嘞,要不您先里面请?”这黑面孔十分热情的把我往里面引。

    等到进了他们的营地,才看了一眼,我整个人都看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