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鼎食之家 > 12 打脸和给脸
    二房,谢庄夫妻的屋子里。

    刘氏派了人去把在家守孝,顺便担任众多子侄的教书先生的谢庄喊了回来,并告诉了他女儿谢妙容抓伤了谢庆的脸的事情。当然,她不必说出自己的担心,她丈夫已经想到了这件事情会产生的影响。

    “郎君,你说这事该怎么办?阿嫂定会心疼孙子,怪我家十五娘,我还怕她会去阿姑那里说些不利于十五娘的话。这些话要是传出去了,十五娘以后怕难有良配。”刘氏苦着脸问。

    谢庄想了想,道:“咱们这就去我阿母那里,先把这事情跟她说一说。再以咱们二房的名义给阿庆送些治伤的好药材去。你和我亲自去探望阿庆,我想阿嫂再疼爱孙子,咱们都已经这么做了,她不会死揪住不放。而且,我也不认为阿庆的脸真会留下什么疤痕,十五娘人小力气也小,到底抓不了太深……”

    “你是没有瞧见,阿庆脸上的那一道指痕,颇深呢……哎,十五娘这孩儿真让人不省心……”刘氏叹气道:“我就怕嫂子不依,闹起来不但对我们十五娘的名声不好,连带着对咱们谢家没有成亲的诸位女郎的名声也有损……”

    谢庄闻言却舒了眉,淡淡道:“娘子,不提这个我还真有些担心阿嫂闹起来不好看,但是你提了谢家女郎的名声,我倒觉着她闹不起来。”

    刘氏有点儿懵圈儿,傻傻问:“为何?”

    “阿嫂的长女可是定下了睿王的亲事,你说,她可舍得闹起来同样坏了她家大娘的名声,明年英娥就要出嫁了。”谢庄答。

    刘氏恍然,先是面有喜色,接着又皱起了眉头:“是啊,如此一来,我倒是不担心阿嫂闹起来了。只是我怕她依然是会记恨咱们的十五娘,而且我也是真担心阿庆以后脸上会留疤,有碍于他的风仪,还有前程。谢家长房长孙没有好前程,谢家人恐怕都会怪咱们的十五娘。想她小小年纪,就被人记恨,我这为娘的人替她伤心呢。”

    谢庄拥她入怀,拍着她肩膀安慰她:“明日自有明日忧,何必今日就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之事。你放心,我这阿爹必定会护着咱们的十五娘,不会让她受委屈。况且,要是世上的男子都凭自己的容貌来挣前程,还学什么经习什么武,人人去傅粉涂朱做三公好了。”

    他这么云淡风轻的一说,到底让刘氏的担忧减轻了些。两人接着便去姜氏那里向她禀告了今日谢妙容抓伤谢庆的事情。

    姜氏听完十分不快,先就说了刘氏两句:“你这娘是怎么当的,平素都没有好好管教她么?竟然让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阿庆要是脸上留了疤,你嫂子怕是一世要跟十五娘没完。”

    “阿母,十五娘不过周岁,就算要教她也得再长大一点儿,此事怪不得娘子。”模范丈夫谢庄又替刘氏说话了。

    姜氏看一眼谢庄,鼻子里“哼”一声,越发不快了。她就看不得自己的儿子袒护儿媳妇,要是光袒护十五娘还罢了。就像是一年前他们夫妻从会稽坐船回建康谢府时,四儿媳妇朱氏说十五娘出生之日就是自己丈夫谢博归天之时,让人想到十五娘是不详之人,但三儿子谢庄那么一说,她也就不追究了。毕竟在她这当娘的心里,还是认同自己的儿子的,儿子为自己才出生的闺女辩护天经地义。

    转念,她又想起刘氏连着生了五个女儿,竟是一个儿子也没给老三生下来,还成日家把老三霸占得牢牢的,编编老三不争气,一味袒护她。以前他们两夫妻长期都住在会稽的谢家庄园里,一年难得回来一趟,又加上刘氏的兄长是新安长公主的驸马,她也就没有去抓住刘氏不能生儿子这事情说事。

    可是,今日,先是有十五娘抓伤谢庆的事情在先,已经让姜氏认定是刘氏没有看管好女儿才闯下了祸事。接着,谢庄说了句袒护刘氏的话,又让姜氏想起了刘氏连着生了五个女儿,没有替自己的儿子生下儿郎。最后,她想起了朱氏的话,就开始越发看生下十五娘这个不祥之人的刘氏不顺眼了。

    这可能算是天底下所有婆婆的共同心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儿子有什么错处,甚至连姓谢的孙子和孙女也谈不上什么错,但是作为外姓人的儿媳妇就是必须有错的一个。

    “阿庆可是长房长孙,咱们谢家弄璋的儿郎,又不是个弄瓦的女郎。话说回来,儿妇没有生过儿郎,自然是不懂谢家小郎君的尊贵。我这当娘的真是担心,五郎这一支会……”姜氏没有把“绝后”两个字说出来,但是在这些话里已经连敲带打地把刘氏给挖苦了一顿儿,并且她最后还加上了一句:“儿妇,你也该为你的郎君想一想这子嗣的事情了,不要让满建康城的人说你不贤惠。”

    要不是谢庄还在为其父守孝,还在三年孝期里头,姜氏简直想把身边的几个美婢塞给三儿子了。这件事情她已经想了好几年了,就在刘氏生下第三个女儿后,姜氏就认为刘氏不是个易于生男的妇人。后来,又忍了几年,直到刘氏一年前回家抱回了第五个女儿,姜氏是彻底绝望了,也打定主意等到三儿子的孝期结束,她一定要为儿子纳几个妾,让二房最具有名士风度,最有风仪的老三有儿郎,传承血脉,顶门立户。

    今天借着十五娘的事情,姜氏含蓄地给刘氏打了预防针,当着儿子的面,她没有把话说得那么露骨。但这也是打了刘氏的脸,揭了她的疤,低着头的刘氏一下子脸色就难看起来了。这之前,她就有这种担心,就是她一直不能给谢庄生儿子,她的婆婆会要给丈夫纳妾。丈夫虽然在娶自己的时候说过绝对会一心一意对她,不会纳妾蓄妓。但是那时候,谁知道自己竟然不能替丈夫生儿子呢。自己不能生,又不让丈夫纳妾生,那可不是不贤么?对于婆婆的含蓄的指责,她简直不能反驳一丁点儿。

    “阿母……”谢庄张口想说上一两句帮刘氏的话,可是他也是聪明人,知道他娘的心思,就是不乐意见到自己袒护媳妇儿。这会儿再要说什么帮媳妇儿的话,他娘还不定说出什么话来。

    略一停顿,谢庄转移话题:“十五娘的事情,还请阿母出面,跟大嫂说道说道,这一家人还是要和和美美才好。阿庆脸上的抓伤,儿定会想法子找到最有名的华郎中替他医治,保证他以后脸上无疤。”

    “华郎中,不是说他三年前就离开建康,游历天下了么?如今到哪里去寻他?”姜氏诧异地问。

    “儿与他颇有私交,昨日,收到他一封信,说他这两日就要回建康,要来拜访于我。”

    “若是如此,那自然极好。这么一来,大房那边也要少些怨言。”姜氏点头,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些。她就算现在是谢府辈分最高的人,可是二房就是二房,长房就是长房,她说什么或者做什么也不能随心所欲,还是要以理服人的。孙女十五娘抓伤了长房的长孙,这本来就不对,要是吴氏过来讨说法,又岂能不给人家个说法。

    “五郎,你这就和儿妇去长房那边,把华郎中能给阿庆治伤的事情对他们说了,让他们放心。至于送什么药材的事情,一会儿我安排人去办。你们过去就替十五娘致歉吧,记得,一定要诚心诚意的致歉,请你们大嫂谅解十五娘的过失。”姜氏吩咐道。

    谢庄和刘氏齐齐一躬身:“是,阿母(阿姑)。”

    “对了,十五娘跟前的那些伺候她的乳母和婢女,我就替你们惩罚了。这一回的事情,她们没有伺候好十五娘,让十五娘闯祸,必要重责。”姜氏待谢庄两口子直起身来后又说。

    “阿母,她们也伺候了十五娘一年了,十五娘也跟她们熟了,还请不要逐出府外。”

    姜氏看一眼儿子:“这个我自有分寸。不过是为了给长房脸面,你们这就过去罢。”

    谢庄和刘氏再欠一欠身,慢慢退了出去。

    那边,谢修正在反驳他娘吴氏说谢妙容是不祥之人的话:“阿母,这些话岂是能胡说的?二房的十五娘还比大郎小上两月,不过周岁,她能晓得些什么?再说了,她还是大郎的姑姑,岂有姑姑抓伤子侄,就要把姑姑赶出去的理?别说你这么去说了,徒然惹得二房的人不快,另外这个话要是传出去了,外面的人不知道的还当真以为咱们谢家有什么不祥之人,别忘了,谢家还有好几个没有议亲的女郎呢。”

    吴氏气呼呼道:“二房的那几个女郎议亲没议亲关我何事?我的孙子都这样了,她们还想置身事外,岂不是太便宜她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