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佣 > 正文 修改中
    众人都在赶往下山的路途中,这时候,突然,一大群莫名的树妖出现,而且其数量之多,此刻的这支秦军小支队,根本没有应对的能力,因为眼下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顿时间,大家在思考着,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树妖,这个疑问在大家脑海里疑问着,而眼下,不仅是树妖的数目太多,而且一百来名秦国士卒所持有的武器仅仅只有长剑与长戈而已,在这么多树妖的进攻之下是很难抵抗的,而且出昆仑山的路也不大,大家的长戈要摆开阵型也很难,无奈之下,大家只有选择了向后逃跑,但是很快的后面也被不计其数的树妖所包围起来了,而这一幕,则让在场的所有的士卒感到的不安,因为大家接下来所面对的可能会是全军覆没的威胁,不但这次的任务无法完成,而且性命也都将不保。

    慌乱之下楚遗则是看着银月,并一脸无奈的说道:“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这下好了,把大家都要害死在这里了”

    而此刻,对于一直都瞧不起楚遗的银月,哪能听到这样的责备的,于是银月则十分不悦的喊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是哪根葱?”

    楚遗则是严肃的告诉银月:“我是兵长,你们的领头人!”

    听到楚遗的话,让此刻的银月忍不住嘲笑起了来:“我银月的父亲是邯郸县里最富有的商人,他的拜把兄弟,也就是我的大伯,即使是征西将军蒙狄,也让三分的面子,你算哪根葱,区区一个小小的兵长,居然也敢跟我叫喊!”

    而此刻,银月的话语刚刚说完,秦霜就毫不犹豫的将剑搁在了银月的脖子上,并且说道:“不管你说的人都是谁,在死亡面前都一样,眼下等待我们的是死亡,你不觉得吗?”

    秦霜的话语句句在理,眼下的局势,无论自己的父亲还是伯伯再厉害,大家所要面对的,是数量极多的妖怪,看着眼前的局势,众人确实能感觉到了秦霜所说意思,无论银月此时有如何的背景,身世又如何,眼下,在死亡的面前都一样,没啥区别,想到这里,银月一脸胜于常人的傲气瞬间消失了,此刻的银月只是口口声声的惋惜道:“糟了,我家中就我银月一个独生儿子,万一我要是死了,那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呢”

    这时候,楚遗则是疑问道:“你先前不是说你们家里还有几个兄弟的吗?”楚遗所说的话十分诚恳,但是银月此时的抱怨则是让众人都百思不得解,不知道,银月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在死亡面前,说话都语无伦次了吗?

    而随后,银月则突然一脸认真的说道:“是的,他们虽然跟我是同父同母所生的,但是我要是死了,家业不就会是他们的吗?我是我们家里唯一的儿子,独一的,唯一的家产承接者,这个我的兄弟中没有人可以取代,没有!”

    这下子大家明白了,原来银月所谓的自己是家里的独生儿子,只不过是一句自私的话语而已,因为他更多的只是为自己着想,不是为大家着想,也不会为自己家里的亲人着想,当然,眼下,他的自私也许就要在这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因为接下来面对他们的,将是一切都会结束的尽头,死亡。

    树妖们无情的冲了过来,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而来的血雾迷茫了四周,刹那间,所有的树妖们都依次的莫名被烧死,但是秦国士卒们却没有任何事情,而在血雾渐渐地散去之后,一位白须老人的身影引入眼帘,白须老人看着众秦兵们,老人的面目却没有任何的表情,而此刻受惊过度的几个秦卒拔刀冲向了白须老人,随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小孩子,孩子的年龄大约在十岁左右,身材匀称,但是,其武义却是十分高强的,瞬间就以徒手的方式,撂倒了几个失了控的秦卒,并且夺取了他们的武器。

    而在这时候,秦霜则是放松了下来,并靠在了一旁的树干上,然后漫步尽心的说道:“哼,人家救了你们,你们还恩将仇报,这是教训,还好人家没打算要你们的命,否则你们几个早已经归西了”

    白须老人看着秦霜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后自我介绍道:“老夫是这昆仑山下的农夫,这血雾是你们运气好,恰好这个时候正是血湖释放雾气的时候,所以才救了你们,老夫路过,看见了这神奇的一幕,好了,没事的话,我就带着我的孙儿下山种田去了”

    说完以后老人利落转身,并且朝山下的方向走去,而十岁的小娃娃则是紧随其后一同下山,这对怪异的爷孙俩,让此时大家脑海里更是不解,而这样的疑惑则是在大家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远远地胜过了刚刚那迷茫的血雾,因为他们突然出现,又是血雾出现的同时出现的,并且虽然是一把年纪,但是转身利落,而十岁的小娃娃,却武义高强,这一系列的疑惑,在大家的心底瞬间成了一团迷雾。

    但此时并不死心的楚遗则是紧紧地跟随着白须老人,而其他的士卒们看见兵长楚遗跟随着白须老人,所以也一同跟随着兵长楚遗,很快众人的身影就离开了这座神秘的昆仑山。

    茅草屋边,白须老人坐卧垂钓,而秦国的兵士们则是站在一边,急性子的银月忍不住则想上前去询问老人,但是却被楚遗给阻止了,而银月只有在一旁大声喊道:“老爷子,告诉我们怎么上昆仑山”

    白须老人似乎一点也不在乎银月说些什么,只是继续垂钓着,而这时候银月则是再次喊道:“喂……”而这时候楚遗则是命令的口吻要求银月保持安静,看见楚遗此时的态度,一旁的小孩童才忍不住说道:“我爷爷说了,等他掉到鱼时就给你们指路上山”

    听到小孩子的话后,银月和众人都止不住笑了起来,这掉到鱼就引领大家上山,这个不是一件难事情嘛。

    楚遗,秦霜等人因为小孩子的话于是都在原地等着,太阳渐渐地迈向正中,而此时老人却还没有钓着小鱼,而这时候,小孩子则是从屋内拿了一些馒头出来给自己的爷爷吃,而此时一旁的秦兵也开始进食自己所带来的粮饷,久坐了以上午的银月此时十分不开心,于是大声喊道:“喂,老头子,你只要钓鱼吗?好,本爷给你弄个上百条给你可以吗?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好吗?”说的瞬间,银月忍不住向前走去,并准备从口袋里掏些银两,但这时候小孩子却上前做了一个拦住的动作,愤怒的银月忍不住就对小孩子摔了一耳光过去,可是却被小孩子轻而易举的单手给接住了,小孩子用厉害的语气说道:“你在这样,小心我咬你”

    听到小孩子可爱的话语,让此时的银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并说道:“你个小屁孩,还要咬我?”说的同时银月将手伸向小孩子,并讽刺的说道:“好!来咬我啊”

    “啊…………”随着银月的一声尖叫,小孩子一口咬在了银月的手上,虽然小孩子年龄不太大,但是却拥有者惊人的咬合力,从银月手上的伤痕可以看得出来,银月猛地抽回了受伤的手臂,然后哇哇的叫了起来,而这一幕责任一旁隐藏着的芳草末止不住笑了起来,随着众人的一阵哄堂大笑,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银月突然不能够说话了,而芳草末看着也觉得很是奇怪,但是此时银月的内心如同火烧一般痛苦极了。

    琴音幽幽,缓缓渐入,瞬间渗透在了这整片区域,而这样优雅的琴音则让银月烦躁的心里缓缓地平静了下来,随后众人浮躁的心灵也渐渐地安静了下来,而这时候白须老人则是对着湖心的方向平和的说道:“你总是那么善良,谭香”

    湖中心处,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盏抚琴,一位身着彩衣的女子出现,并乘坐在一叶小木舟之上,女子清秀长发,粉红的花瓣满了整座小舟,唇红桃花眼,鼻子清秀而挺拔,肤色如白莲,洁白且水灵,众秦卒们看见此女子,无不发自内心的赞扬其美貌,绝世佳人。

    此时,谭香用十分温和的声音说道:“众生乃平等,为何要如此呢,爷爷”

    白须老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而后银月看见谭香之后,内心莫名出现了一种好感,并发自内心的说道:“仙女”

    谭香的出现,莫名的吸引住了银月,银月从小就是出自于富贵家庭,见过无数美女,而像谭香这样能力又强,长的又美丽的女子,对于他来说平身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尤其是谭香的出现,更神奇的是不仅治疗好了银月内心如火的刺痛,又能够让银月可以再次言语,而这样的感觉,才让银月忍不住发自内心的说出了两个字:“仙女”并且打心底的喜欢。

    看见此时在银月的心中,谭香是多么的完美,但是不然的则是,一旁的楚遗和秦霜两人却没有动心,看见这样美丽的女子,楚遗只是自语道:“我的心里只有蒙狄将军的女儿,芳草末”

    这句莫名而出的话语将隐蔽之处的芳草末给呆了,而陪同芳草末的小石头则是嘲笑的说道:“嘻嘻……看来我的主人魅力还不小哦,被一个书呆子看上了……嘻嘻……”

    刹那间,芳草末脸上的颜色变得十分灰暗,而感觉不对劲的小石头,连忙换了一个责备的语气,并说道:“该死的书呆子,你也配喜欢我们家主人芳草大小姐,瞧那样,连我小石头看着都恶心……”说完以后小石头忍不住瞟了瞟芳草末的脸色,而此时的芳草末连忙点点头,并说道:“孺子可教也,跟我一起,你总算学聪明了”

    而小石头则小声嘀咕道:“还不能学聪明吗?这么吓人……哎”

    “你说什么?”芳草末一脸的严肃并疑问道,而小石头则是嗲声嗲气的说道:“因为我温柔贤淑的美女小主人芳草大小姐的正确引导,才有我小石头今日的聪慧……”

    “恩……”芳草末满足的点点头。

    此刻在另外一边,秦霜一脸无奈的说道:“要等待大爷钓着鱼,也许几年以后都难得钓着鱼”

    而这时候大爷听见秦霜的话,则认真的问道:“小伙子为何如此说”

    就在众人都一头疑问的时候,秦霜忍不住说道:“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大爷的鱼钩是直的,何时才可以钓着鱼呢?莫非大爷在效仿姜太公的直钩钓鱼?”

    秦霜的问话,让白须老爷子忍不住赞扬道:“小伙子真是一个细致的人”

    而这时候秦霜则回到道:“想必大爷已经钓着了想要的鱼儿了吧?”

    听到秦霜的话后,白须老人缓缓起身来,并对大家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几番莫名的对话,老爷子就要引领大家去昆仑山,而这现象却让众人感到十分疑惑,但是既然白须老人这样说了,大家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只知道紧紧地跟随着老爷子前行就是了,所以大家并再次走向昆仑山的路口。

    昆仑山脚下,众人已经集齐了,而一旁的树林里,几颗小树妖监视着大家的动静,而这时候白须老人则是指着楚遗说道:“进去吧”

    楚遗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秦霜则告诉楚遗:“去吧,既然叫你去,你就去吧”

    于是楚遗带着一头的雾水踏进了这条神秘的路径,而这时候银月则说道:“那不是等会儿又要到我们这里吗?等会儿他又走了一圈跑到入口处来”

    而这时候白须老人摇了摇头,并回答道银月:“他会一直往昆仑的至高处行走”

    老人的话大家都不是很理解,而这时候银月则是很疑惑,并说道:“大爷我从小吃的好,喝的好,身体好,为什么就比不上这个普通的穷小子?哪点不如?”

    “杀气”秦霜毫不犹豫的说道,“杀气?”银月此刻十分不解,突然,银月想到了,昆仑山乃正气之山,既然是神所庇佑,那么一定是充满了正气,既然如此,带着杀气则是很难进入的,也许这就是根本的原因所在,想到这里,银月试着让自己放弃掉一切杀念,然后坚持向前走,秦卒们依次都试着忘却内心的杀念,带着一颗平静的心想内部走去,而似乎正是这样,大家的步伐似乎都走进了昆仑山的入口,瞬间众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这昆仑山的停留之处,并且结束了反反复复来到入口的冲击,而看见众人都入到了昆仑山中,几个树妖也跑了过来,并冲向昆仑山的入口,但是却瞬间化作了血水,燃烧殆尽,看着这样的现象,秦霜则是坚定的说道:“看来昆仑山妖兽不能进入是真实的,血池也是真实的,这些妖树会被血池所召唤的魔火给烧尽”

    突然,秦霜抽出腰中的佩剑,然后带着强大的杀气走向了昆仑山的入口,并且边走边说道:“据说带着杀气是进不去昆仑山的,麻烦大爷等下看看,我还会不会再次出现在入口之处,反复重复”

    树与树之间突然一阵幻影,秦霜也成功的进入到了昆仑山的内部,而这现象才让白须老爷觉得十分惊讶,他惊讶的说道:“即使是神仙带着浓浓的杀气,也无法在这个季节进入到昆仑山中,因为此时昆仑山的正气是最盛的时候,这个人到底……”于是老人连忙对谭香跟进去,但是谭香却告诉白须老爷:“谭香说过的,不会进入此山的”

    疑惑和无奈,迫使此刻的白须老人进入到了深深地思考之中,而这时候芳草末却突然冲了出来,并调和了一下气息和心情之后也冲进了昆仑山的入口,芳草末随身所带的小石头也随着芳草末一起冲了进去,走进去之前小石头大声喊道:“哎呀,别,我是小妖怪不能进去的……”

    “……”

    而结果确实,小石头并没有化作血水,只是陪同芳草末一起进入道了昆仑山的内部。

    而这一幕也让白须老人更是惊奇,这时候一旁的小孩子则是说道:“爷爷,看来这个叫秦霜的人不是一般的人哦”

    但白须老人点点头的同时又补充道:“那个刚刚大声喊叫的小石头妖怪,看来也不会是一般的小妖怪”

    谭香凝目常望,也许秦霜早已经是不记得了谭香,但是谭香却从来也没有忘记秦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