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地下谜宫 > 第六十九章 大难临头
    “救我啊...快来,”那个人迅速退到黑暗里。

    陈立军不说话,这到底是梦,还是真实他不敢相信。

    “呃...你是......”这个人怎么知道陈立军的名字,但陈立军自己并不认识他。

    陈立军被这个人的样子吓坏了。

    那个人小声说道:“不要怕,你将来也会变成我这样。”

    “......”陈立军说,“你你等一会儿,前面的屋里有个大锤子...我去拿。”

    “...不要走,求你了!”那个人哀求着,突然他扑了出来。

    由于铁链子拴着,刚好够不到陈立军,灯光照得那个人浑身刺痛。

    陈立军吓得脸都绿了,快,快......快离开这里,草他娘滴。

    陈立军十分恐惧,又有些愤怒:“快跑!”

    他恨自己的那条瘸腿动作慢:“快跑死瘸子!”

    那个人刚才说什么...将来也变成他那样!

    “天啊。”

    那个怪人还在后面呼唤他,陈立军不敢回头,艰难的喘气,一直向前跑。

    直到听不见声音,也不敢停下脚步。

    前面昏暗的通道里,地上有水,一些火星子从一个屋里飘出来,那屋子里有光亮。

    烧红的铁棍浇上凉水的声音,紧接着有水蒸气冒出来。

    陈立军闻到一股焦味,像烧头发的味道,或者说是烤焦肉的味道。

    小时候他见过他哥陈立明,用烟头往胳膊上烫烟疤,一连串的烫好几个,很恶心特难闻,就是这味儿。

    陈立军几乎迈不动腿了,只能一点点的往前挪,他干脆扶着向前墙走。

    屋里出来一个高大魁梧的人,穿着高胶靴,系着围裙,带着白色帽子。

    陈立军瞪大双眼,是马大胖,怎么会是他?

    马大胖:“小陈,你也来啦?”

    陈立军吞吞吐吐,尴尬的点点头,我也来了?听着像入了伙一样...

    他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一步都迈不动,脑门子的汗流个不停。

    陈立军:“...马马,马哥。”

    “来,”马大胖向他招招手,转身进了屋。

    陈立军艰难的向前迈着步子,仿佛在爬行,屋里的声音触动着他的神经。

    咣当一声,有盆子落在地上,沧浪一声,刀子拿了起来,接着有金属门打开的声音......

    所有的声音,就像用手指甲挠黑板一样,听得陈立军心里冰冷冷的。

    马大胖举手把屋顶的大铁盒子打开,红色的火光映在他脸上,他带上隔热手套,从里面拖下一个赤裸裸的人来。

    那人一动不动,后背有大面积的皮肉烧焦,一道杠一道杠的,红红的冒着烟。

    马大胖转身看见陈立军还愣愣的站在门口:“别愣着了,过来帮忙啊。”

    说完马大胖把那人丢到一个木桌上,身子放平,头部在桌子外耷拉着。

    马大胖用脚把盆子踢到那人的头正下方。

    一刀下去,划开脖子,血流如注,流在盆子里......

    马大胖接了一碗,对陈立军说:“快趁热喝一碗!”

    陈立军张大嘴巴,看着马大胖满是血的嘴脸,转身就跑。

    “嘭!”

    一闷棍砸在脑袋缩,陈立军晕倒在地。

    ......

    “哈哈哈。”

    陈立军满头大汗,坐在床上,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马大胖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葱站在宿舍门口:“吆,小陈,又做春梦了,一大早就啊呀啊呀的叫。”

    “哈哈哈,”工人们附和着笑,笑得有点邪,有点假。

    “早就告诉你少喝点,”小赵把二锅头酒瓶放在窗台上,走出宿舍和其他人调侃起来。

    “...我做噩梦了?”陈立军有点蒙,手机在枕头边,手电在床底下立着。

    他不敢相信,锤了锤自己脑门,头疼的很,脑袋嗡嗡的响。

    陈立军努力的回忆着,昨晚他进了地下通道,他记得很清楚,很多的小屋,还有一个尖叫的女鬼,还有那些手指头,还有铁链子拴住的怪人...

    ...陈立军越想越怕:“这是怎么回事?”

    低头看到地上有几块鸡骨头,昨晚陈立军吃的,他自己身上没受伤。

    他再看看屋外:“真是梦?”

    整个上午,陈立军都是一头雾水,没睡醒一样,浑浑噩噩的干着活。

    “今天竟然有太阳,”这是陈立军第一次在鬼哭街看见晴天。

    和阳光真实的温暖比起来,昨晚就是虚无的噩梦。

    而蓝色天空,火葬场的大烟筒吐出一缕灰色烟雾,依然是陈立军心头的阴影。

    到了中午,大家一起吃午饭。

    “吃饭啊?发什么呆。”

    马大胖看着陈立军,咧嘴笑着,圆圆的眼珠子仿佛要掉出来,其他的工人埋着头狼吞虎咽。

    陈立军和高世仁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陈立军头仔细地端详着高世仁。

    枯黄的面孔,满脸皱纹,深陷的眼窝,浑浊泛黄的瞳孔,黑色大衣把隆起的后背裹得严严实实。

    陈立军真想看看高世仁的后背,到底是背着个东西,还是真的驼背。

    “小陈,昨晚喝高了吧?”

    高世仁左手托着一碗粥,食指残废只有半截,紧贴在腕上,像鸟窝的枯枝。

    桌子上一大盆毛血旺,血红血红的,陈立军拿着筷子的手停在半空,像被点了穴一样。

    桌子上还有一大盘排骨,怎么看都像人肉......

    “上上头了,头疼的厉害,吃不下去。”

    说着,陈立军走出厨房,他觉得胸闷恶心,身后一片嘲笑声。

    马大胖愤怒地看着陈立军的背影,眼睛眯成一条缝,用大拇指抠了抠鼻子。

    大黑二黑趴在窝里睡着觉,抬开眼皮看了一眼陈立军。

    陈立军的后脑勺,有一块白的,被剪刀剪去了一块头发...

    他出了厨房来到密闭曲室,下梯子进去。

    两排货架整齐的摆放着,中间一台搅碎机,左边墙角货架后面,墙上有新糊的报纸。

    没有密室,没有小木门。

    陈立军自语道:“等等,报纸?这报纸是新糊的。”

    报纸的确是新的,上面的日期是昨天的,高世仁昨天晒太阳时,陈立军注意到了这报纸上的图像,一个篮球明星,和四个大字,公牛王朝。

    陈立军记得很清楚,虽然不认识球星也不打球,但他敢肯定就是这张报纸!

    陈立军紧张起来:“那么,昨晚真的是梦吗?如果这报纸后面有地下通道,就不是梦。”

    他有些害怕,迅速移开货架,手像老鼠爪子一样挠着墙,报纸一片片的剥落在地上。

    一道窄小的木门,逐渐显露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